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第551篇:《世事》

星期六中午,約定譚銳祥壇主到唐人街飲茶,車子剛出門,右邊前輪又震又響,看來又是珠盒和連接桿磨損,如果不修理,車輪隨時會飛脫。把車子開去找師傅,順便更換雪輪。經過一番仔細檢查,開了藥方,是一張估價單,1034元。這部舊車的時價也不外幾千元,我當然呱呱叫,師傅說要另約時間,最少花3個鐘頭,勸我小心駕駛,不要開高速公路。我到嘉華公司接了譚公和一位財經顧問陳小姐到富麗華飲茶。陳小姐有講座先告辭,譚公說他有兩張優待券,我們兩人於是去參觀貨車展覽;走馬看花,然後又驅車趕去蒙城中華語文學校出席結業典禮,並為才藝演講比賽頒獎。蒙劉聚富教授介紹,我將李錦榮夫人李寶珠姐的《園》水彩畫冊托葉山教授轉贈麥基爾大學圖書館。譚公提議將車子開去他相熟的車行,我們匆匆離開,趕在關門前找到師傅,他上車兜一圈,就知道病情,約我星期一來修理。我問師傅是否有危險,他說最好抄小路回拉娃,而且車速越慢越好。

星期天本來不想出門,聽到張嘉先生電話錄音,立刻趕去唐人街會面。原來《子漢詩詞集》已經全部印好,我手捧剛新鮮出爐的詩集,內心百感交集,十分激動。子漢先生仙遊兩個月,不能看到心血結晶問世,但願他在天之靈有知。我先取了幾本,到圖書館托陸小姐交一本給譚公先睹為快,又去伍兆職詞丈的家送交,其他詩友必須郵寄。晚上打電話給子漢先生的兒子陳國雄告知詳情。

星期一大清早出門,濕雪加雨點,路滑車多,交通大亂,抵車廠9點許,留下電話聯絡,然後步行去雪梅兄家,將《子漢詩詞集》送交。車廠師傅來電話,謂估價八百多元,我懇求減價,他說看在與譚公多年交情,友誼價:750元。雪梅兄開車送我,下午兩點許,取了修好的車,師傅說譚公吩咐我去找他,我趕去嘉華時,他已出門。就在取車後收聽新聞廣播,驚聞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發生槍擊案,趕緊回家,與考完試的小女兒在電視機前追蹤最新發展,她7個月前的道森學院驚魂猶在,一聽見噩耗,就哭個不停。短短幾分鐘時間,32條生命就被奪去,多麼慘不忍睹的殺戮場。由於已近4點,狼吞虎嚥扒幾口飯又急忙去上班。一路上靠收音機了解詳情,心情格外沉重。

星期二凌晨6點半才放工,汽油用罄,亮了訊號燈和不停「的的」響,趕快到油站加油,順便在便利店買了4份英法文報紙,由於9點鐘要去社區中心驗血驗尿,昨晚7點半吃晚飯後就一直餓著,回到家已累得無法沖涼就爬上床。睡不到兩小時,就被老伴喚醒,冒雨到CSCL,等了一個鐘頭才輪到我們去抽血。但願身體檢查沒有大礙,就像測試心電圖一樣,有驚無險。肚子餓得慌,去吃碗金邊粿條,送老伴上班後,又去車廠找師傅,因為前輪一右轉就發出響聲,他說沒空,叫我下午再來。我去嘉華公司謁見譚公,他送我一大卷宣紙和好多枝毛筆,並邀約我5月27日到唐人街(忘了是哪家餐館)出席馮雁薇詩友胞姐馮燕薇的粵曲欣賞晚宴。譚公說他發覺我近來臉色很差,精神恍惚,人也蒼老了很多,很關心地問我身體有什麼毛病。沒有時間再回去車廠,就逕自返家。什麼也不管,倒下床就去見周公。3點半老伴來電話喚我起身去工廠,汽油已漲價到每公升1元15仙。

星期三又是凌晨6點許才回來,9點的電話把我喚醒,是外國同學打來,我閉著眼睛迷迷糊糊聊了一會,咿咿呵呵,也記不起說些什麼,就再睡下去。10點鐘郵差按門鈴,原來是小女的護照簽收,幸好能趕得及在她兩姐妹去法國之前收到。我終於完全醒了,第一時間就是上網,追蹤槍擊案兇手到底是誰,傳媒說的亞裔,有誤導成份。後來證實是23歲的南韓學生趙承熙,而非中國留學生江偉恩。曾在典當店買過手槍,5個星期前又以571美元再買半自動手槍和子彈,向手無寸鐵的學生行刑式大開殺戒,每個死者身上最少3槍,射殺了包括以色列教授和加拿大女教授在內的32名師生,又有約20名受傷;兇手一共開了兩百多槍,最後吞槍自殺。有學生用手機攝錄連續開槍片斷,聽之毛骨悚然。到附近便利店買了4份報紙,將最新資料剪存。沖涼後到廚房,老伴已將我吃的東西都擺出,還留字條:湯要加熱,記得吃藥。一碗雞炒薑上面貼了小紙,寫上幾個字:帶去工廠。

星期四凌晨提前在3點放工,令工友羨慕,因為他們又要捱通宵。我回到家,立即上網繼續追蹤,原來兇手在學生宿舍殺人後還到郵局寄了郵包給NBC電視台,內中有照片、視頻和信,看來他是決心要血洗校園的。又讀到中國博士生程海燕機警救人的故事,唉!一場槍擊案,多少辛酸淚。

布什夫婦出席校園追思會,晚上燭光集會場面悲傷莊嚴;人們痛定思痛,一定會思考很多問題。為什麼兇案氾濫?僅35元登記費就可以輕易獲得槍枝執照,共有38州的法律允許私人擁有槍枝,全美國私人擁有的手槍、步槍、獵槍等槍枝超過兩億,而且每年以300萬支的速度遞增;全美國從事槍枝買賣的軍火商有30萬人。美軍在伊拉克用槍殺人,這負面新聞一定對校園槍擊案產生影響。
(2007.04.20《華僑新報》第8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