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75篇:《錢財》

上星期三(10月26日)的6/49六合彩獎金高達5400萬加元,創下加拿大彩票史最高獎金紀錄,幸運兒是西部亞伯達省Viking Holdings鑽油公司一群員工,共17人分享鉅款,每人平均獲得獎金319萬元,又一批新的百萬新貴誕生。為了爭奪這多寶,全加拿大投注額空前踴躍,僅魁北克省就賣出6/49超過一千萬張,我們工廠的工友更瘋狂地「孤注一擲」,每人由十元至數百元不等,我也被多次應邀加入各種集體投注中,和大夥一起編織「發財夢」。明知中六合彩的機會是幾千萬分之一,比二百萬分之一的空難墜機還要微乎其微,也要嚐試一番,試問有誰會「嫌錢腥」!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難肥,6/49由一元漲到兩元,買的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多,以區區兩塊錢去買個千萬富豪的夢幻,這交易實在值得!甘心排長龍、掏腰包用現金去換來一個個渺茫的泡影,好過將血汗錢拿去繳稅,讓高官政客用納稅人的錢去釀製一個又一個政治獻金醜聞。

這是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世界。儘管金錢不是萬能,沒錢卻萬萬不能。不管你有多清高脫俗,自命不凡,口袋空空就再也瀟灑不起來。所謂「人到無求品自高」的境界,只是寒酸文人自我安慰罷了。那些天天大魚大肉、鮑參翅肚的有錢佬,有的是錢,就高喊「澹泊無求」、「不為五斗米折腰」,如果他們是杜甫詩中「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後者,連吃飯都成問題,還談什麼「無求」?李白要是餓著肚皮,別說喝酒,更別說「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常言道:「人貧志短,馬瘦毛長」,無錢則無勢,有錢講話就大聲,「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多豪爽,多瀟灑,沒錢就豪爽不起來,瀟灑不起來。有朋友組團去柬埔寨故鄉訪問,相邀成行,謂到時捐贈萬元給母校作為經費,問你出多少?要是有錢,一萬八千,小菜一碟,若是沒錢,拿出一、兩百,唉,多小氣。有詩友提議組織「詩詞之旅」旅行團到中國大陸十五天遊,「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一路遊山玩水,一路吟詩作賦,人生樂事也!正所謂「寫意人生盡是詩」,先決條件是要有孔方兄,才能這裡飛、那裡飛,如果像龔自珍詩「著書都為稻粱謀」那樣,每天仍為三餐衣食奔波勞碌,還能有什麼「詩情畫意」?「文窮而後工」,是多悲哀的事。

陶淵明辭去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澤縣令,棄官歸隱,「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其實他一點也不窮。王維官至尚書右丞,40歲就亦官亦隱,用鉅款買下了輞川別業,生活悠哉閑哉,才寫出大量山水田園詩篇。陸游出生高官世家,父親陸宰是朝廷官員,金人入侵,他們全家從開封逃難回越州時,連奴僕婢妾共百口。遍查《全唐詩》,2300多作者中,沒有哪一位貧困詩人能名留詩卷,那些名不經傳的「佚名」,相信就是沒有功名官職、沒有錢財的落魄文人之「代號」也。

只要你有大把銀紙,又善於運用,你就會有地位、權勢、名氣,你身邊就有一批甘心為你鞠躬盡瘁的擦鞋仔,隨時挺身而出,效勞賣命。只要你出手闊綽,肯大撒鈔票,就會有搖筆桿的文人為你歌功頌德,樹碑立傳。只要你家財萬貫,就會有孝子賢孫繞膝,更會有數不清的人喚你契爺、乾爹。因此,想搏出位不如先搏命賺大錢,有了錢,莫做孤寒守財奴,要懂得利用,捨得揮霍,慷慨好施,才能換來知名度,換來高貴的光環。世上哪裏會有死心蹋地為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賣命的傻子呢?最緊要有錢,五花八門的名銜,千奇百怪的桂冠,戴得連頭都抬不起來,主席的位子到處都有得你坐。有了錢,人人向你埋堆,個個為你爭氣,交遊就廣闊,朋友遍天下。人微則言輕,有了錢就有份量,「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你說一句話就成了指示,立刻見效。你只要打一個噴嚏,人壽保險公司的專科醫生就心驚膽戰,買了幾百萬重保險金額,「想死都幾難!」

女兒的大學同學中,銀行戶口十萬以上的大不乏人,他們都是不富則貴的,父母每月按時匯款過來,不用半工半讀或勤工儉學,開名貴跑車,揮金如土,一擲千元而面不改容。認識一位朋友,買下百萬豪宅,來加拿大多年,卻從未打過一天工,也不見得就「坐食山崩」,寫個服字!

有錢還必須青史留名。陳嘉庚捐款建校,以黃金時價,相當於今日的一億美元;李嘉誠興辦「汕頭大學」,前後捐出了20億港幣,數月前又捐10億港元給香港大學醫學院,卻因獲命名而遭非議。全球約有700位家財超過10億美元的富豪,身家465億美元的世界首富蓋茨Bill Gates認為:「當你有了一億美元的時候,你就會明白錢只不過是一種符號而已。」富不但可敵國,還可疏財買命,被叛死刑的億萬富翁袁寶璟,用500億人民幣「刀下留人」。我們加拿大的馬丁總理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治領袖,排名第三是美國總統小布什,而名列第二的,竟然是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別看他那副寒酸模樣,還以為是餓著肚皮鬧革命,卻原來身家二億,真是「人不可貌相」。
(2005.11.04《華僑新報》第7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