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79篇:《災禍》

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冥壽那天,印尼發生九級大地震並引發強烈海嘯,殃及東亞和南亞11國,釀成至少24萬人喪生的世紀悲劇。而今,2005年還剩下最後一個月,天災人禍依然接踵而來。

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的雙苯廠一個硝基苯罐和兩個苯儲罐發生爆炸,硝基苯和苯這兩種有毒的化學品大量泄出,一部份通過爆炸濃煙污染了空氣,另一部份與消防用水混合後經由排雨管流入松花江,長達80公里的毒水團在十天後抵達千里以外的黑龍江省會哈爾濱市,引發一場大逃亡。停止供應自來水五天,毒理學家估計,完全分解這些污染物,最少需要三到五年時間。

11月27日,黑龍江七台河市東風煤礦發生爆炸,這起特大災難造成井下162人遇難和井上兩人罹難,7人失蹤,73人獲救,48人住院治療。最令人感到諷刺的是,東風煤礦曾連續三年被黑龍江省評為安全質量標準化建設「明星礦」,並先後在省、全國「安康杯」競賽中奪得「優勝企業」、「優勝單位」等稱號。東風煤礦礦長馬金光在今年11月中旬還被評為全國煤炭工業優秀礦長。

兩起特大災禍都發生在東北,而松花江的苯污染已蔓延進黑龍江主流,直達中俄邊界,中國國家環保局緊急調派十位專家赴佳木斯,商定水污染應急對策。從長遠影響看來,苯污染的潛在危機是十分嚴重的,雖然松花江只是黑龍江最大的支流,但全長1900公里,流域面積約55萬平方公里,相當一個法國。黑龍江省長張左己對著鏡頭將哈爾濱恢復供水後的第一杯水一飲而盡,以兌現他先前的許諾:「第一口水我先喝!」如今因為寒冷,要等到明年春天冰雪融化,才可能評估其災情。如果魚類或牲畜吸收這些化學物質,居民的食物鏈就會連鎖污染,其後果實在可怕。

翻查百科全書,將苯、硝基苯、活性炭等化學名詞資料搜索,供大家參考,相信有所幫助。

苯benzene(C6H6)是一種含毒性的化學物質,1825年,英國科學家法拉第在鯨魚油製得的照明氣中發現苯。1845年,德國化學家霍夫曼在煤焦油中發現苯並加以命名。1950年以來,苯也從石油中製取。苯的毒性極大,長期接觸能引起白血病,毒性反應在高濃度下會抑制中樞神經並可能造成急性的麻醉反應,症狀可以由輕微的頭昏眼花、頭痛,演變到呼吸痲痺、驚厥甚至會死亡。

硝基苯nitrobenzene(C6H5NO2)為淺黃色油狀液體,苦杏仁味,毒性極強,遇高熱會燃燒、爆炸。最初由德國化學家密切利希於1834年用發煙硝酸處理苯製得。11月25日松花江四方臺水源地上游蘇家屯斷面的硝基苯濃度超過國家標準33.15倍,其潛伏毒性可以持續好幾年,不容易根除。

活性炭active-carbon是一種非常優良的吸附劑,廣泛用於空氣過濾、水淨化、污水處理等。它是用木炭、各種果殼和優質煤等作為原料,通過物理和化學方法將原料破碎、過篩、漂洗、烘乾過程而成。松花江苯液污染就是靠來自山西、河北、遼寧、上海等地數千噸活性炭淨化水質。

環境污染的災情不可忽視。1986年4月26日,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爆炸,估計超過13萬5千人被感染,在今後一段長時間內,還將會有數千人患放射病或因患癌症致死。此次污染,有0.5億到1.85億居里的放射性核素進入大氣層,遠遠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投在長崎、廣島的兩枚原子彈所產生的放射性。1952年12月,英國倫敦被濃霧籠罩,大約4000人因呼吸困難而喪生。溫室效應的災難日漸嚴重,2003年夏,歐洲被熱浪侵襲,從俄羅斯到英國,超過35000人死,僅法國就有14800人死。還有一年比一年嚴重的颶風、洪水、地震、海嘯,這些天災,加上侵略戰爭、種族屠殺、恐怖襲擊、空難意外、疾病傳染等禍患,預言之中的「世界末日」難道真的降臨?

如今,最可怕的莫非是禽流感,如果只是殺幾千萬隻雞那也沒什麼大不了,最恐怖的是無法捕殺天南地北自由飛翔的上億鳥類,牠們如果攜帶病菌,其蔓延速度比飛機還快,其覆蓋面積是整個地球,而一旦失控,病菌變種,釀成人傳人,則大規模的死亡將是天文數字,這實在不是危言聳聽。中世紀鼠疫黑死病,將歐洲一半的人口消滅,連國王、王后、主教都不能倖免,記憶猶新,雖然今天科學發達,但對環境的破壞也相對成正比,傳染病擴散比什麼先進武器都要可怕。

還記得炭疽菌陰影嗎?恐怖份子的自殺性炸彈引爆,充其量只死那幾百人,要是像撒傳單那樣散播病菌,有誰能迴避得了?松花江苯災只是一次環境災難的演習,如果江河湖海都被化學毒品污染,人類如何能靠瓶裝淨水和活性炭維持生命?口口聲聲反恐的大人物,是否應該從松花江污染得到啟發?老天!那伙連死都不怕的激進份子會不會有樣學樣?用化學毒品襲擊大江大河?

杞人憂天,無稽之談,不足為慮。層出不窮的天災固然可怕,變本加厲的人禍防不勝防,伊拉克美軍一天不撤退,就天天都有死亡名單。在2005年結束以前,但不知還會有多少災禍發生?
(2005.12.02《華僑新報》第7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