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第460篇:《雅會》

疑是蘇杭夢景遊,秦磚和漢瓦,畫中留。魚塘賞鯉樂悠悠。堪一醉,把盞解鄉愁。

詩酒最風流。吟情陪竹影,月光柔。可余亭裡話春秋。歌徹夜,步韻詠神州。
──調寄《小重山》‧題何宗雄校長「可余亭」落成

上週六(7月9日)詩友共聚唐人街,然後赴何宗雄校長府第,參觀新落成之「可余亭」。

中午,大雨傾盆,連續幾天的炎熱頓時降溫。富麗華酒家四樓,吟侶齊集,雖然晦雨天氣,卻沒有影響大家的雅興,壇主譚公玉體微恙,依然冒雨赴會,並要我們轉告何博士夫婦,他今晚有約在先,不能前往。有幸邀得新加盟的劉源先生,他是首次參加雅聚,一見如故,相見恨晚。

散席後,眾詩友分別搭乘我和懷石兄兩部車子,在驟雨中跨越香檳大橋直赴南岸何宅,幸好憑依稀記憶還能認路而不必兜圈子,抵步才三點多。路旁兩邊已泊滿車輛,相信訪客一定很多。

雨越下越大,前來赴會的朋友越來越多,熱情好客的何校長伉儷忙得團團轉,我們在日光溫室中飲酒閒聊,與室外雨點敲窗的景色成了鮮明對比,「可余亭」在雨中更有亭台樓閣之風味。

一群喜愛音樂的朋友正在地庫排練,何校長帶我觀賞,這十幾位歌舞藝術家在聲樂宗師姚立言老師悉心指導下,演藝精湛,個個都有專業水平。我還參觀樓上書房、藏書,並用相機拍下客廳一列書架、牆上許之遠老師手書之《可余亭序》;又逐一詢問每張黑白舊照片,撩起昔日片段回憶,包括法國里昂古教堂前的難忘婚禮、與何應欽將軍留影、與陳誠副總統等人之集體合照。

我們聽何校長介紹日光房、竹子、君子蘭,又從玻璃外遠望雨中可余亭,別有一番詩意。何校長端出花生、杏仁、腰果、沙蟲給我們下酒;作詩時經常有「銅駝荊棘、猿鶴沙蟲」之對子,只知道李白詩:「君子變猿鶴,小人為沙蟲」,但把沙蟲放進口中還是第一次。回家翻查辭典,方知詩中的猿鶴沙蟲,是:「君子為猿為鶴,小人為沙為蟲」,原來「猿和鶴,沙和蟲」與沙蟲是完全兩回事,這裡吃到的沙蟲即星蟲,也叫沙腸子、沙月子,訪可余亭又上了一堂生物課也。

用「高朋滿屋」形容何宅是很恰當的,除了寫詩的朋友、演唱的朋友,還有建築師、書法家、教育界、文化界前輩,還有博士,約莫四、五十人。在海外能舉辦如此規模的文人雅聚,實在不容易,除了要有地點、好客的主人,還要有交情,特別是陰雨連綿的天氣,更顯得難能可貴。

自助餐招待,數十款佳餚,我們列隊,魚貫穿梭,不亦樂乎!餐餘酒後,大家詩興盎然,懷石兄帶來文房四寶,是時候即席聯吟了。由於壇主譚公沒有來,首句起韻只好由我負責,我看到這樣的天氣,就吟出:「雨中雅聚可余亭」,用「九青」韻,海語兄立刻接了下句:「造化精工如畫屏」。伍兆職詞丈出頷聯之上聯:「萬紫千紅迎彩蝶」,將百花園景入詩;汪溪鹿詞丈對下聯:「游魚流水浴浮萍」,把後園魚塘拍攝進詩中。頸聯由雪梅兄出上聯:「心情豁達陪寒竹」,由兩大盆竹子借景寫情;懷石兄對了下聯:「筆調猶疑聞艷星」,當時透明的日光房因陰雨而望不到天星,但幾位歌唱藝術家正在客廳引吭高歌,用「聞」字把看不見的繁星與歌星聯想,一語雙關。雷一鳴詞丈以「共醉聯吟邀李杜」寫尾聯,把飲酒實況記下;主人家何校長結尾:「雙龜長壽歲常青」,原來何宅後園還有兩隻壽龜。這是一首寫景抒情詩,集眾詩友的靈感,把雨景、亭閣、畫屏、花草、蜂蝶、游魚、流水、浮萍、翠竹、雙龜等實物都嵌入七律中,再用、「造化精工」、「心情豁達」、「筆調猶疑」穿插、融會成詩畫情景,用「聚」、「迎」、「浴」、「陪」、「聞」、「邀」等動詞將景物貫穿成句,尾聯「共醉」、「聯吟」,與首聯的「雅聚」首尾相呼應,最後以「歲常青」寄託美好願望,但願年年有今日,人人常健在,的確是首好詩!

我奉命將聯吟詩句抄在宣紙上,並加蓋了「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印章。夜深了,朋友相繼告辭,吟友依然詩情蕩漾。吃過蛋糕、水果,懷石兄將許多剪成豆腐般大小的字排成數對聯句;馮燕薇女士為詩友演奏古箏;一曲朱淑真《生查子‧元夕》把「人約黃昏後」的感情演得淋漓盡致,另一曲《平湖秋水》更繞樑三日。馮女士將其妹馮雁薇詩友在溫莎的電話傳真示知,並透露其妹今年秋會來滿地可,屆時一定拜會請教。我們離開何宅時已是夜晚11點半,雨仍未停。

回來後一連幾天,腦海中依然浮現可余亭雅會情景,何宗雄、徐茹茵伉儷情深,堪稱模範夫妻,令人羨慕;何校長日理萬機,賢內助「內外兼助」,雍容華貴,又寫得一手漂亮書法,給詩友們留下美好印象。今期不少詩作,都是關於「可余亭」雅聚之題材,就像「嘉華樓端午雅集」、「無墨樓中秋雅集」、「鹿鳴園夏日雅集」一樣,是十分難得的雅會,但不知下一次是否輪到「磨瓚坊雅集」、「于遠樓雅集」?只可惜子漢詞丈和寫《可余亭序》的許之遠老師不能前來。
(2005.07.15《華僑新報》第7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