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64篇:《成功》

從明年元旦起,滿地可Dorval杜華國際機場將正式易名為杜魯多國際機場,以紀念這位在魁北克省滿地可市出生的加拿大前總理。翻查《加拿大百科全書》,知悉杜華原來是奧爾華Orval,全名為Jean-Baptiste Bouchard d'Orval(1658-1724),是一位皮草商和旅行家的名字,他買下了Fort Gentilly 大塊地皮,後來這裏成立了鎮,1903年建市,取名杜華,直至合併入大滿地可。

將加拿大總理的名字為機場命名,杜魯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已經是第三位了。第一位是迪芬貝克John George Diefenbaker,他雖然出生於安省,但在沙省當律師,並當選為沙省保守黨領袖,卸任總理後又出任沙省大學校長直至84歲逝世,長達十年,所以,Saskatoon沙斯卡通市機場改名為迪芬貝克機場,順理成章。第二位是出生於多倫多的皮爾遜Lester Bowles Pearson,他是唯一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加拿大總理,多倫多國際機場更名為皮爾遜國際機場,實至名歸。

除了20元和1000元加幣上的英女皇,有四位加拿大總理肖像登上紙幣,5元加幣上是第一位法裔總理洛里埃Sir Wilfrid Laurier,10元加幣是首任聯邦總理麥唐納,50元加幣上是皮爾遜,100元加幣上是第八任總理博登Sir Robert Laird Borden,上述幾位可謂留芳千古,名垂後世也!

怎樣才算名成利就?死後靈柩能覆蓋國旗,全國下半旗?或像馬丁‧路德‧金那樣,有以他名字的休假日?或像杜魯多那樣有紀念郵票、機場命名?青史留名,是留芳千古還是遺臭萬年?是令人懷念,還是遭人唾罵。像秦檜,權傾朝野,生前無人不識,死後無人不罵。像菲律賓的馬科斯,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古,伊拉克的薩達姆,他們的塑像,遍處樹立,一倒台就土崩瓦解。

有成就的人,還必須有高尚品德,才會被後世讚譽。歷史上成功的名人不多,失敗的名人不少,一本《中國歷史名人大辭典》,近兩萬人中,有六成以上是失敗者,有七成以上是死於被殺的。他們雖然身首異處而死,但還是深受敬重的名人,他們的時運不濟,命蹇事乖,但他們品德修養是成功的。像屈原,就是得不到君王的信任而憤然投水,他當時是失敗者,但後世對他的追念,是他萬萬意料不到的,他的《離騷》被視為詩的鼻祖,他的成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像岳飛,文天祥,他們的民族英雄形象,不是幾篇標新立異的文章之詆毀就能被推倒。成功者生前未必看得到他的成就,死後百千年,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像著名畫家梵谷,他生前賣不到一幅畫,死後他的畫被炒到近億美元,如果他泉下有知,肯定後悔當年不應該尋短見走上自殺不歸路。

幾年前有越棉寮華人社團籌備出版一本印支華人紀念特刊,主編來電話,要求我撰寫訪問稿,專訪滿地可成功的印支華人。我當時衝口而出:怎樣才算是成功?有何界限?難道一定要家財萬貫的大老闆,或是員工上千的商家?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算不算成功?默默無聞地在中文學校傳授中華文化的小學老師算不算成功?到社區中心服務,幫助老人解決困難的義工算不算成功?

兩名女兒的五年中學都在女子私校度過,畢業時,老師向學生訓話:「約定十年後大家再回來母校團聚!要記住:一定要成功回來!成功的定義,說到底就是能找到好多錢。年薪起碼十萬以上!要成為醫生、律師、會計師、銀行家,不要成為只有名氣而沒有大把鈔票的藝術家、畫家、音樂家、詩人,那不算成功!」老外很現實,他們愛錢,不需要裝腔作勢,用美麗的藉口包裝;他們的成功,首先就是收入。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能賺到大錢就是成功。當問起老師,如果當作家算不算成功時,回答是相當冷酷的:「拿筆桿、寫專欄?年薪多少?有沒有十萬?每年能出幾本書?能賺得多少版稅?有幾人寫出名氣來?有幾人能像寫《哈里‧波德》的羅琳女士?」

滿地可太陽青年中心的口號是:能幫助別人,就是成功!助人為快樂之本,能因為你的存在,而令人快樂,就是成功。無國界醫生放下年薪十幾萬美元的優越條件,跑到窮困的黑非洲去,他們能將瀕臨死亡的病童救活,就是最值得驕傲的成功。在非典型肺炎前線奮戰的醫護人員,他們的處境萬分危險,分分鐘斷送性命,他們引以自豪的成功,就是將SARS疫情控制,不再蔓延。

成功是相對的。價值觀不同,成功的定義也不同。引爆身上自殺式炸彈,視死如歸,殺身成仁,他們認為自己是捨身就義的烈士,爆炸中罹難的無辜者,則視這些爆炸英雄是兇手。統治者的成功,就是將異己份子一網打盡,畫出「太平盛世」的藍圖。一代梟雄毛澤東生前大權在握,叱吒風雲,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是成功的。他的千秋功罪,留待歷史學家去評鑑,至少,天下無人不識毛,他在歷史上的至尊地位,更甚秦始皇,遠超成吉思汗。下星期(9月9日)是他逝世27週年,找他鞭屍的大有人在,而他,依然躺在水晶棺中,未能入土為安,也算成功乎?
(2003.09.05《華僑新報》第6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