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66篇:《雅事》

人生苦短,不如意之事十居八九:36年來最可怕的颶風Katrina橫掃美國四州之際,滿地可汽油每公升攀登1.35加元,而且會漲至1.50元以上,伊拉克今天又發生640人被踩死、淹死的悲劇。

總是聽人家說要心境豁達,凡事要看得開,如何能做到杜甫所吟的:「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生前有限杯」?一群酷愛詩詞的朋友,在吟風弄月、步韻唱酬中,自得其樂,堪稱人生雅事。

何宗雄校長的「可余亭」落成後,眾詩友月前於風雨中到訪,即席聯吟,揮豪成律,詩曰:

「雨中雅聚可余亭(白墨),造化精工如畫屏(海語)。萬紫千紅迎彩蝶(伍兆職),游魚流水浴浮萍(汪溪鹿)。心情豁達陪寒竹(雪梅),筆調猶疑聞艷星(懷石)。共醉聯吟邀李杜(雷一鳴),雙龜長壽歲常青(何宗雄)。」

本欄第460篇隨筆「雅會」曾詳細記載此詩壇盛事。

許之遠老師曾為何校長撰寫《可余亭序》,並於日前專程蒞臨滿地可,於何校長家小住幾天,寫了兩紙書法相贈,其一是將詩友聯吟略作修改,其二是《詠可余亭》。下面是修改後的詩:

「雨中雅聚可余亭,造奪天工似畫屏。魏紫姚黃迎夏蝶,錦鱗流水引青蜓。人生修短簷前竹,筆意燥研郊外星。扶醉舉觴同邀月,我龜滄海已曾經。」

許老師《詠可余亭》:「赤頂黃欄六角亭,奔流不捨喧蟬鳴。蘭姿卉態伴叢竹,約綽仙人醉後庭。無意俯瞻見石白,偶然昂首喜藤青。冬裘夏葛皆春暖,獨到秋來天滿星。」

譚銳祥壇主欣賞許之遠老師書法

我們與何校長伉儷陪許老師夫婦去「拜山」,細雨中向其先君許乃鷹(復琴)老先生鞠躬敬禮。週六晚上到我家喝酒、聊天。譚銳祥壇主連續兩天設午宴款待,週日下午我們一起到何校長的可余亭喝酒,在何宅晚宴。許老師帶來他新出版的《臺灣沉淪紀事詩》,我將詩友名單開列,他一一題上各人名字。週一中午,到唐人街吃越南粉後,送許老師夫婦到巴士站啟程返多倫多。

詩會仝人平時在酒樓之詩茗文酒,抓籌分韻,即席成詩,或聯吟成律,其次數多不勝舉,而到詩友家中雅聚,也辦過好幾次。繼嘉華樓庚辰端午雅集、無墨樓癸未中秋雅集、鹿鳴園甲申綠野雅集、可余亭乙酉仲夏雅集之後,上週末,眾詩友共聚於伍兆職詞丈之府第,舉辦「于遠樓乙酉盛夏雅集」。這是一次別開生面的文學活動,參加人數之多,也是歷屆之冠,值得為文存證。

當天中午,眾吟侶先於唐人街富麗華酒樓集合,譚銳祥壇主、何宗雄校長、汪溪鹿先生、黃明嬋女士、雷一鳴先生、蘇朝大姐、王建華小妹、雪梅兄、海語兄、懷石兄和白墨等坐滿一桌。蘇大姐因有事先離開,囑咐我帶一瓶酒送給伍老。我們先去維生豆腐廠接何校長夫人徐茹茵女士,何校長、汪先生、懷石兄和我,一共四部車,浩浩蕩蕩向聖羅倫區White路1025號伍公館駛去。

伍兆職先生夫婦熱情款待,我們杯不離手,酒不離口,聽伍太太介紹其六女一男的美滿大家庭,兒女孝順,事業有成,享盡天倫之樂,如此寫意人生,怎不令人羨慕?晚宴由伍老夫婦親自下廚,豐盛佳餚,大快朵頤。譚健民詩翁自己開車赴約,在座還有鍾先生夫婦和女兒等。伍老特地開車去取《華僑新報》分派各人閱讀,其兒子還專程從家裡帶來數碼相機給我們供拍照之用。

伍兆職詩翁夫婦將詩友聯吟揮毫作品展示
于遠樓雅集留影
前排(坐)左起:伍夫人、伍兆職、譚銳祥、
何宗雄、汪溪鹿。後排(站)左起:王建華、
何夫人徐茹茵、白墨、譚健民、海語、雷
一鳴、懷石、雪梅。
我將許老師的詩集逐一分發給眾詩友。晚宴後已七點半,懷石兄將他帶來的文房四寶擺出來,聯吟正式開始。由於人數多,建議用排律形式,可以不受七律八句之限制。首先由譚銳祥壇主開筆,他以「于遠樓頭醉玉卮」為首句,「卮」是古代一種酒器,讀「知」,押「四支」韻。譚健民先生接第二句:「蘭亭雅聚喜揚眉。」海語兄以「天高雲淡金風起」為上聯,白墨對下聯:「酒美韻嚴疾筆追」,忽然發現「嚴」是孤平,必須拗救,急中生智,在仄聲「疾」字右邊添加個口,成了平聲的「痴」。何宗雄校長出上聯:「書室花香吟緒動」,懷石兄對下聯:「明堂鶼鰈子安隨」,他用鶼鰈情深的典故,鶼是比翼鳥,鰈是比目魚,而「子安」語帶雙關,既有「子女平安」之意,又是何宗雄校長的名字。雷一鳴先生繼續出上聯:「聯歌騷客神來筆」,雪梅兄對下聯:「合曲文人海語詞」,他用了「海語詞」對「神來筆」,也是一箭雙雕也。座中年紀最小的王建華出最後一聯:「伍老隆情描未盡」,汪溪鹿先生以「千秋友誼慶今時」對了下聯。尾聯由東道主伍兆職詞丈作總結:「此生何幸逢知己」,由壇主譚公畫龍點睛「毋負良宵倩影姿」收筆。如果紫雲詩友出席,就正好十二句排律。每人用各自不同風格的句子聯吟成斯律,既不能重覆已用過的字,又要承上接下、一氣呵成,實在不容易。大家簽名後,將長長的宣紙拉成橫幅,拍下集體照片留念。散席已十點許,送詩友回家,返抵Laval正好午夜,星空點綴得分外燦爛。
(2005.09.02《華僑新報》第7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