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5日 星期日

第1092篇:《鄭老》

於溫尼伯兒子家後園菜地留影(2018)
噩耗傳來,晴天霹靂,海山嗚咽。填詞敬悼,又是清明時節。鎖窗寒、淚雨泣歌,吟成此調肝腸裂。弔湘江岳麓,騷壇泰斗,韻林詩傑!
悲切!陰陽別。憶鄭老盟鷗,墨緣欣結。聯珠步玉,即席揮毫歡悅。惜風塵、僕僕未休,離多聚少成永訣。正疫情、肆虐全球,駕鶴飛仙闕。
──《鎖窗寒》哀悼鄭石泉詩翁

上週二(3月31日)上午九點鐘前,將本欄隨筆和《詩壇第914期》稿件發去《華僑新報》後,就和往日一樣,到地庫跑步。一面看電視一面看手機,突然收到鄭石泉詩翁女兒惠明的信,標題「家父仙逝」四個字映入眼簾,信中告知:「家父因突發心腦血管病,不幸於昨天去世。」我愕然不知所措,關掉電源,停下腳步,愣住一會,手開始顫抖,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上週《詩壇第913期》刊出鄭老的《春日賞花三首》,3月24日發稿前還收到鄭老的來函,謂「景繡」是「錦繡」之筆誤,隨即更正。今期一直未見來稿,正打算去函「催稿」,便接到鄭老仙逝之噩耗,悲從中來。
攝於溫尼伯兒子家後園菜地(2017)
我立即向全體詩友發出邀稿,通知《詩壇第915期》將刊登「鄭石泉詩翁逝世紀念特輯」,陸續收到各位詩友悼念詩詞和輓聯,作者包括:伍兆職、劉家驊、李錦榮、馮雁薇、姚洪亮、馬新雲、蔡麗華、江麗珍、許懷嬌、鄭懷國、李忠祜、唐偉濱、李俊豪、李永洪、韓志隆、高鴻泉、林明、韓修乾、黃耀梓等。今天適值清明,我一早起來,填了一闋《鎖窗寒》悼詞,一併加入紀念特輯中,共計30首。
去函鄭惠明,向她索取鄭老生平簡介,她很快就寫好寄來,我轉載在「詩壇」網頁上。找出十年前我為《鄭石泉詩詞集》寫的那篇《代序》,文中提及鄭老是於2003年2月14日《詩壇第164期》加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屈指一算,已經17年。2010年10月,鄭老發表了854首詩詞,其中七律690首,十年後的最新數據統計,正好增加一倍:詩1490首(其中七律1142首,七排36首,七絕294首,五律10首,五絕8首),詞183闋,聯句8副,總計1681首,僅次於伍兆職和李錦榮兩位詩翁。
鄭老手跡之一(最後三首詩)
我與鄭老先後見過六次面,通了不少電話,來往電郵近千封。翻查日記,有幾次聚會值得一提:2003年6月24日晚在唐人街紅寶石酒家出席譚銳祥壇主76壽宴,首次與鄭老見面,我在《文酒》中寫道:「鄭石泉悅耳的湖南口音,令人印象深刻,魁梧高大的身材,與我想像的相差不遠。」同年7月5日中午,與譚公、鄭老、海語、雪梅等詩友在紅寶石飲茶,然後前往都律街參觀顏小梅書畫篆刻展覽。2004年,鄭老由滿地可遷往緬省溫尼辟與兒子同住,但仍堅持每週寄來詩稿;2007年1月21日,鄭老返回湖南過年,4月30日返溫城,在中國期間,詩作從未中斷;9月28日中午,鄭老忽然昏迷,留醫住院五天,施微創手術,詩友紛紛寄詩慰問。2008年7月12日,可余亭雅集,鄭老返湖南未歸;2009年3月,鄭老由溫尼辟遷回滿地可與女兒同住,同年4月4日晚,在唐人街君悅酒家詩會春宴上,第三次與鄭老相見;2009年7月18日,在冰玉(潘潔心社長)詩友於西島玉瓊樓雅集,鄭老參加聯吟,即席揮毫:「西島舍中笑語傳」;同年9月5日在何宗雄校長可余亭雅集,鄭老題了「騷朋共醉尋真句」。12月19日晚,在唐人街君悅酒樓,鄭老出席詩會成立十週年晚宴,首次與專程從多倫多前來赴會的許之遠老師相見,也是我與鄭老最後一次見面。
與鄭老、譚公合影於君悅酒家(2009.12.19)
2010年鄭老再遷回溫尼辟,年底,多月前編好的《鄭石泉詩詞集》出版面世。2011年1月29日,我到西島向鄭惠明取鄭老25本詩集分派眾詩友,由惠明代為簽名。6月19日,惠明受鄭老之托,與夫婿和小女兒到寒舍一聚,當晚鄭老在長途電話中說他希望有機會回到滿地可時能來無墨樓參觀我的藏書,然而,我們彼此關山遙隔,宛若參商,始終無法再相見。
鄭惠明與夫婿、女兒到訪寒舍時合影(2011.06.19)
這十年間,鄭老多次往返湖南老家,我也因工傷和體康關係,專欄和「詩壇」停刊了兩年餘,復刊後欣喜與鄭老恢復聯繫,「詩壇」再次出現鄭老佳作,但見面之約竟遙遙無期。2019年4月13日,惠明來信寫道:「家父前天早晨五點,劇烈胸痛。救護車送他老人家到醫院,確診為高血壓引起的主動脈撕裂,主動脈夾層血腫。幸虧沒有全破裂。現轉院到心血管科重症監護室靜臥休養。注射藥物控制血壓。」延至5月底,《詩壇第874期》刊出鄭老的詩「談病」和感謝詩。9月22日接到鄭老來函:「我將於下月十七號回國,明年四月九號返加。」本文見報時,正好是4月9日。
鄭老手跡之二
我與鄭老先後僅見了六次面,卻獲饋贈詩詞逾二百首,都收入《詩友饋贈詩詞彙編》「鄭石泉」條目中,除了祝賀、致謝、步韻、慰問,還有85首是《麗璧軒隨筆》讀後感。鄭老為人豪爽、耿直,剛正不阿,虛心好學,積極認真,對古典文學之研究,一絲不茍,從鄭老一千六百多首詩詞中,可以為他的一生做個概括。如果說,鄭惠明的《先父生平簡介》是鄭老編年表,而「詩壇」歷時17年之《鄭石泉詩詞集》,則是鄭老留給後人的一筆珍貴文學遺產。忝為「詩壇」盟友,與有榮焉!
古巴海灘(2011)
環顧當今,正值新冠病毒肺炎肆虐,蔓延世界170多個國家,在這非常時期,惠明妹不能前往湖南奔喪,的確有說不出的悲痛,還祈節哀順變,多多保重為要。鄭老一生,無愧於今生,無愧於後世!對國家,盡了公民報國效勞的義務,對家庭,盡了父親愛護關懷的責任,對朋友,盡了個人相互扶持的情誼,對弘揚中華古典文化,盡了儒者不遺餘力的抱負。安息吧!鄭老,您一路走好!
(2020.04.09《華僑新報》第15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