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第530篇:《相對》

本文既不是探討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也不是研究唯物辯證法的「相對與絕對」,短短一、兩千字的隨筆,當然扯不上哲學範疇,且不去涉及深奧理論和枯燥名詞,只漫談些人生中遇到的。

小布什去了越南,世間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過去是死敵的美帝國主義今天成了席上貴賓,敵友的定義,在不同時代有不同詮釋。落後的越南追趕上來了,世貿大門為她開,誰相信戰火洗劫後的廢墟竟像鳳凰浴火,煥然一新走上國際舞臺,令人刮目相看。可以意料,在未來日子裡,柬埔寨、寮國、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都會逐漸擺脫昔日貧窮境況,成為亞洲新小龍。強大的日本,到了今天也不外如此,老人家說的「風水輪流轉」,現在看來倒是很有哲理。

貧和富是相對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凡事總是退一步想,就會知足常樂。租房子住的,希望有朝一日能買一個樓房單位,「有瓦遮頭」,終於買了一層二房一廳,又渴望換一間大的獨立屋,人往高爬,水往低流,無可厚非。以前趕巴士、擠地鐵,夢想有一部二手車代步,不需要冷氣,後來買了美國舊車,又嚮往日本新車,現在換了四驅車,又想擁有歐洲跑車。你說自己一無所有,是窮光蛋,請到非洲看看飢餓的孩童,瘦骨嶙峋,且別說沒有書讀,就連下一餐能否有東西下肚都不知曉。無國界醫生到印度為病人切割白內障,每次只需35元加幣,身無半文的病患根本付不起。

美軍「解放」伊拉克,到底是對還是錯?答案永遠是正反兩面。古巴總統卡斯特羅是好人還是壞人?是忠的還是奸的?毛澤東寫的詩詞,是郭沫若所吹捧的「錯比不錯好」還是強差人意?畢加索的畫是因為名氣才被炒高天價,還是他的藝術水平達到頂尖?生前賣不出一幅畫的梵谷,他的藝術天才是被後人推崇,還是因為收藏家玩弄成了商品的遺作,令售價超過八千萬美元?有誰知道登基逾半個世紀的英女皇,位高權重,她的內心是苦是樂?她的一生是悲是歡?她真的活得幸福嗎?

美國前總統福特,已經活了93歲,比里根總統還長壽,成了美國歷史上活得最久的總統。以前活到70歲稱古稀,如今人越來越長壽,將來100歲的人瑞不再稀奇,洪學智上將前天以93歲高齡辭世,一週前榮高棠逝世時享壽94歲,今年逝世的壽星中,超過90的很多,如98歲的前貴州省長李立,97歲的台灣元老馬樹禮、作家張中行,96歲的前台灣教育部長朱匯森,95歲的外交家張偉烈,94歲的畫家蔡振華,93歲的前台灣行政院長孫運璿,90歲的舞蹈家戴愛蓮、前廣東省長梁靈光等。

1982年黎巴嫩總統基瑪雅被暗殺時他的侄兒只有10歲,昨天,這位34歲的工業部長小基瑪雅又被刺殺身亡,他沒有機會繼承叔父遺志出任總統,這遇害是恩是怨?世界在變,魁北克省因為哈帕總理承認是加拿大國家中的一個「國家」,這地位是毀是譽?也許未來的法國、美國會出現女總統,這樣就不會讓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專美,這從政之路是難是易?當湖北雞蛋含有蘇丹紅,山東多寶魚驗出孔雀綠,這危機是虛是實?薩達姆面臨絞刑,這結局是榮是恥?是慷慨就義還是罪有應得?

100萬元對升斗小市民來說是天文數字,對億萬富豪是九牛一毛,紅色資本家霍英東家財億貫,比起富可敵國的微軟老闆蓋茨就小巫見大巫,多與少是相對的。曾開車四千多公里橫貫加拿大,這路程可以走遍整個歐洲,但比起俄國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就相差太遠了。1982年10月5日,亞省愛明頓的日間氣溫加風速為零下33度,當時打電話回滿地可,一問之下,零上十幾度,冷暖是相對的。我曾用四個鐘頭時間開車去五百多公里的多倫多,又用四個多鐘頭開車去兩百多公里的魁北克,速度的快和慢是相對的。地球是圓的,中國在加拿大的東部,中國也在加拿大的西部,中國向東部跨越太平洋就到加拿大,中國向西部跨越大西洋也到達加拿大,東和西是相對的。近日有冰山漂浮到紐西蘭,引來了大批遊客爭相一試登上南極的滋味,冰山有多大才稱之為大?大和小是相對的。

你說臭豆腐有多臭?好此道者大有人在;藍芝士是一種非常臭的乳酪,價錢越臭越貴。吃不慣榴槤的朋友會嫌這果王像雞屎那麼臭,在柬埔寨,榴槤飄香的季節,有人去當舖典當,為的就是無法抗拒的金枕頭。孰香孰臭?見仁見智。愚公移山是愚也,笑他不自量力的智叟難道真的是智者?

1994年用2500元買一部386電腦,又用500元安裝CD光碟機,記憶體每1Ram售價50元,折騰結果已4000大元,還沒算買中文字體,如今一部二手的手提記事本300元有交易,貴乎賤乎?最新版本的百科全書光碟剛面世時,郵購180元,如今十塊錢兩套;舊書店買了一套「Who's Who」名人錄,只花十多元,我家裡那上下冊用了240元訂購,內容竟一模一樣,新和舊版本售價相差天淵之別。

罵你狡猾和讚你精明,其實是一樣的。以此類推,美醜、優劣、強弱、是非、勝負、遲早、輕重、清濁、深淺、急緩、剛柔、疏密、厚薄、軟硬、利鈍、光暗、先後、善惡等,也都是相對的。
(2006.11.24《華僑新報》第8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