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26篇:《開懷》

林語堂將英文Humour譯成「幽默」,是個創舉。法文Humeus,德文Humor,都和英文一樣包含一個共同的意思:在身體裡流動的液體。這種液體在中世紀的醫學上所擁有的名稱包括血液、黏液、膽汁等等,也就是說,人之所以能有幽默感,全因體內那些「液體」能均勻調和,促進身心健康愉快之緣故。因此,一個人是否幽默,和他本身的體質有密切關係。有一份醫學研究報告指出,屬與膽汁質的人,常會感到心情鬱悶;多血質的人容易發脾氣。當一個人體弱多病,幽默感就缺乏。

隨著生活的壓力,人們日趨緊張、憂鬱,加上不如意的事十居八九,城市的塵囂,混亂的交通,人們的精神已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幾乎忘記最後一次微笑是何時,更別說開懷大笑。鬆弛神經的方法很多,洗個冷水澡,到健身院做運動,看一套喜劇,和三五知己痛飲幾杯,遠離鬧市去郊野一遊,閱讀「開懷篇」笑話,多接觸小朋友,將他們天真無邪的笑容拍攝下來,畫一幅水彩畫,吭幾首小調。電視劇中也常見到男女主角到山上或海邊大聲呼叫,或到餐廳猛摔一大疊盤子來減壓。

盡量少看恐怖電影,少接觸血淋淋的殺戮鏡頭,少觀賞頭顱滾落地的驚心畫面,少聽可怕的集體自殺新聞。經常聽人家說做人要樂觀、豁達,但說這些話的人自己也未必做得到,因為,環境因素太重要了;想當年活在赤柬極權統治下的一群,整天繃著臉、眉頭緊鎖,分分鐘驚怕會被拉去打死,他們的命運任由擺弄,試問還有什麼幽默可言?阿Q精神,也還必須有個活命條件才能施展。

家裡的藏書中,有不少幽默讀物、開心小品,一本在手,開懷大笑一番,試揀幾則帶去工廠,工餘時說給老外聽,博得他們如雷笑聲,他們又會一傳十、十傳百,最後還繞個大彎再轉回來講給我聽,當然經過加工,笑話中老女人變成漂亮少婦,抬轎子變成開汽車,但笑料十足,大家嘻嘻哈哈,氣氛多開心融洽,工作中的壓力一下子煙消雲散。老外最不喜歡我們描述關於生食猴腦、生炸鯉魚的見聞,令他們反胃;有一次,寮人工友講了一段記錄片《殘酷大世紀》中的片段,是非洲土著習俗,謂親人死了,屍體發臭,要嚐屍汁;我記得在泰國曼谷曾經看過這部片子,當時戲院裡很多觀眾跑去廁所嘔吐。這段繪聲繪影的污穢描述傳到老外耳中,他們大發雷霆,罵聲四起,一連幾天都不再跟寮人工友同桌吃飯。這又何苦呢?講些開心的東西,令大家高高興興,何樂而不為呢?

我們每個人經歷太多的痛苦,但為何一定要將這些不開心的事傳給下一代,在孩子幼稚、單純的心靈中留下陰影,對他們日後的成長過程肯定產生負面影響。「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過早向孩子灌輸上一代的悲劇歷史,以為可以上一堂「憶苦思甜」課,結果事與願違,他們到學校後就將這些故事傳給同學,最後傳到老師耳中,已經變了味,老師聽到的版本是:在柬埔寨,肚子餓就會人吃人。在約見學生家長時,老師警告:請不要再把自己不開心的往事告訴孩子,他們只有六、七歲,單純得像一張白紙,一染上顏色就永遠抹不掉,拜託!不要讓我們下一代再活在悲傷日子中。

大女兒得了甲狀腺亢奮頑疾後,經過半年多的醫治,前日告假一個星期,到醫院接受另一療程,醫生給她服用一顆名字叫IODE 131的藥丸,由於有放射性,必須包裝六層;服用後一星期內不能接觸孕婦、小孩子,和普通人要保持最少一米的距離,上廁所要沖水兩三次。我們怕她想不開,擔心她情緒低落,但她是個很樂觀的女孩子,事先租了許多DVD打發時間,自己跑到地下室看書,家裡三個廁所,我們留一個給她專用,她利用這不出街的幾天,收拾房間,搬書架,換床位,織毛線圍巾,上網找法律個案,心情好時還畫我的肖像,當然是畫虎類貓。今天麥基爾大學有舊圖書廉賣活動,每本從兩毛半開始,可惜她不能出現在公眾場合,不然又可以陪我一起去獵書,滿載而歸。

小女兒被麥大錄取,她讀的食物營養這一科,必須跑到西島的Ste-Anne-de-Bellevue分校,來回路程數十公里,我們正擔心她的交通問題,她高興的說:只要能進入加拿大的哈佛,再遠也不成問題。在全球最著名的50家大學排名中,加拿大有三間榜上有名,麥基爾大學排名第21,多倫多大學排名第27,溫哥華的卑詩大學排名第50。如今,她姐姐麥大畢業後再轉去法語的蒙大攻讀法律,問大女兒今後有何打算?先找一家大律師樓,簽三年約,考取律師牌照後就留駐,這期間學費由律師樓贊助。她說讀法律比讀國際貿易要開心,雖然功課多,整天要跑圖書館,找法律案例,但富挑戰性,越讀越起勁,書到用時方恨少,她的個性適合讀這一科,要她讀數理、生物、化學,難也!

眼看同學個個榮升祖父母級、岳父母級,正享抱孫之樂,我們栽培下一代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從同學通訊錄中知悉,下一代人才輩出,學士、碩士、博士、工程師、醫師、會計師,都是社會菁英,他們的成就遠遠超過父母,這是「堪慰老懷」的喜事,想到此,怎能不開懷痛飲、感慨吟詩?
(2006.10.27《華僑新報》第8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