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528篇:《放言》

這個星期的大事可謂多姿多彩,高潮起伏,從星期日伊拉克法庭判決薩達姆絞刑,到昨天香港前衛生署長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辭職,沒有一天不精彩也。

美國中期選舉,「驢象之爭」塵埃落定,民主黨在眾議院435席中奪得229席,共和黨由原來的230席跌至196席,這是自1994年以來民主黨首次從共和黨手中奪回控制權,佩洛西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議長。參議院選舉,民主黨在維珍尼亞以七千餘票之差擊敗共和黨取得決定性一席,最後以51對49成為多數黨。在州長選舉中,民主黨在36州中遙遙領先,整個局勢對布什政府非常不利。

國防部長黯然下台,成為共和黨中期選舉第一名犧牲品。63歲的中央情報局長蓋茨接替拉姆氏,繼續推行布什的伊拉克政策。本來以為草草將薩達姆判刑,可以挽回共和黨聲譽,以便守住中期選舉的城池,如今已化為泡影。薩達姆該不該死,這是伊拉克的內政,而不應由美英操縱。值得留意的是,反對死刑的美英,支持將薩達姆推上絞刑架,而不執行槍決。美英當局要世人以為,這純粹是伊拉克法律,恢復死刑以處決薩達姆,事後再廢除死刑也無妨。有人權組織指責整個審訊過程不公平,其實已經淪為階下囚,還談什麼公不公平?這世界本來就沒有公平而言,弱肉強食,自古已然,置聯合國反對不管,入侵伊拉克,殺害數以萬計無辜居民,美國總統布什早就應該送上國際法庭審判,如果濫殺無辜平民可以用死刑償命的話,布什和他的領導班子個個都應該槍決千百次。

看委內瑞拉左翼總統查維斯如何在紐約聯合國破口大罵布什,的確頗大快人心。如今,美國後院拉丁美洲,幾乎都是左翼的天下,尼加拉瓜日前總統大選,左翼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總書記奧爾特加勝出,這位下台16年的前總統,捲土重來,當年交出政權時僅44歲,如今重返馬那瓜總統府已經60歲,中國已表示希望能恢復與尼加拉瓜的外交關係,台灣又將失去另一位盟友,岌岌可危乎!

中國以強國姿態將香港前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推出,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事先在北京中非高峰會上,用50億美元向非洲國家提供援助,贏得了非洲九票之支持,結果陳太以24票對10票順利當選。這還是中國第一次如此高姿態向國際組織提名候選人參加競選,中國領導人似乎勝券在握,志在必得,在未開票時已經信心滿懷向外界表示,陳太一定會勝出。這是歷史性的時刻,就像「申奧」成功那樣,意義深遠,標誌著中國走向世界,值得慶賀。翻查世衛WHO前六位總幹事資料,從1948年第一任的奇澤姆博士(加拿大),歷經坎道博士(巴西)、馬勒博士(丹麥)、中島宏博士(日本)、布倫特蘭女博士(挪威),到任內病逝的李鐘鬱博士(韓國),他們的資歷都很深,有衛生部長職銜,59歲的陳馮富珍這位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醫學博士的最高職位是香港衛生署長,上面還有局長,但由於是代表中國參選,加上總理溫家寶曾經去信向各國領袖推薦,才能脫穎而出。

有國家出面,的確不同凡響。愛國紅色資本家霍英東的葬禮,就以國家領導人的最高規格,備極生榮死哀,他位居全國政協副主席,靈堂上擺滿自胡錦濤、江澤民以下各黨政軍領導人贈送的花圈,還有胡錦濤的祭文,霍老死而瞑目也!看在眼裡的,有整天罵民主派的曾慶梓常委,他將來雙腳一直,會否有這樣的待遇呢?霍老生前致力於體育事業,中國能進軍奧運,霍老功勞不小,韓戰時突破禁運,向大陸運輸必需品,霍老功不可沒,到廣州投資白天鵝賓館,霍老是叩紅門第一人。

臧克家在《有的人──紀念魯迅有感》(1949.11.1)寫道:「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騎在人民頭上:“呵,我多偉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頭想“不朽”,有的人,情願作野草,等著地下的火燒。」「把名字刻入石頭上的,名字比屍首爛得更早。」看霍英東風光揮霍的葬禮,再看薩達姆淪為死囚的下場,又看陳水扁四面楚歌的今天,我更喜歡讀臧老上面這首詩。誰說新詩走進死胡同,再也寫不出水平?

10月13日,王光美病逝,她比劉少奇多活37年。11月12日是劉少奇死忌,貴為國家主席,他死時不能以真名送進火化場,死後雖然平反,與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同登人民幣上四偉人,但還是必須與置他於死地的毛澤東並列,這是很無奈的事。他被扣上「叛徒、漢奸、工賊」的罪名,是四偉人中最悲慘的一位。我們像讀《三國演義》一樣,一章一回閱讀歷史,一年一歲看人物升沉,一朝一代數世事興衰,昨天的肯尼迪被殺,今天的薩達姆受刑,明天的小布什下台,後天的......。

我們雖然渺小,但還有敢說真話的自由;我們儘管無奈,但仍有打抱不平的筆桿;文人能做的,也僅有這些。也許,微不足道的申訴,難以動當權者一根毫毛,直到有一天,當選票可以決定領袖去留,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別忘了,當年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的牢騷,促成了今天的改革開放!
(2006.11.10《華僑新報》第8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