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第953篇:《悠閒》

每天下午1點到7點,在中學體育館舉辦一年一度滿地可舊書展為期八天
上週日,適逢滿地可375週年市慶,全市博物館免費開放,而我則沉迷在一年一度舊書展中,又是最後一天,怎能錯過?博物館改天有時間再去慢慢參觀。這擺賣舊書的中學體育館前幾天已經來過一次,裝滿小拖車,也只有二十來本,真不過癮,況且主辦單位贈送兩張禮物券,所以一定要買個痛快。我在下午一點正開門後第一時間入場,一直到三點多,第一車已塞滿,先把書放到後車廂,再來第二輪,反正每次只能使用一張禮物券,我在展場兜圈子,要買的、該買的、必買的,我都拿了,目光開始盯著工作人員,他們還在開箱,我跟隨在後面,一見有新獵物,搶先奪得,滿載而歸。兩天一共買了80多本,舊書的售價由1元開始,最貴3元,所以,一百塊錢在Indigo書店只能買到三、五本,在這裡已經買到數十本了。所謂的禮物券,每張5元,兩張10元可以免費換取10本普通書或三本厚書。

八天一共展出10萬本舊書,琳瑯滿目,包羅萬有,物超所值。
這些書都是從各個市立圖書館清理出來的,其中不乏好書,例如有一本「茶」,標明如果弄丟了,要賠償57.95元。今次重點是旅遊書籍,五大洲各國都涉獵。歷史、人物、事件也不少,還有幾本厚厚的工具書。回到家,老伴見我滿車書,問道:你的手臂和肩膀不痛了嗎?說實在的,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令我可以忘記痛楚,拉小推車分幾次往返運送?當我將新到家的書搬進屋時,心情格外興奮,忘了被雨水淋成落湯雞。首先,逐本在扉頁上簽名,寫上日期、地點,這幾年購書太多,已沒時間蓋章了;然後將資料輸入「無墨樓藏書」目錄中,依次為:列號、購書日期、書名、作者、出版社、頁數、字數(大陸出版物)、書號、年份、版本、售價、購書地點、備註等,這些書正式註冊後,接下來是哪一本書應該放到哪個書架哪一層哪個位置,也頗費周章。每次有新書進來,衡量輕重,就會將一些不夠份量的書取出,騰出空位,當然,這樣做對其他書籍「很不公平」。地庫堆積如山無家可歸的書已經數百本,所以,我正計劃將飯廳小書櫃換成高至天花板的大書架,以處理地庫那流離失所、暫時寄居牆角的「閒書」。老伴說,除非不再買書,否則你永遠解決不了「書患」!
地下室數百本無家可歸的書堆放牆角
週末朋友來家裡派喜帖,有一位在1975年就相識的友人問我,你每天做什麼?如何度日?我笑說,看書!滿屋五千多本書和三千多本雜誌,買回來後往書架一擺,有需要時才去找出來翻查,沒時間細讀。除了看書,你如何消磨日子?我相信他對我一點也不了解,當然也不知道我每週寫一篇專欄和編「詩壇」的事,所以也不需要解畫,就回答他:有空去搞點園藝,修剪花草,然後到附近公園散步,有閑情就去旅遊。其實,我總覺得時間不夠用,所以每天早晨七點鐘之前已經醒來,寫昨天的日記,還記得在旅途中,因恐一張紙不夠寫,字體縮小,而且總是密密麻麻。然後就是編寫那部《人物生歿錄》,已經好幾萬人,包括世界各國政壇人物(總統、總理),當然也能從百家姓中找到例如:陳桂(子漢)、吳永存、汪溪鹿等詩友的資料。「六十年個人每日雜錄」一直不停在編寫中,從數十本日記裡摘錄每一天發生的事,這些重要記錄,對日後撰寫回憶錄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眾詩友恭賀譚銳祥壇主90大壽全版彩色圖案鑲入鏡框
昨天是農曆五月初四,譚銳祥壇主九十壽辰,我將《華僑新報》刊登詩友賀壽詩詞的全版彩色設計圖案儲存進USB記憶棒,去Bureau en Gros放大印刷18x24cm海報,然後到Michael將賀詞鑲進大鏡框,連同紅酒,驅車到嘉華公司給譚公祝壽。猶憶2000年,譚公73歲,伍兆職詩翁曾以「畫堂春」一詞致賀,刊登於《詩壇第20期》,開了祝壽先河;17年過去,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在壇主譚公的支持和鼓勵下,進入第18年,《詩壇》已出版第776期,賀壇公嵩壽,也賀詩壇18華誕也!

今天是端午節,大姐一早來電話叫我們去取她親手包的粽子,伍兆職詩翁和夫人日前特地約我在雜貨店相見,將他們包的台山粽子相贈,手足親情,詩友濃情,都包進粽子裡了。微信朋友圈都是以粽子互贈,送上「快樂粽、財富粽、幸福粽、健康粽」,萬水千山「粽」是情!也有網友強調不可以用「端午節快樂!」來互相祝福,總之,每逢佳節倍思親,深情是滿滿的,小舟載不動的!
端華同學結伴同遊西班牙
喜見端華同學組團暢遊西班牙、葡萄牙,有從美國、澳洲、新西蘭的老同學前往法國會合,實屬難得。更可貴的是,他們以詩相贈,形成吟詠風氣,居住巴黎的江麗珍、鄭懷國、姚洪亮,邀請來自美國紐約的蔡麗華,亦是同窗,又是詩友,一起相聚,還拍下珍貴照片,要是我能同行合影,該多美好!如果大家點頭贊同,我真希望把這詩壇四杰合照貼在我的「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我從2016年4月開始將「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一貼在博客上,到目前已經增至「其六十」。
詩壇四杰合影:(左起)蔡麗華、江麗珍、鄭懷國、姚洪亮
可惜只局限於鄭懷國、江麗珍、蔡麗華、許懷嬌、黃健生等幾位,希望其他老同學也加入寫詩的行列,他們的寫作功底非常好,如翁開順、林成輝、陳黛黛等,這些老同學都到了花甲之年,大多數已經退休,悠哉閒哉,除了旅遊,寫點遊記,或許會嚐試到作詩填詞的滋味,漸漸喜愛。還是那句老話,悠閒的退休生活,必須活得精彩,活得開心,活得夠本,眼界大開,心情開朗,詩湧如泉。
(2017.06.02《華僑新報》第13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