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第555篇:《漫錄》

欣逢母親節,兩女提議到渥太華賞鬱金香。天氣晴朗,攝氏14度,最適合郊遊。微風伴著暖和的陽光,感覺很舒服。取道417號高速公路,不到兩個鐘頭就到達國會山莊。先去祭五臟廟,把車開到Somerset唐人街,在珠城酒家對面的「揚子江」飲茶。且別說味道,反正能填飽肚子就算。然後到Byward市場逛一圈,再到國會附近的公園觀賞荷蘭贈送的鬱金香,拍了不少照片。本來打算去文明博物館,誰知一見到百貨公司,三個女人當然不肯放過Shopping的機會,我照例去找書店,好大的Chapters,就在Rideau大道上。我買到了《馬德里旅遊指南》和《旅遊羅馬》兩本書,裡面各附了市區地圖,方便查閱。約定在小食店見面,將旅遊書贈給兩女,希望她們細心閱讀,知道如何利用時間,爭取參觀多一些景點。我不能去西班牙和意大利,只能這樣間接分享她們的快樂。
街頭畫家在地上用心畫出美麗的女孩

買點糖果後,再去逛街,看街頭畫家在地上用心畫出美麗的女孩,很好奇地問,如果一場大雨,就化為烏有,難道不可惜嗎?年青的小夥子謙虛地微笑,很輕鬆的聳聳肩膀:無所謂,我享受作畫的樂趣,有這麼多觀眾圍觀,已經很值得了。我蹲下來,與畫家和他的作品一起拍照留念,離開時還依依不捨再回頭看那畫中女孩臉上的一雙大眼睛。我在想,如果他是名家,一幅畫動輒被炒到天文數字,也許就沒有那麼瀟灑脫俗了。其實,他的功力那麼好,要是活在文藝復興時期,不也是另一個達文西?我們又走到街角,聽到手提琴的悅耳樂曲,一大群人沉醉在琴聲旋律中,多麼好的演出,要是在歌劇院,入場券上百元,掌聲雷動,多次謝幕,那份榮耀,掩蓋過藝術的精華。我為這些街頭藝術家豎大拇指,他們的水準,不亞於殿堂上。我深深為畫家和音樂家的造詣嘆為觀止。

在酒吧喚了幾樣蘇格蘭風味的點心
似乎有點累了,現在是歡樂時光Happy hour,前面正好有一家酒吧。侍者不論男女,都穿上蘇格蘭紅格子裙,找到位子坐下,我們每人各自喚了不同的飲品,有黑啤、生啤,有雞尾酒等,我還特地叫了一杯Balvenie Port陳年威士忌,又喚了幾樣蘇格蘭風味的點心,還和漂亮的女侍者一起擺款合照。這個下午,值得回味。沉醉在歡樂中,我們當然忘了要去參觀博物館。酒過數巡,有點醉意,不宜開車,我們又在露天咖啡座品嚐美味咖啡,還吃甜品。去停車場取車,我提議到總理官邸一行,沿著Sussex路一直開去,終於找到門牌24號,守衛森嚴,當然不能下車,只好將車窗降下,匆匆拍了幾張照片就離開。太陽下山時,我們踏上歸途,由於喜歡嘗試新的回程,我刻意不走今早來時的417國道,而改抄148鄉路,結果到了9點多,仍要將車開上渡輪,穿越渥太華河,再取道17號省路,漆黑一片,什麼風景也看不到,在沒有月光的晚上,滿天繁星密佈,我小心翼翼的摸索,前後都沒有車子,心有些寒。在快進入魁省時,才找到417公路,鬆了一口氣,抵家11點許。還有半個鐘頭母親節就過去,原來兩女準備了賀卡、禮物和蛋糕,我們的倦意只好暫時隱藏起來。

做母親的,默默奉獻,對兒女沒有什麼要求,能令她們安慰的,就是看到兒女健康成長,身心快樂。兒女大學畢業,母親高興得比自己戴四方帽還要興奮、激動,然後又要為她們的事業、婚姻、家庭操心。母親眼花了,頭髮開始白了,走路步伐慢了,做起家務手腳遲鈍了,煮飯忘記插上電源,打開雪櫃不知想拿什麼,做兒女的就應該想到:母親老了,應該讓她休息,輪到她享清福了。

星期日母親節剛過,就讀到駭人聽聞的消息:星期二早上,日本一名17歲學生,帶了母親的人頭到警察局自首,聲稱他趁母親熟睡時弒殺,並割下她的首級。這是多麼令人毛骨悚然的新聞!可憐的母親,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能上學方便,特地在學校附近租一個單位給他倆,每逢週末還來幫他們洗衣做飯,星期二剛好是她46歲生日,誰會想到竟被狼心狗肺、禽獸不如的親生兒子殺害。

今天(星期三)滿地可風雨交加,我們工廠附近的教堂正舉行葬禮,死者是23歲的女孩子,她於上星期二在橫過馬路時被一名醉漢的車子撞倒,昏迷了三天,到上星期五因搶救無效,宣告死亡。令人氣憤的是,這名撞傷人後不顧而去的兇手,最終被警察逮獲,才發現他已經有過7次醉酒駕車的記錄。多麼可愛的年青少女,前途無可限量,就這樣成了酒後駕駛的犧牲品。可憐她的母親今年過了一生中最黑暗、最痛苦的母親節。政府對酒後駕駛的懲罰太輕,才會讓慣犯一而再行兇。

昨天收到《2007世界年鑑》,有一則「新聞人物」引起我的興趣:波蘭總統萊赫‧卡辛斯基提名比他大45分鐘的雙胞胎哥哥雅洛斯瓦夫‧卡辛斯基為總理,並獲國會通過。一個國家的總統和總理由雙胞胎兄弟擔任,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絕無僅有的罕見新聞。今年6月18日,這兩位華沙最高領導人將一起度過58歲生日,可以想像得到,要是他倆的母親還健在的話,生出這樣的兒子,是她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事。由此可見,母親節最貴重的禮物,不是汽車、房屋,而是兒女的成就。
(2007.05.18《華僑新報》第8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