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第961篇:《維修》

網上流行一句話:「五十歲之前賣命掙錢,五十歲之後用錢買命。」然而,機器維修實在不宜用在身體保養,器官不像汽車零件,老了壞了可以換新,即使成功移植也只能延緩幾年。儘管醫院越蓋越大,病床還是遠遠不足夠,醫療設備越來越先進,很多病一查出來就是「末期」,新研究出來的藥品越來越多,但無法藥到病除。所以,就有「長命百歲不一定健康,身體健康也未必活到百歲」之說,立論者舉出運動員之例子,他們都是金牌選手,但壽命不長,因為過度「透支」生命。

於是就有「慢生活」、「亞健康」的新名詞推出,提倡一切順其自然,不勉強自己,遠離城市塵囂,摒棄競爭環境,改變快節奏的生活方式,將壓力減低,把腳步放慢,回到健康生活狀態中,盡量令日子悠閒、身心愉快、情緒輕鬆。一個人長期處於過份緊張的生活中,身體會習慣這種狀態,一旦緊張因素消失,對身體來說便成了反常現象,腎上腺素大量減少,使器官失控,導致各種疾病。所以,「慢」生活,才能讓身體運轉更正常。心理學家認為,壓力會導致人體產生大量的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皮質激素,通過動脈傳遍全身,時間長久,就會出現失眠、健忘、焦慮、精神緊張等症狀。據歐洲健康協會的調查,憂鬱症已成為繼癌症和心血管病之後威脅人類健康的第三大疾病。

當然,說這些話的人,還必須有「慢」生活的條件。工作沒有壓力,家庭環境融和,經濟來源穩定,收支相對平衡,而且能做到心平氣靜,知足常樂,對奮鬥期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往往見縫插針,分秒必爭,哪有閑情去談什麼「慢」生活。他們的目標是:五十歲退休,週遊世界,故必須在退休前有一筆永不會中斷的可觀財源,例如房地產租金、投資股份、債券等。而對於普羅大眾、升斗小民來說,生無帶來,死不帶去,能活得平安,就是福報,就是蔭德。

我在熱水桶工廠幹活25年,這四分之一世紀的繁重工作,留下了後遺症,也遇到數不清的工傷事故,多次住院,於2003年因勞損而為疝症動手術,2004年和2005年先後為右眼和左眼切割白內障,2015年11月20日,到聖瑪麗醫院為右肩膀旋轉肌腱撕裂做關節鏡微創手術,兩年後,又於上星期五(7月21日)再次到聖瑪麗醫院,為左肩膀旋轉肌斷裂做韌帶修補手術,兩次手術都是林肯醫生負責,對我這慣常出入醫院手術室的老病號來說,只算是「小兒科」罷了,就當做汽車入廠維修吧!

很多人誤以為是「五十肩」,而去推拿按摩,拖延了治療時間。其區別是:「五十肩」無法舉起手臂,韌帶撕裂靠他人幫忙可以將手臂舉起。我去了幾趟醫院,連X光、超聲波都照不出來,最後用核磁共振,才證實韌帶撕裂。要是在過去,必須使用傳統開放式手術,先在肩膀上劃開一道六至八公分的刀口,然後用力撥開厚厚的肌肉群,過程要很小心,不可誤傷神經血管,最後還得在肩關節囊上開個窗子,才能看清傷勢;手術後傷口疼痛,關節囊發炎及纖維化,不易復原,造成對肌肉的損害,前三角肌併發症,日後也會留下很深的疤痕。如今用關節鏡微創手術修復肩關節旋轉肌腱撕裂,我的肩膀只有四個一公分左右的傷口,流血少,復原時間縮短,全身麻醉,兩三個鐘頭醒過來,不需要住院,當天便可回家。加拿大醫生之醫術高明,大可放心!從錄影帶中可以看到,骨科醫生如何以他專長的微創肩關節鏡手術,將內視鏡以及特製工具,經由精準定位的兩個小傷口,深入肩關節的核心,把肱二頭肌被撕裂的源頭,用帶線的釘重新固定上去,就像把鬆脫的插頭插回插座,再用膠帶固定一樣。

如今,我是左右「縫」原,雖然以後兩臂再也無法舉重物,無法做運動,但經過長時間的物理治療,相信可以慢慢復原。兩年前由於是右臂,我不慣用左手,寫字、拿筷子都有困難,今次是左臂,我的右手操作自如,完全沒有問題。上次從醫院回家,兩女怕我「出貓」,把家裡兩部車都開走,兩週內無車代步,今次我保證不會開車,也不願冒險,手綁吊帶,單手駕駛,扭轉方向盤和泊車都有危險,還是乖乖聽話,哪裡也沒去。由於止痛藥有麻醉作用,總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一連幾天臥床,手機懶得開,今天才開電腦,為「詩壇第784期」組稿。停好幾天的政壇人物,已結束瑞典、挪威、丹麥、荷蘭,明天再搞愛爾蘭,歐洲數十國家也只剩下東歐幾個前華沙公約國了。

維修雙臂後,我將迎接下星期三從法國來加拿大旅遊的老同學夫婦,我們相識超過半個世紀,我去巴黎時,他們熱情接待,一路陪伴,而今由於不能開車,無法陪同他倆一起去多倫多、魁北克、渥太華,也不能陪同他們暢遊美國東北波士頓、紐約、華盛頓、費城,的確很可惜,唯有讓他倆報名參加旅行團了,知我諒我也!本週六好友娶兒媳婦,我也不能出席婚宴;所有戶外活動,都因手術而被迫取消,我這才發覺,健康比什麼都重要,沒有好的身體,整日躺在床上,銀行存款七位數字也沒有意義。非常感謝伍兆職詩翁贈詩慰問,感謝兩位老師電話鼓勵,感謝老同學微信問候!
(2017.07.28《華僑新報》第13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