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第703篇:《瑣錄》

綻開的鬱金香被沉重的雪壓得彎下了腰
凌晨六點放工,滿天鵝毛棉絮,汽車被濕雪覆蓋,誰相信這是4月28日的天氣?回到家,見到綻開的鬱金香被沉重的雪壓得彎下了腰,俯身貼地,心中一陣陣痛。跑進家裡,二話沒說,找到數碼相機,拍了幾張殘花遺照留念。10點鐘才起床,老伴擺出生果,虔誠焚香,才知道今天是農曆3月15日。翻查曆書,下週農曆3月22日是「立夏」,竟然還有雪。「人定勝天」的口號喊了多少年,還是敵不過上蒼,老天爺想要颳風下雪,想要地震海嘯,想要火山爆發,誰能阻擋得了?

小女兒從古巴寄來短訊,說那邊風和日麗,氣溫30度,與滿地可的雪景相比,天淵之別。才4個鐘頭的航程,就從北國飛到了加勒比海,享受海灘和陽光。本來她是打算去狄斯尼樂園,但幾位女同學都去過了,就不斷勸說她改變主意,反正姐姐送的生日禮物,去哪裡都無所謂。經不起大家在耳邊的疲勞轟炸,眾人慫恿之下,她最後才決定去古巴。幾個女孩子一起在海灘曬太陽,足足8天7夜都是對著大海,難道不被悶死?要是我,一定會離開巴拉德羅海灘,去首都哈瓦那走一走,看看50年代的破舊老爺車,參觀建於1728年的哈瓦那大學,親自體會鐵幕下民眾的生活實況。

與古巴隔海相望,就是海地。今年「1.12」7.3級大地震,奪去20萬生靈,跟著就是智利「2.27」8.8級大地震,於是,網上就傳出了「2012世界末日說」,有網友寫道:「打開谷歌地圖,位置鎖定成都,保持同一經度直接往北飛180度,你發現了什麼?會路過海地,到達智利。智利震中與四川盆地震中幾乎完全對穿。」於是有人從汶川「5.12」大地震,與海地「1.12」大地震、智利「2.27」大地震發生日期中,發現了一個「恐怖矩陣」,將512、112、227這3個數字排列,無論將月和日橫讀或豎讀都是512112227,就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世界末日將會是2012年12月27日,離瑪雅預言:「2012年12月22日明天的太陽永遠不會到來」,只相差5天。

我曾經看過影片「2012」,深受影響和震撼,對「世界末日」這危言聳聽的預言仍然心有餘悸。有宗教信仰的朋友,認為是「天譴」,南亞海嘯,善良的25萬生靈白白成了祭品,他們究竟犯了老天爺什麼天條?要遭受如此殘酷的懲罰?貧窮的海地,居民多信奉天主教,一場大地震,就將太子港夷為平地,斷送20萬人,這又是上帝發的慈悲?還是魔鬼的詛咒?曾經與宗教人士辯論,信佛教的,就說這是「前生註定」,是「業障」,是「劫」,反正就是報應之類吧!信耶穌基督的,就說「信主得以超生」,他們雖然死了,但靈魂還在,到天國去,到另一個世界中。這樣一說,就沒有什麼「死不瞑目」的了。死得心安理得,也就沒有報仇雪恨那一回事,因為「認命」也。

寫到這裡,令我想起姨丈生前曾經對我說起因果報應的事,他還出示一副對聯:「為善必昌,為善不昌,祖宗必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必亡,作惡不亡,祖宗必有餘德,德盡必亡。」當時我將此聯抄在地址簿上,但不知道誰寫的;如今拜互聯網所賜,終於找到了出處,原來是台灣高雄市左營區舊城城隍廟的對聯。我想,如果數十萬人在同一分鐘內死去,他們每個人的出身背景都不同,其祖宗有德有惡都各異,卻同年同月同日死,這又怎樣解釋?閻王老子那本生死簿難道被塗鴉?

想用迷信去詮釋科學,當時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講不清。2003年12月26日,毛澤東110歲冥壽,伊朗東南部克爾曼省巴姆(Bam)地區發生6.6級大地震,26271人死亡,逾3萬人受傷,位於古絲綢之路的巴姆古城70%住宅被夷為平地,有2500年歷史的著名磚體建築之巴姆古城堡坍塌。一年後的2004年12月26日,又逢毛澤東111歲冥壽,印尼蘇門答臘島附近海域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9級世紀大地震,引發強烈海嘯,殃及東亞和南亞11國,釀成至少20萬人喪生的曠古悲劇。這牽強附會或許只是巧合,但歷史不就是由這些巧合寫成的嗎?世界末日是否來臨,兩年後的2012年12月27日就能分曉,要是2012年12月26日毛澤東120歲(虛歲)冥壽那天,成了末日前太陽最後一次升落,那更是絕無僅有的「巧合」!世間無巧不成書,每一個巧合經搖筆桿的文人繪聲繪影,就會三人成虎。

好友來電話,閒話家常,問我八卦生肖,紫微斗數,我說不可信口開河,否則就會「好的不靈醜的靈」。當談到我的運程,他突然問我,自去年12月中,本欄版頭上再也不見「盧茵」這個名字,是否與姓名學有關,是否故意刪除,成了「無名氏」?不問還好,一問之下,我一頭霧水,連我自己也從來沒有發覺漏掉筆名,屈指一算,已經4個多月,哈哈!幸好太座也沒發現,否則她以為我不喜歡用「我的姓加她的名」之組合。拜托編輯部幫幫忙「正名」,在此說聲「謝謝」!

由感嘆一場濕雪談起,到感傷雪中鬱金香,感喟陽光沙灘的古巴;又拉扯到海地大地震,胡扯到世界末日、瑪雅預言,牽扯因果報應,這篇東西果然十分「瑣碎」,篇名乾脆就叫「瑣錄」吧。
(2010.04.30《華僑新報》第10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