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第963篇:《退休》

時間的腳步沒有一分一秒停留,不管你願不願意,年老退休的事實還是會到來。對於五十年代出生的一群,如今都在65歲邊沿徘徊,朋友中有的提前退休,到處遊山玩水,有的雖然接近七十,仍然努力工作;有的為子女看孫子,養完第二代又顧第三代,永不言退;有的退而不休,每天忙這忙那的,又參加社團活動,又去做義工,又到教會,自謙的稱之「無事忙」。話又說回來,能健康的活到65歲退休年齡,安度晚年,樂享清福,已是上天的恩賜!君不見多少人壯志未酬,英年早逝,或身罹絕症,藥石難醫;或突遇天災,慘遭不測;或歷經戰火,飲恨歸西;或飛來橫禍,意外身亡。所以,千萬不要抱怨,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能成為老人。能晉升長者,告老退休,是福氣也!

日前接到一個視像電話,原來是我工廠一位工友打來,他到處打聽我的下落,想瞭解近況,後來終於找到我,令他喜出望外,問我為何離開工廠兩年,從未回去探望大家。我告知自己雙肩都動了手術,如今左右「縫」原,成了傷殘人士,明年才屆退休年齡,到時會回去和大夥喝一杯。他於是回憶昔日我在工廠如何幫助他和其他新人,如何為他們向工頭爭取權益,每次聚餐,我都帶了好多珍藏的名酒與大家分享,還談到我女兒大雪中給工友送餐,凌晨來接我回去,這些往事,有的我都幾乎忘記了。這位寮人工友從澳洲移居加拿大,他和其他工友一樣,很喜歡和我聊天,因為我對每位工友的故事都非常感興趣,願意洗耳恭聽,認為他們每人的經歷都是一部精彩的劇本,將越南、柬埔寨、寮國難民每人之滄桑史湊起來,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印支難民史,我從他們身上,詳細瞭解到越戰的悲慘、赤柬的殘暴、船民的血淚,也得到他們親友投奔怒海、虎口餘生的第一手資料。

這位工友告知,工頭65歲後,再求老闆給他繼續工作多兩年,今年67歲才正式退休;又透露,另一位工友溫堪的妻子得了肝癌去世,令我想起當年曾與他一起帶女兒去參觀私立女子中學的往事,由於他可惜昂貴的學費,女兒最後去公立學校,大學進不去,連預科也讀不成,跟一名老外男孩同居,懷孕後分手,把小孫女丟給婆婆,自己跑到美國。我曾應邀去溫堪的家,他寧可花六千塊錢在地庫搞一間電影院,全套音響設備,也不肯投資在獨生女的教育上。後來又見他開了一部二手寶馬BMW,妻子拿名牌手袋,每次出席宴會,夫妻上台又唱又跳,引來多少羨慕眼光。我曾經問過他,退休後有什麼打算?他說會和朋友合股做生意,「你女兒呢?你難道不管了?」他只嘆息不語。

老友來電話,說他的鄰居退休後,每天無所事事,整日對著電視,又吃又喝,肚皮越來越大,沒多久就住院了,醫生說他「三高」。我也告知工廠一位老工友阿速,退休後返回寮國定居,才幾年就得了老年癡呆症,這些負面新聞,令人對退休生活產生憂慮。時間怎樣打發,作息如何分配,以前幹活,每日上班,全身運動,時刻汗流,新陳代謝,排毒正常,如今休息在家,必須保持活力,剪草澆花,公園跑步,遠足郊遊。

林姓朋友從遠方來電話說,他現在去學唱歌,每週兩次,女教師來自中國大陸,告知唱歌能治病,能擴大肺活量,提高呼吸功能,唱歌是有節奏的體內按摩,能衝開人體橫隔膜;唱歌可以緩解悲觀情緒,可以治療心理疾病,心情不好的時候,引吭高歌一曲,盪氣迴腸,放鬆壓力,舒解身心。這位朋友喪失愛妻後,心如刀割,不肯退休,用工作麻痺自己,好不容易才從悲傷的陰影走出來,愛上了唱歌。我答應有時間會飛到四千多公里的加西去探望他。

還有一位也是兩年前退休的朋友,過去每天早出晚歸,和老伴相見時間很少,退休之後,彼此整天相對,口舌之爭,產生磨擦,最後竟搞到鬧離婚,子女當和事佬,好言相勸,報名旅行團去地中海乘坐遊輪,希望夫婦倆能和好如初。我聽後好氣又好笑,兩個人加起來130歲了還要鬧離婚?他的例子給了我啟示,夫妻要有自己空間,各有各忙,哪有閒暇爭吵。而更重要的是要互相尊重,彼此關心,怎麼因為天天相處,就鬧到要離婚的地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心知肚明也!

退休後生活質素能否保持不變,除了心理、生理因素之外,經濟條件也非常重要。必須有積蓄,才能這裡飛、那裡飛,而且還要有固定的經濟來源,去應付突發事故;例如,在旅途中突然身體不適,住院求醫,在很多亞洲國家,進醫院前必須先繳付一筆款項,這是不可忽視的現實問題。退休後入不敷出、債務、體康、看護等都是必須考慮到的風險,所以,網上就有「退休六階段」之說,即分為分心期、焦急期、蜜月期、清醒期、再導向期、無憂期。至於時間安排,對於我來說,永遠是不夠用的,家裡五千多本書要閱讀,那麼多資料要整理、蒐集、彙編,回憶錄還未動筆寫,還有那麼多國家未去,還有上千篇隨筆和兩千多首詩未結集出版,只要我的身體可以撐下去,我會堅持活到百歲,當然,還必須頭腦清醒,行動靈活,思維敏捷,因此,除了健康,更重要的是:平安!
(2017.08.10《華僑新報》第138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