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65篇:《秋聚》

凌晨三點回來,一輪明月高懸,方知今天是癸未中秋佳節,又適逢「911」兩週年紀念。兩年的變化令人驚嘆,小布什政府成了戰時內閣,阿富汗、伊拉克都變天了,美國在兩場戰爭中成了戰勝國。昨天電台播放賓拉丹的講話,看來他還活著。而薩達姆失去了政權和兩個兒子,比死更難受,想學勾踐東山再起,捲土重來,恐怕沒那麼容易。如今不斷有美軍在伊拉克被殺,巴勒斯坦自殺式炸彈繼續引爆,此起彼落,和平的憧憬,越來越遙遠。只有明月,依然掛在天邊。

中秋團圓節,不談家破人亡的掃興話題,不談大煞風景的中東局勢。欣悉子漢詩友將於週末從多倫多專程到滿地可,出席詩會中秋雅集,這是件喜事。睽違多月,時深惦念,「懷子漢」的詩作刊登不少,大家渴盼能早日歡聚,飛觴痛飲。適值中秋雅集,騷人墨客,齊聚寒廬,蓬蓽生輝也。雖無曲水流觴的古蘭亭,幸有群花茵草的新麗璧,屆時即席揮毫,分韻作詩,不亦樂乎!

小軒遷後,詩友贈詩祝賀,頻頻送禮,無以為報。何宗雄校長饋贈翠竹,情真意切,睹竹思人,奉詩答謝,惟恐不周。藉此雅集,誠邀諸君大駕光臨,聊表心意,留詩紀念,騷壇佳話也。

文人雅集,也稱文酒。詩會成立四年間,雅集不多,每次到唐人街酒樓,空間很少,時間有限,不能盡興。前幾年端午節,在譚銳祥壇主的大樓聚會,地點寬敞,環境清幽,懷石帶齊文房四寶,大家盡情揮毫,每人即席交稿,詩作不少,還留下許多珍貴相片。當時子漢先生尚未加盟詩會,否則一定能展現他的攝影才華。此次中秋雅集,他將帶來錄影機,必可以大顯身手一番。

人生來去匆匆,能留下雪泥鴻爪,留下詩文作品,就不枉此生矣!有緣在海外相識,有緣在報上相逢,又成為知音、知己,實在不容易。所以,我十分珍惜每次文人相聚,而且會寫下來。

上週末,有幸出席一次別開生面的聚會,值得一記。晚宴為歡迎遠道而來的中國電影代表團而設,出席者都是城中文化界、藝術界人士。我因交通阻塞,從拉娃到唐人街足足花了一個鐘頭,成了惟一遲到者。在座的有獨立製片公司導演章家瑞,他那扎了馬尾的一頭長髮,給我有耳目一新之感覺,相信他的導演手法也會別出心裁,獨樹一幟。另一位是年輕導演韓凱臣,由於他坐在我左邊,彼此交談甚歡,還互換名片。《婼瑪的十七歲》女主角李敏,是一位來在雲南的哈尼族小姑娘,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笑,笑得很純真、很燦爛。與她年齡最接近的嚴文思,還帶她出去舊碼頭逛一會街後才回來。電影界前輩蘇朝大姐,雖然剛病癒出院不久,也欣然赴會,她的談吐,語驚四座,她的無羈,磊落灑脫,她對電影圈的瞭若指掌,都令聽者獲益匪淺,嘆為觀止。夢湖園前主任石明志,很像台灣女作家三毛,聽她細述旅遊不丹、西藏等神秘勝地,分享行萬里路之樂趣。除了曹瑾、張健、李鋒秘書,還有兩位是首次見面的,琵琶表演家管亞東,來自黑龍江佳木斯的王冠男。雷門夫婦看完影展後才姍姍來遲,由於雷門的赴宴,話題就更多姿多采,海闊天空,跨越電影範疇,涉及政壇動向,從江澤民應不應該說英語,到新加坡禁止吃香口膠,從基礎教育到專制國家比較容易控制SARS疫情,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如果有錄影機,一定拍攝下來。散席前合照留念,我雖然沒有機會拿到李敏的簽名,但她的笑容,依稀留在腦海中。

李敏回憶她獲選為女主角的經歷,細述如何安慰被淘汰的另一位落選女同學,就像一部電影劇本。她問我如何寫詩,是用毛筆嗎?我說是用電腦敲鍵,她說學書法已七年,相信能寫一手好字。我說她是幸運者,她的成功簡直是神話。看到若瑪,令人想起《阿詩瑪》、《五朵金花》、《冰山上的來客》等以少數民族為題材的電影。章家瑞導演很特別,他要找的主角,不是從電影、戲劇學院出來的,而是從生活中的平凡人物,他叫男主角忘掉從電影學院學到的演技,完全進入生活中,做回他自己,這個意念很新。他說在北京、上海,已經很難找到真的笑容了,只有山區少數民族,才保留純真自然的笑。我於是回憶在魁北克鄉下的日子,令他十分嚮往,石明志提議應該到魁省鄉間一遊。韓凱臣讚譽滿地可是加拿大的「香格里拉」Shangri-La,是世外桃源。

在泰國曾看過一套芭芭拉‧史翠珊主演的電影「The Star is Born」,星海浮沉,印象深刻。幸運之神降臨,星夢變真,一夜成名,催生的是有慧眼的導演,成功與否就有賴努力和觀眾緣。李敏會否成為明日的鞏莉、章子怡,拭目以待吧!然而,她畢竟只有17歲,還是應該回到校園中,名利與學業之間的選擇,關係到一生成敗。寫到此,又想起前天的新聞,是否應該咒罵上蒼無眼?滿地可一位17歲女演員Jaclyn Linetsky與17歲男演員Vadim Schneider在南岸10號公路上因車禍喪生,他們的星運正如日中天,就在熊熊大火燃燒中告別人間,令觀眾深感惋惜。
(2003.09.12《華僑新報》第6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