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07篇:《隨筆》

寫了五百多篇隨筆,才發現還沒有用過「隨筆」這題目。其實也不是隨便下筆,隨處停筆,隨意戲筆,隨時收筆。只不過要符合隨筆的特色,從小處落墨,像撥玉米那樣,一層層漸次;想到就寫,切忌說教,不宜長篇大論。難怪朋友笑說讀我的隨筆像看日記,起居飲食,全在其中。寫小文章難登大雅,但只要能將人生經歷與諸君分享,能引起小小共鳴,也就不枉通宵敲鍵也。

收到伍兆職詞丈從神州旅途中寄來的萬里長城明信片,是他返回滿地可後數天送達。他說忘記帶地址,回到無錫才補寄,郵局工作人員翻查資料,也不知道寄往加拿大應該貼多少錢郵票。又追憶去參觀毛澤東紀念堂,排隊半個多鐘頭,瞻仰遺容只有數秒鐘,距離十呎遠,不準停步。他的最大收獲就是一路觀光一路行吟,寫了很多詩作,由於《詩壇》版位有限,必須分期刊登。

伍老未克出席譚公壽筵,其他詩友陸續寄來感吟之作。懷石兄的「煙酒、研究」一文有賦的味道,將所有吟侶名字嵌入,很不容易。久未拜訪,時深惦念,趁週五工廠休息,與老伴到磨瓚坊閒聊。帶了特製潮州糕點:水晶包,請懷石夫婦和小女品嚐,嫂夫人也親自下廚弄了一大碟星洲炒米粉,談笑間,知悉她拜師學古箏,這可是多麼美的雅事,一曲《平湖秋月》,懷石兄還填了詞,妻彈夫唱,琴瑟和諧,有板有眼,羨煞我們只會聽不會演的訪客。我一時技癢,蠻以為古箏與瓜子琴原理差不多,斗膽撥弄琴絃,頓時五音錯亂,一片鴉噪,大煞風景,令耳朵活受罪。

回到家遍查有關古箏的資料,對古箏演奏家饒蜀行之簡歷頗感興趣,還在網上拜讀他的《談箏》。滿地可藏龍臥虎,國樂宗師很多,像姚立言老師、子漢詩翁、何宗雄校長等都是能彈能奏的國樂高手,「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若有緣拜師學藝,即使為時已晚,也要急起直追。

學古箏是以後的事,現在最要緊的,是先寫祭文。這門差事的確令我望文興嘆!自1998年第三屆全僑公祭大典改在中山公園舉辦開始,到今年已是第十一屆,我由十一尤韻開始寫第一篇祭文,之後每屆換一韻,依次為:七陽韻、十一真韻、一先韻、八庚韻、四支韻、二蕭韻、一東韻,如今找遍韻譜,只剩下為數不多的韻可用,最後選定「七虞韻」。每句四字,平仄分明,全部48句,共24字押韻。朋友曾問我,難道不能用舊的祭文?我問回他:你能將舊的祭品拜祖先嗎?

星期六整日下雨,看世界盃,看泰皇登基60年慶典,女兒悶得慌,要求我陪她去看恐怖電影《預兆666》。我曾經於1978年在泰國看過《預兆》,所以也想知道新版本有何不同,老伴和小女兒怕鬼,怕晚上發噩夢,我們父女倆自以為膽子大,冒雨去戲院排隊。除了加插「9.11」、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病逝、南亞海嘯等鏡頭,以表示這是最新「世界末日」之外,其恐怖的程度遠遠不及想像中,連《驅魔人》都比不上。回家的路上,我們以「恐怖片也不外如此」來慶幸和壯膽。

東坡樓赴吳瑞琪姐夫74歲壽筵
在「赤竹東坡」巨幅畫前拍照留念
氣象台一連幾天都預測週日有雨。星期天一早,烏雲密佈,雨點時大時小,我到唐人街時,特地帶了三把傘,以供觀禮來賓之需。老天作美,祖先有靈,中午突然陰霾漸散,天氣轉晴,當六頭舞獅在祭壇上跳動時,已經麗日當空,艷陽普照。中華天主教堂杜寶田神父主祭,八位陪祭都是僑團領袖。中華會館譚銳祥主席致詞,回顧先僑開山築路之豐功偉績,緬懷前輩墾荒斬棘之奮鬥精神。何宗雄校長、姚立言老師、吉勝英女士等人隨蒙城中華文化教育學院國樂社上台奏樂,琴聲高雅悠揚,場面莊嚴肅穆。兩名女兒乘搭巴士、地鐵來觀禮,還和汪溪鹿詞丈夫婦拍下合照留念,並全程錄下宣讀祭文情景。是晚,我先到金豐酒家出席中華會館晚宴,然後趕往東坡樓赴吳瑞琪姐夫74歲壽筵,我們倆在「赤竹東坡」巨幅畫前拍照留念,還喝了一瓶人頭馬干邑,散席由女兒開車,以防警察逮住作酒精測試。回到家卻沒有一點醉意,上網追看世界盃戰績。

大姐、姐夫攝於我們家後園
週一大清早起來,精力充沛,邀老伴和小女去河邊散步一個多鐘頭,然後去沖洗昨晚拍的壽筵照片,一個鐘頭可取。中午,姐夫、大姐與甥女、甥兒等抵步,我開車去取照片相贈,然後到意大利餐館用餐,今天才是姐夫的農曆生辰,小女私下告訴侍者,當用膳完畢,餐廳一群員工捧出蛋糕,上面插上煙花,唱的是意大利文的生日歌,別開生面。回憶與姐夫約半個世紀的親情,感慨萬千,從孩提四、五歲時他揹著我去看柬埔寨2500年佛典;1971年去越南,他親自陪我去找醫生;1989年他來加拿大,我們一起走過難忘歲月,一起切磋詩作,一起研究佛理,如煙往事歷歷在目。我在席上向他提議:等到2012年姐夫八十大壽,國良胞兄七十大壽,我虛歲年滿花甲,咱們三人再一起歡度壽誕。但願胞兄屆時能從越南出來,1974年兄弟柬國離別,瞬間已32年矣!

歲月匆匆,每一天都有難忘的追憶,每一天都可以用隨筆記下,每一天都會銘刻在腦海中。
(2006.06.16《華僑新報》第7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