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4日 星期二

第1093篇:《禁足》

截至4月13加拿大新冠疫情最新統計數字
禁足居家避疫,提心吊膽離群。猖獗新冠千億菌,啼哭亡魂百萬墳,挖坑屍袋焚。
數月謠傳亂播,每天死訊驚聞。伏案尋詩吟趣失,對幕思親愁緒分,禱詞題白雲。
──《破陣子》禁足居家感賦

自上月13日魁省省長勒高宣佈關閉托兒所、學校、圖書館等公共場所,並呼籲民眾留在家中,避免社交,特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更應該禁足隔離,居家避疫,我們便開始遵從。第一個星期,女兒帶了小可兒、小樂兒姐弟來拉娃家中住了五天,回去後就因疫情日趨嚴峻而禁止互相探訪,我們與兩孫只能在視頻中對「幕」相逢,連線共餐,屈指一算,被軟禁在家已整整一個月。除了不能去雜貨店買東西,最令我耿耿於懷的,是一連五個星期沒有讀到《華僑新報》,堅持了廿多年的剪報也被迫暫停。去函甥女,問她能否將本欄隨筆和「詩壇」那一版剪下,放進信封,貼上郵票,填寫地址,投入郵筒,讓郵差送來拉娃。雖然每週都有收到報社寄來的排版清樣,但還是希望能看到報紙原件。
截至4月13日的部分國家確診和死亡數字
一個月前,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累計13萬8千宗,死亡人累計5千餘人。一個月後,確診累計193萬餘宗,死亡累計12萬人。一個月前,加拿大確診158宗,1人死亡,一個月後,確診累計2萬5千餘宗,780人死亡。而各國死亡超過一萬人的國家增至五個:美國23649人死(582594宗)、意大利20465人死(159516宗)、西班牙18056人死(172541宗)、法國14986人死(137877宗)、英國11346人死(89569宗)。這五個國家確診合計114萬2千宗,超過8萬8千人死亡,而且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中。
新冠病菌不但有顏色,還可以飛上天空!
每天新聞內容都離不開新冠病毒疫情,手機收到五花八門、多如牛毛的評論和報導,如雷貫耳,無孔不入,令人喘不過氣來。有道聽途說的突發新聞,有以訛傳訛的路邊消息,有移花接木的截圖照片,有失實誇大的「重磅」內幕,連肉眼看不到的新冠病菌都變成紅色氣球般飛上天空。
東拼西湊,雜亂無章,這還是詩嗎?
最受不了的,是不知哪裡拼湊的詩句,然後就來一個「李白千年前就知道」、「杜甫早就預言」,而收到的人,還信以為真,到處散播,本來「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也無可厚非,但如此牽強附會,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幼稚低級水平,怎麼一經散播發酵就能輕易找到免費傳聲筒呢?拜托!
這張送給外公的畫是小可兒的作品,上面還有她的手印。(2020.04.07畫)
居家一個月,我的作息時間基本上都很規律。每天清晨未七點醒來,喝一杯檸檬溫開水,補寫昨天日記,然後上網查看電郵,將新收到的詩友作品,由簡轉繁,編排彙集,對照詞譜,檢查平仄,或打回頭指出錯處,或因敏感字句而只能割愛。這項工作花了兩小時,精力透支,務必鬆弛一下,於是到地庫跑步,每天追看一集電視連續劇,大約42分鐘,這些都是十幾年前我上夜班時老伴錄下來的刪掉廣告的錄影帶,我從未看過,如今才如發現新大陸,一邊跑步一邊消磨時間。大汗淋漓,毛巾濕透,不亦快哉!沖個涼後才弄早餐,沖咖啡、烤麵包、煎雞蛋、搽果醬,這個時候,女兒一定會接通FaceTime視頻,小可兒吱吱喳喳,朗讀「床前明月光」、「糰糰轉、菊花園,炒米餅、糯米粢。」
每天下午一點鐘現場直播新聞發佈會(2020.04.13)
每天下午一點正,用Apple TV收看手機上的Radio Canada加拿大廣播電台現場直播魁北克省長的一小時新聞發佈會,一邊用筆記錄新增確診數字和死亡人數。午餐在看完新聞直播後,與女兒連線共餐。三點許,上樓午睡半小時,起來後照例會搞一會「詩壇」組稿,除了檢查異體字、錯別字,還要將標點符號統一,若是詞,就要在「各家詞牌分類」加上新資料,重新統計。如果發現有誤,就必須翻查詞譜,列出一覽表,寄給作者更改。除了苦口婆心,引經據典,還用手機拍下《漢語大詞典》中某字的平仄韻部,同字異音,同音異義。有些詩友,從一開始就不喜用標點符號,而且每期寄來多首詩作,我必須逐句加逗號、句號,大費周章,曾去函要求高抬貴手,依然我行我素,奈何!到了排版,由於稿擠,報紙版面有限,每期六頁紙,只能發表兩頁,居於本市的詩友,一般會優先入選刊登,外省或海外詩友,只貼網頁不見報。我自己的詩詞,大多被擠掉,也只好在專欄上刊出。
給小可兒畫彩虹獨角獸,讓她貼在窗口,為前線醫護人員打氣!
晚上七點正,收看多倫多「新時代電視」新聞報導,然後是晚餐,小可兒會在視頻中向我們說Good Night。然後是我們的電視劇時間,也不知看了多少套,有狗血吐槽的,有加插商品廣告的,有看不到十分鐘就趕緊離開的,商品氾濫的今天,大陸電視劇製作水平越來越糟。最受不了的,是插曲,為了讓一首歌播完,必須把時間拖延,音量加大,我們除了按下靜音,就是飛快向前。所以,很少有一部電視劇可以留下美好印象。
30年前給兩女畫《西遊記》師徒取經圖,只為孫悟空和豬八戒塗色
十點鐘,我會上樓,在臥房開電腦,搞一會資料蒐集,看一會書,或為小可兒畫彩虹、獨角獸,找出三十年前為兩女畫的《西遊記》,當時只給孫悟空和豬八戒上顏色,然後就擱在一邊,如今有的是時間,花了幾個鐘頭,再給白馬、唐僧和沙僧塗顏色,用手機拍下,寄給小可兒,等將來她長大,我會給她講唐三藏取西經的故事。十一點前上床休息,結束與外界完全隔離的一天。
時隔30年,終於完成《西遊記》師徒取經圖
現在是4月13日晚上11點,外面狂風肆虐,我寫下這篇隨筆時,停了幾次電,家裡無法上網,祈願明天發稿時可以恢復正常。這樣的日子還要拖延多久?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隧道盡頭的一線希望之光?
(2020.04.16《華僑新報》第15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