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67篇:《颱颶》

8月28日,颶風卡特林娜Katrina襲擊路易斯安那州最大城市新奧爾良,80%的市區成為澤國,水深達六米,超過千人罹難。市長納金呼籲全市居民撤離到南部各州避難,理由是:疾病可能蔓延,天然氣已經泄漏。大批災民湧入德州,收容中心人滿為患,州長宣佈該州已經收容了25萬人,無法再接納災民。美國正面臨歷史上最嚴重的天災,布什政府宣佈向每戶災民發放兩千美元的賑災借記卡,約32萬張總值達6.4億美元,並向國會要求518億救災緊急撥款作為重建基金。

正當美國總統布什因救災緩慢飽受各方抨擊之際,他的母親、老布什夫人芭芭拉在視察災情後出言不遜,惹來猛烈批評。她和丈夫探訪「星際圓頂」體育館的災民後說道:「他們反正也是一貧如洗,現時在體育館避難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世外桃源」,還擔心到德州避難的災民賴死不走:「差不多所有與我交談過的災民都表示有意移居休斯敦,我所聽聞的事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加拿大歌星席琳‧迪安捐出一百萬元救災,並在螢光幕上抨擊布什政府可以在一夜之間派遣千百架戰機去伊拉克,而對困在屋頂上等待救援的新奧爾良災民,遲遲沒有伸出援手,聲淚齊下,發人深省。這場災難發生在世界最強大的金元帝國,暴露了美國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本質。

9月23日,颶風麗塔Rita在德州休士頓登陸,由於卡特林娜之慘痛教訓,驚弓之鳥的德州政府提前72小時將休士頓三百萬民眾撤離城市,160公里長的逃難車龍,是美國歷史上空前的一次大徙移。幸好麗塔登陸後風勢轉弱,方向又轉移,災情沒有預料中嚴重。

回顧美國歷史上的各次天災,只有1900年奪去德州12000人命的Galveston颶風可以與卡特林娜相比。其他能登上十大的颶風,佛羅里達州佔三次,路易斯安那州有兩次。損失最大的是1992年的颶風安德魯Andrew,高達440億美元。威力最大的是1935年襲擊佛州Keys的五級勞工節颶風。

風災的正確學名是「熱帶氣旋」Tropical cyclone,在大西洋西部和加勒比海的熱帶氣旋稱為「颶風」Hurricane,在太平洋西部的熱帶氣旋稱為「颱風」Typhoon,在澳大利亞西部的熱帶氣旋稱為「畏來風」Willy-Willy。時速在63-87公里稱熱帶風暴,時速在88-117公里稱強烈熱帶風暴,時速在118-152公里稱第一級颱風,颶風卡特林娜時速超過248公里,屬於最高第五級。

由於每年都有數之不盡的颶風、颱風,氣象局便按英文字母順序排列給風暴命名。今年的大西洋颶風從Arlene開始,歷經Bret、Cindy、Dennis、Emily、Franklin、Gert、Harvey、Irene、Jose、Katrina、Philippe,到Rita已經第十三、個,其中丹尼和愛米麗是四級,卡特林娜、麗塔之後,已形成的風暴還有Lee、Maria、Nate、Ophelia等,如果接下去還有颶風,就將是、Stan、Tammy、Vince、Wilma。2005年的太平洋東部和北部風暴已形成的有九個,包括希拉莉Hilary、艾溫Irwin等,接下去如果還有風暴,就將稱之為Jova、Kenneth、Linda、Max、Norma,直到最後的Zelda。

自1947年起,香港一直採用關島美國軍方「聯合颱風警報中心」訂定的熱帶氣旋名字,初期,全部採用女性名字,1979年以後才有男性名字出現。2000年起,香港、澳門、中國開始採用一套新的熱帶氣旋中文名字,該套具有亞太地區色彩新名字的英文版本已經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的颱風委員會第31屆年會通過。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名字一共有140個,由14個國家和地區提供,共分五組,每組28個,平均每個國家和地區提供兩個名字,依英文字母順序排列,柬埔寨最先,越南最後,其餘有中國、北韓、香港、日本、寮國、澳門、馬來西亞、米克羅尼西亞、菲律賓、南韓、泰國、美國。中國提供的颱風名字包括龍王、風神、悟空,以及日前登陸肆虐的海棠。目前正在日本揚威的颱風「彩蝶」Nabi之名字是南韓提供,接下去將會是泰國的卡努Khanun,其實是一種稱為「菠羅蜜」的生果。泰國還提供了「榴槤」Durian、「玫瑰」Kulab;柬埔寨提供了包括「大象」Damrey、「花卉」Bopha等名字。香港提供了「鳳凰」、「彩雲」、「榕樹」等名。澳門提供了「梅花」、「黃蜂」、「蓮花」等名。日本提供「蝎虎」Tokage、「鯨魚」Kujira等名。

颱風和颶風之級數若與龍捲風相比又不相同。龍捲風第二級之風速是113-157英里,相當於颱風和颶風的第五級,龍捲風第五級是時速261英里(超過400公里),其破壞力實在無法估量也。

香港1906年9月18日和1937年9月2日之兩次颱風,每次各奪去超過一萬人的生命;1942年10月15日,印度、孟加拉颶風,四萬人死;孟加拉多次颶風,1963年5月28日,22,000死;1965年5月11日,17,000人死;同年6月1日,三萬人死;同年12月15日,一萬人死;1970年11月13日,奪去30萬人的生命;1985年5月25日,一萬人死;1991年4月30日,13萬9千人死;1998年10月27-29日,颶風Mitch橫掃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危地馬拉、薩爾瓦多,至少10,866人死;其他死亡人數一萬人以下者,不勝枚舉。而去年底之印尼太平洋海嘯,最少25萬人喪生。「人定勝天」的口號喊了多少年,一遇到特大天災,人類就措手無策,顯得何等渺小。從這場颶風,悟出什麼道理來?
(2005.09.09《華僑新報》第7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