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第529篇:《同窗》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
斥方遒。」最值得懷念的學生時代
離開柬埔寨金邊已逾36載,昔日的同學各散東西,遍佈全球,絕大部份從未再見過面,腦海中仍保留他們學生時代的模糊印象。近日加盟校友網站,好像又回到故鄉校園中,回到遙遠的當年。

1970年3月18日的政變,將我們學生時代的歡樂帶走,全柬中文學校於4月1日一律關閉,師生失散。1975年4月17日,金邊淪陷,赤柬掌權,同學們在血腥統治下遇害、失蹤,能逃出虎口的,個個歷盡艱險,家中親人大多數慘遭殺害。劫後餘生,有幸到自由國度,讓時間的流逝,治療心靈創傷,重新振作,將精力放在家庭和工作上,辛勤闖出一番事業,悉心培養下一代,成績很不錯。

第二期《端華同學通訊錄》
法國巴黎一批熱心同學發起組織同學會,並編印同學通訊錄,將散居世界各國的師生之地址、電話、電子郵箱資料彙集,先後出版了兩期,彩色印刷,圖文並茂,每位同學都有合家照片附加在自己通訊地址上,並詳細列明配偶姓名,子女姓名、出生年份、學歷等,大部份同學的孩子都已唸完大學,有的已是碩士、博士,更有出身名校,包括哈佛、柏克萊、麥基爾等大學,他們的前途未可限量。同學們都已年逾五十,娶兒媳婦、嫁女納婿者大不乏人,而晉升祖父母級者也日漸多矣。

2000年6月,全球端中校友匯集法國巴黎,筵開80席,盛況空前;2005年12月,我們同屆的校友聚集柬埔寨金邊,重返故鄉,親臨母校;可惜這兩次盛會我都沒有參加,只有寄去詩作,聊表寸心。同學們將聚會照片在網上寄給我,由於沒有文字註明,照片上五十多人到底有幾個能認得出來,我只能一邊看通訊錄,一邊猜想他是誰,她又是誰,他可能就是誰,她也許就是誰。說真的,我能找得到答案的,不超過十位。唉!36年的時光流逝,到了今天還能認得出來的,也著實不容易。

終於,我加盟了校友網站,這才發現,同學們已經和往昔不可同日而語,他們事業有成,家庭和諧,生活幸福,個個都十分寫意。散居法國33人,德國2人,美國15人,加拿大9人,澳洲16人,紐西蘭2人,中國1人,香港4人,澳門1人,泰國1人,越南11人,柬埔寨13人,共108人。相信我們同屆同學尚存的應該還有更多,只是沒有通訊地址,聯絡不上。證實遇害、病逝、失蹤的同屆同學暫時知道的已達26人。碩果僅存的老師更少,我的班主任陳綠波老師已經證實罹難,目前剩下住在加拿大亞伯達省愛民頓的曾任歐(習之)老師,他老人家已經77高齡,兩次同學聚會都有去參加。

我在網上找到了同屆同班的幾位老同學,失散多年後重新通訊,大家保持聯繫,不亦樂乎!我將《無墨樓吟草一千首》和手頭上僅存的幾本《滿城賡詠集》寄贈他們,並附上《麗璧軒隨筆》五百多篇的光碟。卅多年的離別,彼此要如何填補這段時間的空白,唯有將詩文寄上,裡面有我內心的剖白,有我這卅幾年的滄桑浮沉、雪泥鴻爪。我還拜讀了同學們的詩作,並在網上與他(她)們步韻唱酬,這段日子,是我人生記憶中,最值得回味的。我收到了關不玉兄的兩首贈詩,喜出望外:

意真誠表不全,軒白墨譜千篇。
情人事縱橫論,廣詞華大眾前。


拋磚引玉索知音,喜獲秋楓悉草心。
情長句短焉能報?五內翻騰嘆昔今。


我次韻步了兩首:
上蕪詞恐未全,家才子好詩篇。
中哲理如明鏡,事人情法眼前。

謝吾兄報好音,山未阻剖文心。
知何日同臨夢,句瑤章誦到今。


又贈七律一首:
懷才未遇念猶深,往事依稀舊夢尋。
同校同窗同苦樂,共災共劫共浮沉。
曾因健筆稱文膽,且以真心獻網林。
最憶當年關不玉,謙謙君子捧詞吟。


 
遠居溫尼辟一位女同學,身兼父職,十分堅強,我曾在《夢想》一文中提及她家中十數人在赤柬統治下罹難,收到她的一首七律:

身兼父職非吾願,弱質女流遺憾延。
幸有同窗勤勉勵,慰余心志更剛堅。
忙忙碌碌勞雙手,暮暮朝朝擔一肩。
期盼他年重聚首,與君相會夢初圓。


我用「一先韻」贈了她一首七律:
星星璀璨憶陳年,與汝同窗信是緣。
遠隔關山鄉誼在,遙思歲月話題綿。
身兼父職親情顯,筆匯群英美譽傳。
問我今生何所憾?逢君似夢未能圓。


 我於1985年4月25日從亞省愛民頓搬家回魁省滿地可,開車四千多公里,曾於4月27日路經緬省溫尼辟,住了一個晚上,當時和這位老同學通了電話,翌日一早五點鐘匆匆趕路,緣慳一面。同住加國仍未能重逢,有誰相信?「與汝同窗信有緣,逢君似夢未能圓」,也算是人生之中另一遺憾也。
(2006.11.17《華僑新報》第8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