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82篇:《縱言》

因公殉職的25歲拉娃女警Valerie Gignac之葬禮於週二(12月20日)下午舉行,莊嚴隆重,來自加拿大各省和美國數州超過三千名警察在寒冷的氣溫中送女英雄最後一程,場面十分感人。

就在女警出殯的同一天,加拿大派往海地監察選舉的一名警察Mark Bourque在太子港被槍殺,這位57歲的退休皇家騎警也是魁北克人,他是參加聯合國維持和平任務,一個月前才赴任的,本來打算週三返回加拿大和妻子及兩個孩子過聖誕,沒想到今天運抵國門是躺在棺木中的遺體。

兩位警察都在聖誕節前捐軀,相信他們的家人一定非常悲傷。同樣是死,不同的人也就有不同的結局,殉職的警察成了萬人景仰的英雄,而去年12月26日南亞海嘯奪去廿多萬條人命之世紀大災難,很多死者連名字也沒有,就草草了結。再看看這兩天的本地新聞,因鏟雪車釀出人命的就有兩宗,一個是21歲的少女,一個是70歲的老翁,他們的死,沒有隆重的悼念儀式,健忘的人們也不會去記得他們的姓名。少女和老翁的家人,同樣有切膚之痛,同樣度過最黑暗的聖誕節。

更遠一些,還有吉林遼源醫院大火,以及層出不窮的礦難、煙花爆竹重大事故,都給2005年留下痛苦的追憶。拉近距離,有25年來紐約巴士和地鐵首次大罷工,交通癱瘓,700萬人受影響,經濟損失以億計,據悉,1980年的11天大罷工令紐約市損失11億美元。儘管美國是全世界最多私家車的國家(最新的統計數字是2億2千1百萬輛),但依然抵擋不住大眾運輸工人罷工的災害。

除了罷工,還有上街示威遊行,香港六天的反對世貿WTO釀成衝突,九百多名示威者被捕,來自韓國的千多名農民搶盡鏡頭,成了焦點,看他們有備而來,一批又一批前赴後繼,試圖衝破警察防線,散會時很有秩序地清場,將遺留在地上的垃圾撿拾乾淨,令人眼界大開;他們沒有像法國示威者放火焚燒五千輛汽車,也沒有趁火打劫,搶掠店舖,對比起來,還是挺文明、克制的。

香港剛剛結束世貿會議,還沒有平靜下來,又面臨立法危機,25名民主派議員不支持政府零七、零八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的兩個方案,最後以34票贊成,一票棄權(劉千石)和24票反對,不足三分之二(40票)而遭否決。曾蔭權施政受挫,經歷了上任以來最大的考驗,他在22日凌晨舉行記者會,坦言痛感失望及遺憾,令他「希望送給香港市民一份聖誕禮物的願望落空」。

說到送禮物,政客擅長給選民開空頭支票,滿地可市長譚保利首先食言!他在競選期間許下的承諾都沒有兌現,新出爐的預算案又增收地稅,輿論嘩然,他只好向市民道歉,謂再草擬另一份可以接受的。再看看聯邦大選,保守黨的哈帕大派銀紙,每天一道菜,日日新鮮,從送給六歲以下兒童每年1200元到GST立刻減百分之一,五年後剩下百分之五,反正到時如果爬上總理寶座,過河抽板,再食言也無所謂。新民主黨的林頓,「三分顏色上大紅」,以為自由黨少數政府非要拉攏他不可,所以氣燄囂張,口無遮攔。魁人政團的杜錫普,跑不出本省,最多只能令渥太華對魁獨更加又怕又恨。馬丁利用剩下的一個月,作最後衝刺,大量撥款,從民意調查看來,1月23日大選,變數不算太大,馬丁還是下一屆少數政府總理,除非在國會爭取多幾個席位,否則,一有風吹草動,又要面臨不信任投票,這樣的窘困局面一天不打破,自由黨前景仍然一點也不樂觀。

這個週日便是聖誕節,美國人漸漸將中性的「節日快樂」取代宗教色彩太濃的「聖誕快樂」,從白宮的140萬張賀卡,到Wal-Mart、Sears,都採用Happy Holiday!女兒深受她的教授之影響,參加一個杯葛送聖誕禮物的活動,認為聖誕節已經完全被「商業化」,一定要在這期間送禮,令商家賺到盤滿缽滿,失去了聖誕節的真正意義。她認為應該利用節日與家人在一起,而不應該成為商品的奴隸。我答應利用這個新年休假,全家人一起去多倫多幾天,探親訪友,不亦樂乎!

今晚是工廠最後一天工作日,和往年一樣,老闆宴請工友聖誕大餐,所以很早就收工,桌面數不清的紅酒、啤酒、白蘭地干邑,互相祝福聲此起彼落,我已經麻木了,屈指一算,在這裡度過了整整15個聖誕,也挺累的。工廠蘊釀的罷工終於平息,老闆和工會簽了一份五年的合約,每年加薪百分之二點五,我如果幹到退休,還要等多十幾年。我今晚舉杯祝酒時,希望大家中彩票,明年放完假後不用再回來。今年的收入因為加班很少而明顯銳減,再加上我每個星期三都在凌晨三點提早回家,一年48個星期就少了百餘鐘頭加班費三千多元,足夠買兩張機票去香港也。

從明天起一直到1月9日,這近20天的長假太珍貴了,我已訂下時間表,好好利用。《滿城賡詠集》合訂本已經全部弄好,將交給印刷廠付梓,接下來是幫許之遠老師整理《唐人街正傳》,還有詩友們的個人專集,以及我那本遲遲未能出版的《無墨樓吟草一千首》,三週假期太短矣!
(2005.12.23《華僑新報》第7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