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第694篇:《磨鍊》

庚寅年正月十一(星期三),外面大雪紛飛,漫天棉絮,交通一片大亂。幸好大年初一那天風和日麗,如果像今天的天氣,就太掃興了。日前大女兒一大清早去等巴士,有汽車飛快經過,濺起路邊濕雪,將她的衣服弄髒。她幾乎每天都要出庭,在法官面前一定要衣冠整齊,只好回家再換過一套。由於路滑,那天她開我的Buick老爺車,在結冰路面上失控,拐彎時撞向鐵欄杆,差一點撞到接客巴士;她回來後驚魂未定,叫我出去看舊車損傷情況。我那部車已經殘舊不堪,多一處碰撞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要人沒事就好。在加拿大,冬天長達半年,令人關心天氣變化更甚於股票起落。

週末休假,當我陶醉在難得的香甜睡夢中,女兒房中燈光沒熄,原來她通宵未合眼。她從律師樓帶回幾大袋法律文件,要趕在星期一出庭前完成準備工作。又要翻譯五十多頁案卷,由於許多法律術語,英譯法不能全靠軟件,必須逐字逐詞校正。每天未7點出門,晚上10點鐘還在開會,回到家午夜,又要伏案工作。我們擔心她吃不消,身體會搞垮,她的甲狀腺由亢奮轉為衰竭後,每天要靠藥物調節,她忙到連買藥的時間也沒有,我們昨天才去藥房幫她取藥;出庭穿的衣服,都由我們幫拿去乾洗店。日前開我的Camry去魁省小鎮開會,一天來回,還要返律師樓見客,抵家已深夜。

我終於忍不住問她:「妳這樣捱更抵夜,披星戴月,每星期7天,時間全部投了進去,比老豆那份熱水桶牛工一週5天六、七十小時還要辛苦,真的值得嗎?妳難道不後悔?」她笑說:「不後悔是騙人的,但如果現在打退堂鼓,臨陣退縮,就全功盡廢!必須咬緊牙關,經得起嚴峻考驗,捱到6個月實習期屆滿,正式領取律師執照。很多同學連見習的機會也沒有,我能過關被這家規模極大的律師樓錄取,上天對我已經很不錯了!」她沒有氣餒,也沒敢抱怨,因為這條路子是她自己選的,我們從來沒有想到她會唸完國際貿易再唸法律,如果從5歲讀書算起,她在學校已經度過了四分之一世紀的時光。星期日晚上,我打電話到律師樓找她:現在已經快12點,妳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她說正在幫大律師找1959年的案例。她的上司非常欣賞她的工作能力和英法語,所以不斷給她新的嚐試,還多次讓她獨自出庭,與法官的對答如流,也增加了她個人信心。但願實習順利過關。

壓力可以使人崩潰,也可以令人成長。大女兒在壓力中能利用空餘時間減壓,看半小時兒童卡通電影,或半小時Spa水療,或到地庫玩Wii打網球遊戲機,或和我下象棋大戰幾回合,再關起房門翻閱厚厚的法律書籍。她笑說這是遺傳基因:「老豆星期三中午還沒有寫稿,還在看午間新聞,下午兩點鐘一樣有稿寄去報館。」我說,這叫做「磨鍊」,人要磨要鍊,才有鋼筋鐵骨,摧熬不倒!

相反,她的妹妹就完全不同,優哉閑哉,慢條斯理,還沒見過她發脾氣。小女兒性格與姐姐大相庭徑,命運也一樣,事事順利,很少遇到碰釘子的逆境。她在食物科學系的成績名列前茅,多次獲得數目可觀的獎學金,今年還獲提名「金鎖匙獎」,5月畢業典禮時揭曉。她出任麥基爾大學食物科學學會主席,舉辦多次學術活動,反應良好,人緣極佳,有一定的領導能力和親和力。她的理想是成為食物研究方面的權威,「民以食為天」,隨著人們生活質素的提高,食物科學越來越顯出其重要性,她的食物檢驗工作,責任重大,非同小可。她目前在卡夫公司兼職,已經是高級檢驗人員。她的同學由於讀的只是營養學,還無法成為食物檢驗科這方面的專業人才,所以找工作不易。

這個星期,麥大放春假,但小女兒必須回學校實驗室工作,她說不捨得回宿舍,很想留在家裡,跟媽咪學做菜、做蛋糕。由於一家人平時很少見面,現在大女兒晚上又經常留在律師樓加班,家裡冷冷清清,當然希望小女能多留幾天,在家陪我們度週末,星期一再開車送她回校舍。難得有機會4個人吃頓飯,所以週末晚餐會豐富一些,會喝點酒,飯後聊天,哪裡也不去。小女兒說:我現在長大了,盧家的歷史我知道得很少,能否告知多一點,我會拿錄音機錄下來。的確,我甚少與小女兒談家史,她姐姐知道的東西比她多;但我很囉嗦,話匣子一打開,就有完沒完,除非她有興趣聽,否則,旁人會嫌我老調重彈。我於是從童年爺爺去世時老豆不滿一週歲談起,直到中文學校被關閉,金邊淪陷,痛罵將淪陷說成「解放」;當扯到波爾布特、赤柬,扯到祖母的死,小女兒要我談柬埔寨歷史,於是,我找出影片「戰火屠城」The Killing Fields,父女兩人聚精會神,花了兩個多鐘頭走進35年前。我不斷翻譯片中說柬語的部份,慘無人道的殺戮鏡頭令小女兒淚流滿面;看完這部充滿血腥味的電影時,已經是凌晨3點許。她哭著對我說:我現在終於明白,老豆為什麼那麼痛恨那些昧著良心說謊話的壞蛋,我第一次知道嬤嬤是怎麼死的。我語重心長的對她說:人生的磨鍊,不僅僅是讀書、工作、家庭、健康,還有天災、人禍,還有良心、道義,都在不斷磨鍊中。
(2010.02.26《華僑新報》第9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