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66篇:《雅聚》

9月13日(星期六),中秋剛過兩天,雖然氣象台預測將會有雨,但老天作美,風和日麗。正如王羲之《蘭亭集序》所云:「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蘭亭雅集於公元353癸丑牛年,而1650年後的2003癸未羊年,遠居北美的騷壇吟侶,又作一次別開生面的雅聚,值得一記。

一大清早,喜接汪溪鹿先生傳真,謂昨晚我打電話時他已入睡,今晨醒來得知有雅集,立刻準備赴約,我將譚銳祥壇主之嘉華樓地址告知,約定十一點在那兒集合。匆匆開車離開拉娃,先去西餅店訂一個12吋生果蛋糕,一個鐘頭後來取。然後驅車到南岸寶樂山區何宗雄校長家,他與夫人正忙著為新學期學生之書本分類,想起他倆廿幾年來為弘揚中華文化辛勞忙碌,令人肅然起敬。接了何校長,直赴嘉華樓,只見專程從多倫多趕來的子漢先生、汪溪鹿先生和夫人黃明嬋女士、COFI同學劉真女士以及雪梅兄等已抵步,我抽出一點時間,去取蛋糕。再返回嘉華樓時,伍兆職先生、懷石兄和海語君都已到達,我們開了三輛車,取道Papineau沿19號公路進入拉娃。

本來的計劃是先去飲茶,但考慮到大多數詩友都是長者,若到酒樓輪候位子,實在好辛苦,所以取消飲茶,直接到位於Vimont區的寒舍。眾詩友抵步時,吳瑞琪姐夫已先在舍下等候,高朋雲集,小樓客滿,蓬篳增輝。老伴以潮州小點招待佳賓,先吃碗雞粥,再嚐水晶包、韭菜糕、海蜇燻蹄。到屋後寬敞陽台團坐,享用潮州茶、咖啡,甜品有燉蛋、月餅,無拘無束,談笑風生。

我與譚銳祥壇主於下午一點先離開,趕去唐人街出席華埠清潔日對聯比賽頒獎典禮,來去匆匆,再折回拉娃。子漢先生帶了錄影機、攝影機,穿梭於詩友間獵取鏡頭,忙得不亦樂乎!懷石兄從他家裏帶來文房四寶,鋪放在陽台圓桌上。他和雪梅磨墨,每位詩友都聚精會神翻閱韻譜。
無墨樓雅集合影。右起:雪梅、子漢、何
宗雄、海語、白墨、吳瑞琪、汪溪鹿、伍
兆職、譚銳祥、黃明嬋、劉真、陸惠茵。

古典音樂優美旋律中,譚銳祥壇主揮毫起韻,他寫下:「中秋詩會慶團圓」首句,起了一先韻的「圓」。眾吟侶搜腸索肚,尋章覓句,心裏推敲斟酌,口中唸唸有詞,終於,伍兆職詩翁接了第二句:「雅聚盧園學聖賢」,將後園稱為盧園,是伍老之首創也。首聯過後,接下去的第三、四句是頷聯;海語君作了上聯:「賡詠四年神曲幻」,點出詩會四年成就。雪梅兄對了下聯:「唱酬千日美音傳」,相當工整。第五、六句的頸聯由我和懷石兄接力,我眼高手低,狗尾續貂,想起王羲之《蘭亭集序》,寫下:「蘭亭韻事古今讚」之上聯;懷石兄擅長寫景,他環顧後園,有高逾四米的柏牆圍繞,有何宗雄校長贈送的翠竹亭立,於是對了下聯:「麗璧閑庭柏竹牽」。如今,只剩下尾聯兩句,但還有四人未下筆,惟有第八句由三人各自發揮。「起」和「承」都有了,子漢先生接了第七句:「淡泊逍遙祈健在」,這是全詩中的「轉」,最後的「合」,就必須與第七句緊緊相連,汪溪鹿先生用「滿城墨客效騷仙」來回應;吳瑞琪姐夫以「耆英吟侶勝天仙」作總結,何宗雄校長著重個「情」字,寫下:「隆情可貴勝凡仙」,各有千秋,恰到好處!

懷石兄心血來潮,還寫下「無墨樓熬千斗墨,沉香苑夢滿城香」之聯句相贈,並對「熬」字和「夢」字作了畫龍點睛之妙解。老伴和女兒捧出生日蛋糕,上面寫著:「祝伍兆職、汪溪鹿詩友生辰快樂」。9月15日是他倆壽辰,大家拍照留念,享用蛋糕。汪溪鹿先生講話時,語重心長地引用了王勃在《滕王閣序》裏的名句:「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回顧崎嶇往事,追思坎坷一生,仰天嘆息,感慨萬千,令聽者無不深受感染。汪先生在比利時最古老的盧萬公教大學(1425年建校)攻讀法律,何宗雄校長在法國里昂大學科學院考取生物化學博士,他們都是飽學之士,棟樑之材。譚公、伍老、何校長、汪先生、姐夫、子漢先生都是年逾古稀高齡的前輩,他們有豐富的人生經驗,有難忘的滄桑閱歷,在他們身上,一定能學到很多東西。能將這些高賢聚合,是我夢寐以求之夙願,懷石兄的贈聯中,「夢」字可圈可點也。

子漢先生將一本《元曲鑒賞詞典》複印相贈,又借來一冊《越南、柬埔寨、老撾華僑華人漫記》,還提及「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正在編寫一套《海外潮人系列叢書》,已出版《潮人在泰國》、《潮人在越南》,正在編寫的還有新加坡、馬來西亞、法國等,現計劃編寫《潮人在加拿大》,由多倫多幾位潮州文人統籌撰寫,他希望我能提供滿地可潮州名人之資料,並列了一張清單,我認為名單應該由魁省潮州會館諸公決定為宜。子漢先生沒有過夜,當晚便趕回多倫多。

由於有一些詩友晚上還有節目,我們的雅集在下午5點前結束,詩友們每人留下一首詩,刊登於今期(第195期)「詩壇」上。懷石兄還寫了一篇「秋聚餘興文」,謂他與園中噴泉對話,妙趣橫生,值得公諸同好。汪溪鹿先生夫婦邀請我們下次雅集到他們家去舉行,希望這一天不會太久。
(2003.09.19《華僑新報》第6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