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96篇:《小別》

老伴和大女兒三個星期的香港之旅從週日開始。機票早在一月底就買好,仍然是忙忙碌碌,直到最後幾天才有時間收拾行李。週六還抽空半天去鄉村品嚐楓樹糖,晚上才驚覺還有許多東西尚未搞妥。我用電腦將香港親友的地址、電話號碼打成一覽表,縮小列印數張備用;又將母女倆的護照資料掃瞄儲存,以防遺失時可參考;將港幣、美鈔安全存放;似乎還有什麼遺漏?別忘記帶藥,別忘記我那張購書目錄,別忘記幫我找中文地球儀,還有最新版本《中國大百科全書》。

小女兒可忙透了,她雖然沒一塊去,卻要取代媽媽的職責,肩負「煮」婦神聖使命。只見她細心取經,一字一句抄下十幾樣食譜,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兩饌一湯,週末、週日到外面吃,也被悉心安排,不得吃巨無霸漢堡包加炸薯條,不得喝汽水,不得這不得那的,儼然像個營養專家。我這從來不入廚的「廚外漢」終於也要接受命令,將擺在桌上的菜加熱,才發覺原來我是那麼愚蠢,連如何使用微波爐這樣最基本的常識也不懂,更別說洗碗機、洗衣機、烘乾機之類了。

大女兒樂透了,她雖然去了四次香港,可每次都是以孩子的身份隨行,這一次真正自己買機票、換外幣,感覺似乎不一樣。她在忙啥?上網查看香港天氣,哇!零上20度,要帶夏天衣服,要帶涼鞋。要嚐試香港風味的大排檔,要拍下街景,每天上網將拍到的照片全部寄回加拿大給我們分享;要帶一本旅遊日記,從第一天開始寫起;要參觀香港證券交易所,了解香港金融股票。

老伴又是千叮嚀萬囑咐的重複說幾遍,出門前要查看爐火,在工廠要小心工傷,週末晚上不許通宵敲鍵,不許整天對著電腦,肚子餓要到廚房找東西吃,感到不適要立即服藥看醫生云云。

星期天一大早起來,將行李搬上車,小女兒哭得像個淚人,這應該是她生平第一次與媽媽分離。我們好言安慰:20天很快就過去,姐姐哄她:我會買個名牌手袋送妳,我每天會給妳發電郵,我會幫妳買Ipod,總算把淚水收起。機場人龍好長,由於是經紐約轉機,必須接受美國海關檢查,所以要提前入閘。早餐吃不出味道,就匆匆動身,機場分手那一刻,小女兒又哭了,我拉她快速離開。9點半的飛機,11點鐘抵達紐約,要等到下午3點才起飛,再搭16小時才能到香港。幸好大女兒買了四本書,可以打發漫長的時間。我們回到家後,才發覺家裡頓時冷冷清清。

嘉珈遊香港狄斯尼樂園
小女哭累了,進房溫習功課應付考試,我則繼續將三套百科全書逐頁翻查,補充人物逝世日期,估計要花好幾個星期才能全部完成。整一天就躲在書房中,直到凌晨兩點許才上床。星期一未7點醒來,桌上放著小女的字條:「Good Morning Dad!Have a nice day!Sabrina」,然後畫一個Happy face。又將弄好的菜擺在飯桌上,賣相似模似樣,味道要吃過才能評鑑。十點許,才聽到老伴從香港打來的長途電話,堂哥移民夏威夷後,尖沙嘴有一層樓空置,給她們住下,三房一廳,十分寬敞,家裡設備齊全,交通方便。由於時差,日夜顛倒,可能整個晚上睡不著覺。

嘉珈與陸國偉舅舅在大排檔飲啤酒乾杯
這一趟香港之旅,適逢岳父逝世10週年,散居法國、英國、加拿大的兄弟姐姐聚集,趁清明佳節一起到國內掃墓,去辦理入境簽證,最快要週末才進深圳拜山。大女兒果真天天上網寄照片來,又和妹妹通了好幾次電話,一談就是整個鐘頭,小別勝新婚,姐姐情深也因小別而更顯著。

嘉珈在香港太平山頂老襯亭
讀女兒的電郵:一到香港,就被親情所感染,姨媽、舅父、表姐等人熱情周到,令我深受感動,媽媽的家人給予溫馨,畢生難忘!這是我在加拿大所沒有過的,我現在才明白尋根的意義。

而我,每天埋頭於龐大的資料蒐集工作,列印好幾千頁紙,編成了幾本工具書,包括:《當代世界政治人物資料彙編》、《世界各國歷任總統、總理、國家元首、外交部長》、《世界各國政府內閣歷任部長》、《加拿大歷任各省督、省長、市長》、《國際組織歷任負責人名冊》等。

這幾部工具書已編好幾年,就一直沒有時間打印裝訂成冊,趁這段日子哪裡也不出去,閉門造「書」,收獲匪淺。但必須有個先決條件:放縱自己!沒有時間限制,沒有命令下達,想吃就吃,想不睡就通宵伏案,因為健康理由,這「特權」在平時是要申請的,只有這幾天「破例」。

偏偏工廠總是有幹不完的活,天天回到家已是凌晨5點半,糊里糊塗睡它幾個鐘頭,9點就醒來,看昨晚新聞重播,11點打電話去香港閒聊,12點邊吃飯邊看香港新聞,搞一會詩詞打字,下午兩點再睡一會,4點鐘小女兒會打電話喚我起身,料理便當趕去上班。誰知昨天電話沒有響,我也沒有預設鬧鐘,一覺醒來,已經快5點,就算能飛也遲到,工頭笑著問我:老婆不在,整夜沒回家?剛從二奶家來?我支吾以對,才發現自己的狼狽樣:鬍子沒刮,散髮鬆卷,倒真像隻醉貓。這才發覺我原來不是什麼都能幹,沒有老伴這一家之「煮」,一切都變得亂七八糟。
(2006.03.31《華僑新報》第7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