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日 星期一

第461篇:《旅途》

終於盼到兩星期長假的到來,心情格外興奮。曾打算報名參加旅行團到美東一行,但由於自從錢包被偷,入籍卡尚未補領,護照也逾期,去不了美國,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本土走一回。也不知是否被下了咒語,幾乎每一次想出遠門,總是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今次也不例外,除了誤入巴士、的士專線被警伯開了張151元罰單之外,更麻煩的事接踵而至,那部98年的Buick開始找事,先是煞車系統,後來是前面右輪轉向節支架和懸架臂,接著更糟糕,是引擎中裝於活塞周圍以免漏油的Gasket損蝕。到GM車廠,詢問是否還有保用,師傅打開電腦一查,最後日期是5月25日或八萬公里,我的二手車正好超過14萬公里,也超過保用期,估價單是2100元。去加拿大輪胎公司,估價1835元;有鄰居小伙子介紹我去附近相熟的小修車廠,師傅說漏油故障修理費700多元,但並不急,可以拖延到非修理不可,而當務之急是右輪的懸架臂和轉向節支架,如果一磨損斷裂,整個車輪就飛脫出去,人命關天,非同小可,必須立刻入院動手術,醫藥費640大元。看來應該是「友誼價」,我倆去加東六天遊也不外這個數目,搶救車子一命,就算是「破財擋災」吧!

折騰了幾天,車子總算入廠留醫,即使平安出院,也因為漏油頑疾還未醫治,分分鐘發作,不宜遠行。而旅行團週日已經出發,要等到下星期天才有新團,如果7月24日出發,回到滿地可已經7月29日,我必須在7月27日到醫院切割左眼白內障。唯有自己兩人組團出發,開女兒那輛保險公司剛賠償的新車,只跑了1400公里,馬力好,冷氣十分凍,又省油,倒也合算!目的地是加東加斯佩半島Gaspe,來回路程大約兩千多公里,一切準備就緒,星期一凌晨五點,天一亮便啟程。

由於不趕時間,我不開高速公路,而是沿著鄉間132路悠哉閒哉一直北上,在依稀回憶和斷續追述中,慢慢穿梭一市一鎮,緩緩駐足一鄉一村,彷彿跟隨時間隧道回到廿幾年前。我們在魁北克市停留幾個鐘頭,吃過午餐後就去東北300公里的里穆斯基Rimouski,在魁北克大學分校前拍了幾張照片,天色漸漸暗下來,我們找到一家小旅館下榻,晚飯在富有鄉村特色的河邊露天餐廳享用,聽節奏輕快的小提琴,喝他們釀製的紅酒,晚風輕拂,食客手拉手圍成圓圈起舞,笑聲、掌聲、歌聲,幾杯下肚,滿地可帶來的煩惱全拋諸聖勞倫斯河了。回到旅館,上網收到許多詩友的詩作掃瞄,拜科技發達所賜,手機和Laptop打破了時空的隔閡,人與人之間千里差距近在咫尺。

星期二一早,在旅館用了早餐後,倒滿汽油,我們繼程向東北挺進,在Mont-Joli交角處,不取道Matane沿聖勞倫河出海,而向東南拐彎,繼續開132號公路橫貫加斯佩Gaspe半島,中午前抵達Matapedia,這裡是魁北克省與新布倫瑞克省交界的小鎮,我當年曾經與好友在此釣鮭魚(沙文魚)。越過大鐵橋,就到了新布倫瑞克省的坎貝爾頓市Campbellton,我認識一位黃醫生當年就是該市綜合醫院的主任,很多魁省病人越省到此求診,患癌病逝世的李時新兄就曾住在該市。在市區一家唐餐館吃午飯,兜了一圈,拍幾張照片後又跨橋回魁省,沿海岸東行。一路上風景優美,陽光普照,我們在許多小鄉村停留,特別是我於1981年住過的Nouvelle鎮和Maria鎮,舊地重遊,江山依舊,人事全非;當年曾經給我畫肖像的數十名兒童已二、三十歲,大都出城謀生,而老年人幾乎都作古,沒有誰會記得Maria鎮唯一的中國人。我頗有感慨萬千之興嘆,噓唏一番,在我住過的白色小屋前拍了幾張照片,又去鄰近的St-Omer、Carleton、New Richmond兜圈子,依依不捨離開住了半年多的兩個小鎮,再向東行。在魁北克獨立之父勒維克Rene Levesque的故鄉新卡萊爾New Carlisle駐足,我的駕駛執照就在這小鎮考取的,這裡曾擺放過我用水彩畫的勒維克肖像。

我們到達海中巨石Perce已近黃昏,但太陽依然沒有下山,一看咪錶,離魁北克市750公里,離滿地可已超過一千公里。我當年住過的旅館還在,房租也不算貴,這裡是著名風景區,餐廳櫛比鱗次,每年成千上萬遊客從美國拖著旅遊車遠道而來,就是為了看這塊巨岩。岩高88米,長510米,寬100米,有18米高的拱形洞,像一艘擱淺的大船,在船尾的另一個洞因倒塌而變成小礁岩。

我們瞻仰天然巨岩,沉醉在這仙境般的海邊,看海鳥聚集棲息,聽浪潮由遠而近,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夕陽西下,我們拖著長長的身影,到一家名叫La Grave的海鮮餐廳吃龍蝦,喝白葡萄酒,並有民歌手彈吉他唱法語歌,客人隨節奏一邊歡呼鼓掌。由於海風有些冷,我們沒有選擇露天桌子。回到旅館已十點,打電話回家,上網看電郵,看一會電視節目才休息。星期三一早起來,打開窗戶,就見到Perce巨岩像斧頭朝我們劈來,有點害怕。我們沒有參加觀鯨魚團,就北上前往加斯佩Gaspe,在麥當奴吃早餐,又去漁村看打漁,天轉陰,小雨把我們留在旅遊局,中午,離開這「世界盡頭」(印第安語)向西,取道半島北岸沿河口回來,一路有雨又有陽光,從加斯佩直開到魁北克共735公里,進市區已八點許,到一家自助餐填飽肚子,繼續趕路,抵滿地可已是星期四凌晨近一點。沖個涼後,將詩友作品逐一打字,四點許開始寫本文,脫稿正好清晨七點。
(2005.07.22《華僑新報》第7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