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06篇:《祝壽》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近七年,詩友中老壽星很多,若以虛歲計,薛世祺老師97歲;杖朝八十以上有87歲的郭燕芝老師,84歲的陳國暲老師;杖國七十歲以上有79歲的譚銳祥壇主,78歲的汪溪鹿詩翁,77歲的曾習之老師、雷一鳴、子漢詩翁,76歲的伍兆職、譚健民詩翁,75歲的何宗雄校長,74歲的吳瑞琪詩翁,72歲的許之遠老師,71歲的李錦榮、鄭石泉詩翁、姚奎畫家;杖鄉六十以上的有68歲的蘇朝大姐,67歲的敖詩豪、陳渥詩友,65歲的劉源詩友,63歲的馮雁薇女史、雪梅詩友,62歲的海語詩友,滿60歲的懷石詩友等。60歲以下的「年青」詩友不是很多。

自詩會於1999年底成立以來,每年壇主譚銳祥詩翁壽辰,眾詩友都在《華僑新報》刊登半版彩色或套紅賀詞誌慶,譚公隨即邀請大家出席其壽筵。翻查日記,將這幾些年來祝壽詳情略述:

2000年譚公73歲,填《壽星明》祝詞,5月6日於君悅酒家設宴;2001年74歲,填《滿庭芳》祝詞,6月25日於金豐酒家設宴;2002年75歲,填《齊天樂》祝詞,7月1日於紅寶石酒家設宴;2003年76歲,填《高陽臺》祝詞,6月24日於紅寶石酒家設宴;2004年77歲,填《桂枝香》祝詞,7月10日於滿城酒家設宴;2005年78歲,填《千秋歲》祝詞,6月11日於君悅酒家設宴。今年適逢譚公八秩晉九榮壽(79歲),填《壽星明》祝詞,詩友應邀於6月4日赴東方明珠酒家出席壽筵。

2001年9月15日赴金豐酒家出席伍兆職詩翁70大壽,填《滿庭芳》祝詞;2004年5月23日赴多倫多世紀皇宮酒家出席許之遠老師70大壽,填《《壽星明》祝詞,此外沒參加過其他詩友壽筵。

由於每次拜壽都送酒,今年譚公壽筵,我決定親自弄一份賀禮。蘊釀了整整一個星期,最後拍板,贈畫像,一鎚定音,開始準備。從好幾本相簿中找譚公照片,有的太小,用放大鏡也看不清楚面部輪廓;有的雖然清晰,但缺乏笑容;有的太嚴肅,不夠瀟灑;最後找到了一張令人滿意的,那是去年6月26日在中山公園參加第十屆全僑祭祖大典後,女兒為我和譚公拍的半身合照。

選定後,趁星期五沒有上班,一早醒來,就正式「開工」,用一張14x17的圖畫紙,按照學生時代在畫電影廣告賺取零用錢時學到的那套「本領」,在照片上面加透明膠套,然後在膠套上打了格子,橫21行,直17行,共357格子,又在面部打交叉。將357個格子依樣畫葫蘆,在畫紙上放大一倍,這哪裡是畫畫,這分明是「工匠」操作。折騰了一個上午,把兩人的輪廓都畫到圖畫紙上,接下來的步驟,首先就是用膠擦將紙上的鉛筆線條擦掉,然後才是「戲肉」:加色。由於是賀壽,不宜用黑白,必須彩色,我過去用水彩、色筆、蠟筆、炭筆,這一回改用粉彩Pastel,而且是乾粉彩而非油質。立刻和女兒驅車去畫具專賣店Omer DeSerres,買了一盒英國Derwent的24色粉彩筆,又買一盒美國Sanford的36色條形粉彩,另選了幾條肉色粉筆。這一來一回,已經下午了。我一口氣將譚公的面部畫好,取其「銳祥」之名,要有銳利的雙眸,炯炯有神,慈祥的面容,和藹可親。我用放大鏡還不夠,將照片掃瞄進電腦中,再放大好幾倍,細心看他額上的皺紋。

星期六中午,與譚公到富麗華酒家飲茶,然後赴蒙城中華文化教育學院出席27年校慶暨結業典禮,我在飲茶時再仔細觀察譚公的面容,確定沒有錯,回到家就順利完成他的肖像。輪到我自己,也許太累了,沒有多少耐性,畫來畫去就是畫不出「神韻」來,問女兒,她搖頭,問老伴,她皺眉,這一來我心急了,二話沒說,用剪刀把我給剪了下來,剩下譚公一人站立,倒也昂然!

我在席上將畫像贈給壽星譚銳祥壇主
晚上,喝杯紅酒,心情舒暢,慢條斯理給譚公的白襯衫加皺紋,又給皮帶修飾立體感,最後是背景,八十長壽,春華秋實,是豐收的黃金歲月,我決定用金黃色。星期天一大早起來,用數碼相機拍下畫像,然後又去那間畫具專賣店配鏡框,選用金黃色框架,約定下午來取。女兒提議買紅綢緞加在金色鏡框上,再配金色花球,禮品袋。我笑說這幅畫的另一人被冷落在書架一角!

是晚大部份詩友都出席。伍兆職詩翁、張健先生、王建華小妹還在中國未回,有些詩友臨時有事或聯絡不上而缺席。我在席上將畫像贈給壽星,還繪聲繪影解畫一番,謂譚公身穿白襯衫,將外套拿在手上,說明很熱,是健康的象徵;紅光滿面,神采奕奕,雙目敏銳,臉上帶著慈祥微笑,「銳祥」也。我將原來的黑色領帶改成他在詩會成立六週年時用的藍色紅白紋領帶,黑色的外套也改成海水藍,連斯文的褲帶也改成粗獷的棕色皮帶,這樣才顯得更老當益壯、精力充沛。

潘潔心(冰玉)詩友從別處特地趕來,還送來賀壽花籃,她向壽星公敬酒後,又趕緊赴宴去也。詩友人紛紛向譚公贈送美酒和聲聲祝福,汪溪鹿詩翁夫人黃明嬋女史還帶頭唱生日歌,接著是各首英、法、國、粵語祝壽歌曲,大家舉杯,衷心敬祝壇主玉體健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2006.06.09《華僑新報》第7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