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12篇:《消暑》

夏日炎炎,除了冰凍啤酒和世界盃,還有爵士音樂節、笑節、啤酒節、美食節、花展、車展、非洲節和加勒比海節巡遊,佩服商人腦筋動得快,搞這麼多名堂的夏令活動來刺激市場消費。

德國世界盃曲終人散,扭開電視,新聞報導都離不開印尼地震、海嘯,以色列轟炸黎巴嫩,各國從貝魯特緊急撤僑,螢幕上都是俄國聖彼得堡八國高峰會議的首腦群像,或是伊拉克此起彼落的自殺性炸彈爆炸。觀眾被天災人禍的血淋淋鏡頭渲染得喘不過氣,如此消暑的確不好受也。

要逃避不愉快的現實,就只有跑去沒有電視、報紙的深山野嶺,就算躲不開世事的糾纏,拋不掉「眼耳鼻舌身意」和「色聲香味觸法」等「受想行識」,也可以找到片刻的隔世寧靜,或遠離塵囂、回到大自然尋獲童話中的「世外桃源」。這理想的「烏托邦」當然只有在夢境中才能享有。在這酷熱的仲夏,兩週長假的開始,能短暫消暑,唯有先去北美最古老的魁北克打發幾天。

翻查日記,來加拿大近30年,帶外地親友遊魁北克古城超過20次,每次都是行程匆匆,走馬看花,一天來回。真正一家四口悠哉閑哉「自由行」,不走捷徑,不趕路,這還是第一次。

入住魁北克市Delta酒店
在網上訂了Delta酒店,取了訂房號碼,趁魁北克「夏節」剩下最後兩天,我們選定星期六啟程。早餐後八點出發,不取道20號或40號高速公路,而選132號省路貫穿鄉間。事先做足「功課」,將沿途二十幾個城鎮名字抄列在紙上,包括每個鄉鎮之間的距離,由兩女逐一作筆錄。由於沒有時間限制,我們在132號公路上一共消磨了四個半鐘頭,一會兒停車拍照,一會兒在路旁買水果、手工藝品,又進入多個小鎮遊車河,逛街景,品嚐當地小食,女兒詳細記錄每一處的銀行、超市、教堂等,所以,我們對每個鄉村城鎮都留下印象,下次有機會舊地重遊,一定會有所感觸。

進入魁北克市已正午12點半,先去旅遊局索取資料,詢問「夏節」活動日程。30幾度的氣溫,一離開汽車,幾乎無法呼吸,而酒店要到下午4點才能入住,我們提議先去有冷氣的商場避暑。在Ste-Foy大型購物中心駐足,我照例去逛書店,三個女人去買衣服,難道這裡的服裝公司和滿地可不同?先不管那麼多,反正放長假,是應該輕鬆、放縱一下,我一口氣買了好幾本書。

嘉珈攝與魁北克市古堡酒店
我們在快餐店吃點東西,到Rene Levesque大道的Delta酒店正好四點,取了542號房,兩張大床,還有客廳,可以上網,地庫停車位每天20元。由於酒店就在城門,我們不用開車,步行一會就到舊魁北克。「夏節」封路,所有車輛不得進入St-Jean街,我們慶幸可以不必為泊車而傷腦筋。到處有音樂表演的舞臺,音響震天,遊人成千上萬,擁擠不堪,突然一場傾盆大雨,我們跑進小店閃避,品嚐別具風味的Gaufre蜂窩餅,喝杯香濃的咖啡,在雨中,在古色古香的石頭馬路旁,在充滿歐陸情調的小店,這情景極富詩意。雨停了,氣溫也明顯下降,我們一路步行到河畔的Chateau Frontenac古堡酒店前,又沿樓梯走下數十米的山腳小巷,兩旁都是密密麻麻的店鋪,遊客穿梭,十分熱鬧,老伴累得直喘氣,我們乘登山纜車,每人收費一塊半,不到一分鐘就回到古堡酒店。我滔滔不絕地向兩女解說弗隆特納克伯爵Louis de Buade Frontenac這位新法蘭西總督三百多年前如何率領法軍擊退英軍,她們當然不喜歡歷史,而更熱衷於街頭擺賣攤位的小飾物。

嘉珈攝與魁北克老城區
晚上,我們到Grand Allee大道一家名字叫Voodoo的餐館用膳。佈置得蠻有非洲情調,到處擺放木刻雕塑。Voodoo伏都教是海地的民間宗教,有非洲宗教和巫術色彩,Voodoo一詞即「神靈」也。像這樣的餐館,加上非洲土著打鼓表演,漂亮女郎肚皮舞助興,暗淡的燈光,濃郁的紅酒,特色的晚宴,精美的甜品,侍者為我們拍下合家照留念,這一餐足以留下深刻印象,值得回味。

大街上的音樂會一直到午夜還未結束,我們帶著醉意回到酒店,泳池十點已關閉,健身房還有人在做運動,酒吧生意不錯;三百多間房都客滿,亞洲人面孔不多,老外問我們是否日本人。

沖涼後不敢看電視新聞,翌日一早,酒店有報紙送來,封面是黎巴嫩孩子被炸死的圖片。星期天清晨的氣溫已經28度,晴朗無雲,我們8點才起床,到外面走走。步行去St-Jean街舊城門前,在一家名叫Capitole的露天餐廳用早餐,雖然收費相當可觀,但能在400年前的城門下吃早餐,也不枉此生了。(試想如果在兩千年前的萬里長城下用膳,將有什麼感受?)逛一會舊城,回酒店退房,然後驅車去奧爾良島Ile d'Orleans兜風,在Montmorency瀑布停幾分鐘,沿「歷史之路」參觀新法蘭西徑,又去蜜蜂博物館,路經著名的聖安妮大教堂,拍了幾張照片,不想去大峽谷(其實一點也不大),就離開魁北克。和過去一樣,每次回程就「歸心似箭」,取道40號高速公路,風馳電駛,急速飛車,大約兩個多鐘頭就返抵拉娃。兩天的消暑之旅其實一點也消不了暑,哈哈。
(2006.07.21《華僑新報》第8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