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第552篇:《闖蕩》

為了安排兩女赴法國之行程,我一早就聯絡巴黎的內兄和里昂的二姐,有舅父和姑媽關照,應該可以放心。幾位老同學還郵寄歐洲旅行團的最新資料供參考,前幾天內兄又電郵五國八天遊特價優惠,還建議到北愛爾蘭探望她們的小姨,然後由表妹開車陪遊愛爾蘭都柏林,既經濟又實惠。二姐提議從邊界進瑞士日內瓦,德國同學來電話,歡迎她們到訪日爾曼黑森林。總之,瞎忙了一頓。

等大女兒考完試,她姐妹倆上網,不到半個鐘頭,就將行程表開列出來,嚇了我們一大跳。她們說要自己去闖,訂購了從巴黎飛往西班牙馬德里的單程機票,又買了由馬德里飛往意大利羅馬的特價機票,再由羅馬直飛巴黎。而住宿也解決,是住YMCA學生宿舍,每天才十幾歐元,吃就更方便,到超級市場買麵包火腿,早餐自己煮。行當然以步行、搭巴士、地鐵為主,如非必要絕不會喚的士。她們買了馬德里、羅馬的旅遊指南,有一本書叫做《每日10歐元旅遊》,教你如何花最少的錢遊最多地方。我們一聽,當然投反對票,西班牙火車爆炸,300多人死,馬德里到處鬥牛,野蠻的牛群橫衝直撞,遊客走避不及會被牛角刺得肚破腸流;羅馬扒手最多,分分鐘護照錢包被偷,意大利男人很色情,喜歡觸摸女孩子的屁股。說來說去,就是要她們乖乖跟旅行團,有什麼麻煩,導遊小姐會搞掂。我們就是要自由,要拿著地圖自己去闖,真真正正去嚐試不靠別人的滋味,很多同學都這樣一邊旅遊一邊去當侍應生,跑了一個月回來,賺回旅費還有餘錢交學費。我們都是大學生,英法文流利,姐姐會說西班牙語,妹妹能講意大利話,我們有的是活力,何必被旅行團的行程表綁死,一大早就像趕鴨子喚你起床,又帶你去你不想去的地方購物,有些景點想逗留久一些也不行。

其實她們的想法也不是沒有道理。大女兒的同學奧蒂麗,大學畢業後不再讀碩士,不急於找工作,用一年時間到處去闖,從她寄來的明信片,就知道她曾走遍整個歐洲廿幾國,又去南美洲八個國家,前幾天收到她從土耳其伊斯坦堡寄來的風景片,告知下一站是澳洲。奧蒂麗個性獨立,家裡不算有錢,她寫得一手好文章,每到一處就寄了遊記回來,登在滿地可英文報紙旅遊版,賺了不少稿費,漸漸地成了寫旅遊專欄的業餘作家。我何嘗不羨慕奧蒂麗無牽亦無掛、天地任遨遊的個性?

早在學生時代,我就立志要背囊走天下,可惜當時的「天下」也只是柬埔寨十幾個省,我和一群同學踏單車到鄉下幫農民種田,足跡遍至實居、磅清揚、菩薩、貢不、茶膠、磅針、桔井,一去就是十來天,當時還沒有電話,可憐母親求神拜佛,天天盼望兒子平安歸來,做兒子的就不會理解母親的擔憂。如今輪到自己做父母,才知道牽腸掛肚是什麼一回事。後來到了越南,我還是希望能單身走天下,然而事與願違,只能到頭頓佛寺住了半年,吃齋唸佛,修心養性。到泰國後,我孑然一身,沒有誰管,當然又野性發作,72府我走了一半,拿到護照後,乘火車去馬來西亞吉隆坡,又乘巴士到新加坡,拿著地圖在烏節路步行去找筆友,他見我信步走來,連聲慨嘆是奇蹟出現。

隨旅行團到台灣,每位團員必須幫人攜帶兩瓶洋酒和兩條洋煙,又很無奈地被安排去品嚐蛇膽酒,然後每人買一兩瓶,又去參觀雲石加工廠、陶瓷坊、竹器場。環島七天,換酒店睡覺,換餐館吃飯,然後就是去買東西,美其名曰:購物團。我往往中途離團,到鐘集合才上巴士,後來我自己再去,拿著地圖走,收獲更大。我來加拿大前,朋友相邀去緬甸、尼泊爾、印度,訂金交了,我因榜上有名,不能最後一次使用泰籍護照去南亞,的確可惜。我曾許下宏願: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印度、希臘和埃及。朋友從俄羅斯寄來照片,看到他站在紅場拍的那張,我的心又飛到了東歐。結果呢?夢醒了,我依然在加拿大,依然要去工廠高爐邊幹活,繼續編織一個又一個「闖江湖」美夢。

其實,要走遍幅員遼闊的加拿大就不是一、兩年時間能完成,我跑了魁北克Gaspe半島一圈已經兩千多公里,從亞省愛民頓開車來魁省滿地可就四千多公里,途經沙省、緬省、安省才進入魁省,要闖蕩天下,先走遍加拿大吧!以前我的鄰居老外,退休後兩公婆開了一輛旅遊車,從滿地可南下,繞美國遊一圈,花了一個半月,當時汽油很便宜,又不用租酒店,費用只需六千元,看他們夫婦精力充沛,跑了美國廿多個州,遠至加州聖地亞哥和墨西哥,拍的照片近千張,令我羨慕不已。

有條件還要有機會才能闖蕩,一要有錢,二要有時間,缺一不可,可是當你有大把銀紙,又有用不完的時間,還要有健康的身體。旅行,顧名思義,一定要行走攀登,但不知到我65五歲退休時,還能走得動嗎?像曾習之老師,78高齡,登八達嶺長城氣不喘,真是福氣。所以,青春無價,趁年輕無憂無慮,應該趕快到處闖蕩,一旦有了家庭,有了負累,要去哪裡,就必須拖兒帶女,成群結隊,還談什麼二人世界,還有啥羅曼蒂克?我終於想通,再也不反對兩女法、西、意之旅。
(2007.04.27《華僑新報》第8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