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第951篇:《觀感》

能到故宮兜一圈,也算不虛此行啦!
七個星期的亞洲之旅結束了,所見所聞都寫在遊記上,每一個鏡頭都留在照片中。雖然回來已半個多月,旅途中的一幕幕依然如走馬燈,浮現在眼簾,迴盪在腦海,每一個畫面都深深刻在記憶中,有驚險,有傷痛,有快樂,有溫馨。這些難忘的親身經歷,足以在日後寫回憶錄時提供參考。

不到長城非好漢,我們終於在雨中成了好漢
過去跟旅行團,早出晚歸,遊山玩水,盡量爭取時間,不放過任何景點,多麼賞心悅目。旅途中可以結識新朋友,有的日後還成了知交。如果參加豪華團,只要肯多付一些錢,可以住上五星級酒店,吃到名貴的美味佳餚,從來沒有將時間浪費在指定的購物點上。但此次參加的「海外團」,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又因為我們是兩個團中唯一自費買機票的一對,成了冤大頭,頗感不值!
在遠處與水立方、鳥巢拍照,就算「到此一遊」吧!
我們本來是決定自由行的,買了滿地可飛上海的機票,但不想從上海回來,想遊一趟北京,所以又要買上海飛北京、北京飛香港的機票,每人再補幾百塊錢差額,最後從香港返加拿大,僅僅機票就花了好幾千塊。我們找國內旅行社,他們傳來的旅行路線,包酒店、三餐,絕不購物,每人一天一千多塊人民幣,上海和江南十天就兩萬多元。另一家旅行社,則不接待持外國護照的遊客。折騰了一番,最後決定去唐人街找一家「信得過」的旅行社,參加江南八日遊和北京六日遊。
在熄燈前十五分鐘遊上海外灘,翌日一早就飛北京
所謂江南八日遊,從我們起飛第一天算起,抵達上海算第二天,開始旅程已是第三天了,到第八天一大早送機,其實八天就只有五天;同樣,由上海飛抵北京,算第二天,第六天送機,也只有三天遊。但由於按天數來計小費,所以八天遊必須付14天小費,這也不是問題,最要緊的,旅遊必須是「遊」,誰知宣傳單張上的日程表「僅供參考」,以當地導遊派給你的為準。所以,臨時改變路線,取消景點,生殺大權都在導遊手中,而最糟糕的是,隨時加插付費節目,每人付80美元觀看一場演出,誰要是不給,晚上沒有房間入住,一位團友最後還搞到給當地公安局打電話。我們總共看了幾場,都是沒有水準的雜技。
有標籤認證的大閘蟹
這些突如其來的加插,理由是遊客購物達不到指標,旅行社虧損,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必須你們自己填平,此外,額外收費還包括每人40美元吃全聚德北京烤鴨,一桌十個人400美元,一隻烤鴨兩千多元人民幣!還有大閘蟹,一公一母兩百元,小到幾乎吃不到肉。
養生中心林姓醫師負責接待、講解
這些都還可以「忍受」。最要命的,應該是去給大夫看病這一項目,全團幾乎人人中招,個個都有病,都必須買藥。首先,進入大廳,有自稱是某某醫學院院長的來接待,先危言聳聽的說一些名人如肥姐沈殿霞、梅艷芳、鳳飛飛、姚貝娜、陳曉旭、帕瓦羅蒂等,都因為沒有及時求醫而英年早逝。劉海若幸虧有名醫撿回條命,你們每一個人都很有錢,但把錢花在包包上,一扔萬元而面不改容,應該同時將錢買回自己條命,說得大家觸目驚心,似乎末日就要到來。
牆上懸掛患癌逝世的名星照片
接著,帶我們進入把脈室,「很幸運,我們的院長和幾位全國數一數二的名醫,平時是專門為中南海高層護理的,今天剛好在此,可以免費為海外歸來的貴賓把脈。」一位團友個子胖胖的,只見自稱院長的白袍仁兄用一瓶類似碘酒的黃色藥物噴在他左胸口靠心臟的位置,不到幾秒鐘,就出現一條鮮紅線條,清楚的畫在胸口,「你的心血管堵塞了,你很危險!幸好遇到我,你有救了。請問你,醫還是不醫?寧可把錢拿去旅遊,買東西,為何不買命?」他老婆怕到腿軟,連忙點頭:「醫!一定醫!」一個療程一萬二,最少要三個療程以上才能見效,只見他寫了「鹿筋、天山雪菊」歪歪斜斜的字,寫得比小學生還難看。很快,女職員就來,「是現金還是刷卡?」前後才不到幾分鐘時間,就做了一單六千多元加幣的生意。
我用手機幫團友拍下藥劑名稱和館長名片
團友向他索取名片,他遞給一張「售後服務卡」,自己用筆在上面寫了「黃建軍館長」,為什麼連名片也沒有,我用手機拍了下來,留做見證。這些藥是濃縮粉劑,兩種藥粉每天早晚各一包,20天一個療程,三個療程共60天,也就是說,一天的藥費600人民幣,一百餘加元,的確是名貴!
北京全聚德「盛世牡丹」烤鴨
其他的購物點,大都不是強迫性,但必須乖乖坐在廳內,不許隨便走動,上廁所也有監控,太久沒回來,會有職員去找。團友們為了不想導遊給臉色看,多多少少都會買一些,至於售價,一般是標價的兩成或以下,一隻近30萬的緬甸翡翠貴妃鐲子,大約三、四萬元成交,可見打著「國家招待海外華僑」的幌子,也一樣漫天開價。有些團友也買得挺開心,蘇州買絲綢,杭州買西湖龍井茶、茶多酚,無錫買珍珠,南京買玉器,又買負離子乳膠床褥、紫砂茶壺等,反正花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無可厚非。但是利用「中醫學院」、「中醫藥研究中心」、「中醫研究院」等名號公開行騙,這是有損國家清譽的事,有關單位應該徹查,否則,讓這流毒蔓延下去,一發不可收拾,後患無窮矣!
每場演出都是必須付費觀看的環節
天下沒有免費午餐,像團友利用「零機票」、「零團費」參加購物團,當然沒有埋怨的資格。而我,親身體驗了整日困在購物點,延到晚上9點45分鐘才遊上海15分鐘的慘痛經歷,刻骨銘心!
(2017.05.19《華僑新報》第13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