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84篇:《遊趣》

利用新年假期,全家到多倫多幾天,儘管行程緊促,來去匆匆,但卻縈迴腦海,回味無窮。

由於經不起許之遠老師多次邀約,我們終於決定成行。星期六一早出門,路上開始下雪,到了京士頓,雪越下越大,我們歇了好幾個鐘頭,見雪不再下了,才繼續趕路,快到多倫多時,雪花又飄落,路面濕滑,車龍很長,車速減慢,到許老師家已是黃昏六點,足足花了一天的時間。

與許之遠老師夫婦合影於多倫多許宅
我們被安排在偌大的客房,許老師還特地讓出主人房給兩位女兒住,他們自己分別住其餘小房。我們一起到高麗餐廳吃韓國菜,為了招待我們,許老師將一瓶陳年法國拿破崙白蘭地拿出來。這瓶酒是頗有來歷的,原來是五十多年前何玲女士的珍藏,這位何女士來頭可不小,她的祖父就是湖南軍閥何鍵,相信很多人都還記得,毛澤東的元配楊開慧就是被湖南省主席、國民黨軍第四路總指揮何鍵下令殺害的,出賣楊開慧的叛徒是中共湖南省委書記任卓宣。這瓶酒比我的年齡還大,如果以時價標投,一定過千,我們一面品嚐,一面走進歷史中,回到遙遠的1930年11月14日。

與許老師於地庫書房中
從韓國餐館回來,我和許老師到地下室他的書房中飲酒聊天,讀他在《星島日報》寫的《遠觀樓札記》專欄60多篇,並研究他的《唐人街正傳》新書排版細節。臨睡前,許老師不忘親自下廚,為兩位女兒煮粥,下白果、腐皮、江瑤柱、皮蛋、瘦肉等用慢火熬,然後放進電子鍋中燜。

元旦清晨,我們一早起來,互相拜年,聲聲祝福。用完早餐,我們一起去附近唐人街文華商業中心,我打了電話約子漢先生在龍城相見。帶了手提電腦,到龍城晤面後,在咖啡廳閒聊,我將編印成冊的《子漢詩詞集》打字稿交給子漢先生,又打開電腦,給他看《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清樣、詩友簡介和彩色玉照,又贈他一本《無墨樓吟草一千首》。子漢先生送我一枚狗年生肖紀念金幣,以及幾張潮州音樂光碟。我們去文華中心,在新大陸書店,我買到《中國歷代文狀元》一書。陪子漢先生去拜訪他的住處,觀賞滿架藏書,都是貴重的詩詞工具書,特別是全套的《唐宋詞》。又和他去安省潮州會館,巧遇我的五姨丈,雖八四高齡,身體非常健康,我答應今天一定抽空去拜訪姨媽。子漢先生陪我走回許宅,我們一家四口開車去丹打士街和百樂匯街交角的老人中心探望姨媽,老人家滿頭白髮,喜出望外地擁抱兩女,給她們每人一封紅包;不一會姨丈從潮州會館回來,打電話約齊幾位表妹去吃晚飯,除了表弟一家去加勒比海遊船,我們今晚的新年聚餐一共14人,拍了不少照片留念。我答應五月份一定會到多倫多出席小表妹的婚禮。再返回姨媽家聊天,她送我們一大包自製的豬肉絲,還有許多名貴的海味、花菇、髮菜、江瑤柱等。

九點回到許老師家,他說今晚在富來酒家訂了一席,結果因為我們沒有來,所以無法介紹何玲女士與我結識。許老師打開榴槤,我們又吃蛋糕,然後到書房繼續研究排版事宜。許老師答應到台灣為我出書,又希望我能出任「加拿大詩壇」主編一職,他目前正在蘊釀出版月刊,將邀我撰寫專欄云云。我獲贈一大箱舊書,共65本,包括《加拿大華人年鑑》、《中國詩歌選》、《馮玉祥將軍自傳》、《新鳳霞自傳》、《拿破崙日記》、《夏濟安日記》、《清代駢文評註》等。

辭別前與許老師夫婦於許宅前留影
2006年元月二日,兩女一早自己去逛街,我們四人開車到萬錦的世紀皇宮飲茶,同座的還有幾位朋友,一問之下,三人姓盧,三人姓陸,倒也是緣。許老師夫婦陪我們到「廣永春」給盧炳恆中醫師把脈,老伴是醫治耳水不平衡,我則肝火和手腳冰冷,每人抓了八劑藥,吩咐兩個鐘頭後回來取藥。我們又去附近的大統華超級市場,然後到太古商場,我在「龍源書店」買到了全套十冊的《唐宋詞百家全集》、《歷代名詩索引》、《中國民間諸神傳》等,又在作家蘇賡哲開的「懷鄉書房」買了好多書,包括《黨國要人的離奇死亡》、《歷年國內外大事記》等。今晚,兩女逛街回來,帶了瓶香檳,大家舉杯祝賀新年,拍了不少照片和錄相留念,隨即在電腦上觀賞。

拜訪散文作家張清姻兄
元月三日,我們九點鐘在龍城樓上龍翔酒樓飲茶,子漢先生搶先請客。十一點前依依捨別許老師夫婦和子漢先生,前往拜訪散文作家張清姻兄,聽說他的右膝蓋行動不便,特地前往慰問,並贈他一冊《無墨樓吟草一千首》。由於行程倉卒,不能一一解答他電腦方面問題,便匆匆告辭。在商場眼鏡店為女兒配隱形眼鏡,大約四點踏上歸程。六點鐘在京士頓加油,油價每公升87.4仙,八點半抵滿地可,油價激漲到1.044元。回到拉娃家中,傳真機收到大疊詩稿,以及大量電話留言。先打個電話去多倫多向許老師報平安,並答應竭盡全力,為《唐人街正傳》的面世催生。

我們在多倫多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但印象深刻,許老師夫婦周到的接待,無微不至的關懷,令兩女找到了親情,她們說:許伯伯和姑媽對我們就像對親生女兒那樣熱情體貼,畢生難忘!
(2006.01.06《華僑新報》第77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