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04篇:《考究》

5月19日排長龍看《達文西密碼》Da Vinci Code首映禮,片長兩個半小時,要不是早先讀過Dan Brown的原著,要明白這全球最暢銷書改編的電影頗傷腦筋。這部銷售量達四千萬冊的小說,備受爭議的賣點就是通過達文西名畫《最後的晚餐》,大膽提出坐在耶穌右手邊的信徒是名女子,即抹大拉的瑪利亞,並引用文獻考究出她就是耶穌的妻子,從而印證耶穌只是聖人而不是神。

宗教式微的今天,每禮拜日到教堂的年青人是越來越少,對神的崇拜自從達爾文《進化論》提出人類由猿人演變而非天主創造開始就一天比一天淡化。科學的發達,相對地將宗教推向迷信的死胡同,人們對宗教信仰漸漸潛移默化,成了追求心靈平靜、治癒心理創傷的另一醫療方法。

沒有信仰有時還是挺可怕的,當你目空一切,不再受法律的束縛,也不害怕宗教的懲罰,你會變得無法無天。當你證實耶穌也不過是普通凡人,也一樣有妻兒,也會發生愛情,也離不開喜怒哀樂,也必須經歷生老病死,你會怎樣想?就像文革時期,人人對毛澤東瘋狂崇拜,將他奉為不可冒瀆的神,創造新的另類宗教,直到有一天毛澤東由神壇走下來變成凡人,多少幻覺破滅!

像「聖杯」不是杯,雨果、牛頓、達文西、波提且利等都是隱修會成員,這些「假說」都因為是「小說」而可以給讀者更多想像空間去猜想、考究、求證。《達文西密碼》令人想起1989年英籍印度裔作家魯斯蒂Salman Rushdie的小說《撒旦詩篇》The Satanic Verses,由於以虛構形式得罪了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被伊朗的霍梅尼裁定是對真主的褻瀆,宣佈對魯斯蒂判處死刑,人人得以誅之。比較起來,幸運之神眷顧著布朗,他的抄襲官司也打贏,版稅賺到盤滿缽滿。

寫文章最怕涉及民族和宗教,一踩踏這地雷禁區就有完沒完。玩政治的人如果不小心被捲進其漩渦中,後果不堪設想。聰明的政客或者繞過民族和宗教之話題倖免遭殃,或者善於利用而順水推舟,但如果搞不好就會玩火自焚,身敗名裂。在泰國,佛教奉為國教,順者昌、逆者亡,對佛祖之褻瀆,往往引起公憤;數月前曼谷愛侶灣酒店前的四面佛遭破壞,肇事者被民眾活活打死,前天泰國總理帶頭迎來新佛像,沿街遊行,萬人空巷。1994年震驚世界的盧旺達種族大屠殺,先後約有一百萬人喪生,其中絕大部分為佔人口少數的圖西族人,恐怖的種族大清洗,令這個非洲小國成為人間地獄。車臣與俄羅斯之衝突,波斯尼亞、科索沃內戰,都離不開民族和宗教,黑山日前舉行全民公投,宣佈將脫離原南斯拉夫聯盟的塞爾維亞獨立,其主要原因也是民族因素。

四月間南太平洋50萬人小國所羅門群島騷亂,矛頭指向只有幾千的華人,這已不是單純的種族衝突。就像1998年印尼排華,經濟因素成了主導。美國華人研究所獨家推出一本張慶松博士之專著《美國百年排華內幕》,考究自1848年到1943年這近百年間美國排華法案的製定和演變、種族歧視的歷史背景,很有參考價值。加拿大人頭稅法案是否涉及種族問題,值得專題考究探討。

寫到這裡,又想起近日引起關注的正(繁)簡體字之爭。如今,聯合國將決定從2008年起一改過去繁簡體字並存的現狀,一律使用簡體字。本欄曾於2003年10月17日《華僑新報》第660期刊出第370篇隨筆《繁簡》,對簡體字之利弊詳加分析;如果認為,五千多年歷史的繁體字會被只流行五十多年的簡體字所取代,那是不可能的。中華文化源流遠長,在悠悠歷史長河中,五十年只不過是很短暫的過程,喜愛傳統文化的炎黃子孫,一定會到古書堆中去發掘寶貴遺產,所以一定會衝破重重障礙去研習、考究、推廣古漢字,而線裝書中的正(繁)體字肯定不會輕易被取代。

就像舊體詩詞,雖然格律嚴謹,不容易學,然而,因難見巧,喜愛考究古典詩詞的大有人在,不必害怕會薪火傳承無繼。而研究、推敲、切磋的動力,在弘揚中華文化的大前提下昇華。詩友們創作熱情有增無減,像伍兆職詞丈,即使到中國旅遊期間,也一樣保持每期一首詩作見報,風雨不改。停筆多時的吳瑞琪詩翁,最近在旅途中又寄來新作。敖詩豪詞丈從福州來信,對海外能有一群舊體詩創作者出版詩集表示敬佩,美國陳國暲老師、香港郭燕芝老師、愛民頓曾習之老師先後來電話,都認為詩集之出版意義深遠,影響很大,鼓勵我們不要停筆,要繼續辛勤筆耕。

欣逢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譚銳祥壇主七九榮壽,我在填詞時才考究出一個出錯:以前一直沒有好好鑽研古書,竟擺了大烏龍,將71歲誤寫成七開晉一,也就是說,過去十幾年來,被我祝壽的人都無端端年輕了整整10歲。正確的用法是,71歲應該是八秩開一,意思是邁向80歲的第一步,「八秩開九」就是邁向80歲的第九步,便是79歲。恭祝九秩開三榮壽不是93歲而應該是83歲。這個考究,令我刪改所有舊作中出錯的標題,並向這幾位小了十歲的老壽星致歉!
(2006.05.26《華僑新報》第79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