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8日 星期四

2023端華同學美東之旅14(蔡麗華)

觀賞大瀑布(Great Falls)
我們六月四日的行程是上午先去觀賞馬里蘭州熱門景點之一的大瀑布(Great Falls),下午遊覽馬里蘭州首府安那波利斯(Annapolis) 。
我曾三次於秋季,分別與親家兩老和兒孫們漫遊過波托馬克河大瀑布和與之平行的運河。沿著纖道曲徑漫步,宛若置身於七彩繽紛的秋色山水畫景中,美得令我們留連忘返,那真是賞景休憩的好去處!
這次老同學來訪,把臂同遊大瀑布已在我們的計劃中。用過早膳,漢基和翠彎各駕一輛車載著大家起程。行駛約二十分鐘,就來到馬里蘭州切薩皮克和俄亥俄運河(Chesapeake and Ohio Canal,縮寫 C&O Canal)歷史公園的付費入口。我們付了入場費,泊車後,踏上步道。經過大瀑布酒館遊客中心 (Great Falls Tavern Visitor Center),向步道右邊的的馬里蘭州與維治尼亞州的分界河——波托馬克河(Potomac River)走去。

步道的左邊是保留近兩百年歷史的運河和水閘遺址。昔時,運河是因波托馬克河大瀑布的河段,岩層斷裂,水位落差太大,河水被河床上遍佈的岩石阻擋而猛烈反擊形成激瀨湍瀑,令船舫無法通行。
為了暢通水路運輸,運河公司在政府支持下,1828年在步道的左邊動土挖掘一條與波河平行的運河,竣工後運行了近百年。期間,因先後遭受南北內戰和洪澇的侵襲損毀,加上年久失修,部分河段淤積,後來有了鐵路,就被棄置不用了。這條運河就這樣承載著許多與它有關的往事、淘金夢和百年的行跡,成就了歷史。
2022年秋季拍的運河船
我們沿著急瀨迴旋的小支流走了大約十分鐘,來到有木柵欄圍著的木棧道時,聽到震耳雷鳴聲,感到急流瀑布的洶湧澎湃。這條木棧道是專為到此遊覽的民眾而設的,為了保護生態環境和遊客安全,公園局明文規定不能踰越圍欄。

我們步行在逶迤的木棧道,彷彿進入大自然的屏障內,吸收晨間草木釋放的新鮮氧氣,直到跨上長橋,感覺眼前敞亮,是公園拉開了屏障,向遊客們近距離展現波河橫衝直撞的威力。這是波河另一斷層缺口的急流,不停地在懸崖峭壁間飛珠濺玉地奔騰……
我們駐足扶欄觀賞,都感覺扶欄有些搖動,我趕緊拍了幾張相片後,馬上把手機裝入袋中,以免一不留神手機掉下深潭。


跨過這座橋,我們來到奧姆斯特德(Olmsted Island)島的觀景臺。
也許是週日上午,觀景臺沒那麼擁擠,我們倚在觀景臺的圍欄內,從不同角度眺覽馬里蘭州和維治尼亞州分界的河面,如虎踞般的石磯岩嶼,似龍蟠一樣的水勢,還有彼岸那綿延不絕的翠黛和近處的蔥綠,壯觀極了!如此的山水景色,必然要融入我們的山水情誼才完整。很感激一位遊客主動幫忙我們拍了一張全體合照。


拍照後,轉頭望去,看到對面維州大瀑布國家公園壁立的崖岸圍欄內已經有不少遊客也在觀賞大瀑布。峭壁懸崖下是被波托馬克河的激流切割而成的馬瑟峽谷(Mather Gorge),之所以命名馬瑟,是為紀念國家公園管理局首任局長史蒂芬‧馬瑟。沒想到還有些人在峽谷中的急流泛舟、划皮艇,漢基立即拿起相機錄影,然後把視頻傳上群,與我們這次美東遊失之交臂的翁開順,聽到視頻中漢基與林貴的對語,誤以為他們敢於挑戰急流,勇氣可嘉!還豎起拇指點讚呢,難得蒙騙老翁一回,樂得我們開懷大笑。
我們返回運河水閘旁步道時,已是下午一點,沒時間繼續沿著步道去憑弔運河了,只好走回頭路去停車場,啟程去馬里蘭州首府安納波利斯。

玉水明沙
──觀賞大瀑布
蔡麗華
夏染丹青,林妝翠綠,鳥舞輕盈。把袂郊坰,扶欄懸磴,震耳雷聲。
波流迸擊奔騰,瀉湍瀑、飛珠碎瓊。怪石棱嶒,觀臺景勝,拂面風清。

玉水明沙
──次韻麗華同學觀賞大瀑布
盧國才
水綠山青,潭深浪急,石滑濤盈。瀉瀑衝天,飛流漫霧,震吼回聲。
同窗笑語歡騰,賞景醉、猶酣露瓊。世外桃源,詩中畫境,浴裡華清。

玉水明沙
──觀賞大瀑布依韻麗華學友
方玉瑚
日暖峰青,天晴雲淡,崖石相盈。疊嶂氤氳,叢林翠黛,湍瀑旋傾。
飛流萬馬奔騰,水濺處、深岩候迎。煙滿長空,威雄氣勢,誰不怡情。

玉水明沙
──春遊次韻麗華同學
鄭懷國
潤朗催青。春遊忘返,錦羽縈盈。壑谷雲峰,岩堆壁峭,澗噪泉聲。
熙和步履浮騰。涉山水、霞綃翠瓊。攜手淩風,神馳眸煉,襟曠心清。

玉水明沙
──迎春次韻蔡麗華學友
姚洪亮
柳發微青。韶光暢爽,暖意輕盈。瑞氣臨門,春風拂檻,竹報春聲。
明時盛世龍騰。百花艷、浮香縷瓊。弄影黃鶯,銜泥綵燕,心朗神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