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第826篇:《選後》

星期二(9月4日),魁北克選民用自己神聖一票投給心目中的人選。魁人黨獲得54席(比2008年多了3席)成為執政黨,63歲的黨魁寶琳‧馬露娃Pauline Marois將取代莊社理Jean Charest出任魁省第30位省長,也是該省145年來首位女省長。魁北克未來聯盟奪得19席(比2008年多了12席)。當晚揭曉時,執政的自由黨席位由原來的66席跌至50席,屈居反對黨。省長莊社里連自己在舍布魯克選區都落敗,進不了省議會。這是他1998年以來第一次失去省議會席位。早在1986年,當時只有28歲的莊社里脫穎而出,順利當選,成為加國歷史上最年輕的聯邦國會議員。1993年12月,他成為國會中僅存的兩名保守黨議員中的一位,當時連金寶Kim Campbell這位女總理也落選,無緣踏足國會山莊,法裔的莊社里獲96%高票出任保守黨領袖,1998年3月,他辭去黨魁一職,轉投魁北克自由黨,並於2003年成功問鼎省長。

自1867年迄今,共有11位魁北克省長是自由黨,而且都是多數政府──1962年奪得97席中的63席;1966年贏得108席中的50席;1970年贏得108席中的72席,37歲的布拉沙Robert Bourassa出任省長,並於1973年再度連任,囊括了110席中的102席,破歷年記錄;1976年魁人黨聲勢浩蕩,一舉攻下110席中的71席,自由黨只剩下26席;1981年,魁人黨拿下122席中的80席,自由黨上升至42席;1985年,自由黨大獲全勝,奪得122席中的99席,布拉沙再次上任;1989年,自由黨在125席中贏得92席連續執政;1994年形勢急轉直下,魁人黨捲土重來,奪回125席中的77席,巴里梭Jacques Parizeau上台,立即發動1995年的全民公投,1998年大選,魁人黨依然堅守陣地,贏得124席中的76席;2003年,自由黨東山再起,收復失地,奪得125席中的76席,當年45歲的莊社里成為魁北克第29位省長(第34任)。

若以任期計算,自1867年保守黨的Pierre-Joseph-Olivier Chauveau獲選為第一任省長,至莊社里已經第34任了,其中有五位前後兩次擔任省長,包括任期總計18年的Maurice Duplessis(國家聯盟)和15年的布拉沙(自由黨);而第15任的Lomer Gouin連任15年,第16任的Alexandre Taschereau連任16年,他們也都屬於自由黨。統計29位省長中,保守黨8位,自由黨11位,國家聯盟5位,魁人黨5位。莊社里接替執政了九年的魁人黨,其實,魁人黨先後在政壇上掌權總共十八年,換了五位省長:創黨元老黎維克Rene Levesque、莊生Pierre-Marc Johnson、巴里梭、布薩Lucien Bouchard、朗德里Bernard Landry。2007年自由黨席位由原來的76席跌至48席,魁省129年以來首次出現少數政府。2008年,自由黨成功重拾多數黨地位,莊社理再度連任。今年8月1日,在學潮和建築業貪污的不利因素下,莊社理請示省督解散省議會,並宣佈省選,可惜形勢比人強,他連自己席位也不保。

魁北克30位省長中,布拉沙37歲就出任閣揆,是最年輕的省長,39歲掌權的有兩位,一是第5任的J. Adolphe Chapleau(保守黨),另一位是第28任只做了兩個多月的Pierre-Marc Johnson(魁人黨)。

還記得2007年,魁北克民主行動黨的馬里奧‧杜蒙Mario Dumont,改寫了魁省歷史。這位議壇黑馬、政界新星,當年才37歲,於1994年剛創黨時只有1席,1998年也同樣只有1席,2003年增至4席,不成氣候。2007年竟高達41席,是2003年席位的10倍,僅次於48席的自由黨成了反對黨,而魁人黨由原來的45席跌至36席,民主行動黨搶走了自由黨和魁人黨總共37個席位,這是非同小可的變數。杜蒙的民主行動黨入選議員,平均年齡在32歲以下,最小只有22歲。生於鄉下的杜蒙是康大經濟系學士,又到蒙大深造其他課程,所以英法語十分流利,他的崛起,與魁人黨領袖布克萊爾Andre Boisclair聲望日愈下跌有關。布克萊爾於2005年11月擊敗波琳‧瑪魯娃出任魁人黨黨魁。可惜僅僅幾年時間,就完全改觀,杜蒙於2008年省選一敗塗地,最後辭去黨魁,退出政壇,如今成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1976年魁人黨順應潮流揭竿而起,經過1980年和1995年兩次公投失敗,元氣大傷;加上領袖人物相繼離去,布克萊爾缺乏民心,又出言不遜,「斜眼」怪論得罪亞裔,有失領袖風度。2007年9月,馬露娃捲土重來,再次當選魁人黨黨魁。在該黨歷史上,唯一當選黨魁而無法成為省長是布克萊。當年橫掃80席的魁人黨已風光不在,獨立之父拉維克泉下有知,怎不飲恨?獲得54席的馬露娃只能組成少數政府,壽命到底有多長?能否平安度過被杯葛甚至垮台的政治風暴。魁北克獨立之千秋大業成了春秋大夢,要死灰復燃,談何容易。魁獨之危機一日不解除,焉有安樂茶飯?少數政府被其他兩黨左右夾攻,無法為所欲為,就會小心翼翼,不敢行差踏錯,制定政策也會思前想後,衡量得失輕重。政客之間互相猜疑,心懷鬼胎,不敢輕舉妄動,在某種程度上對民眾還是好的。但少數政府要左右逢源,面面俱到,如果欲大刀闊斧改革,雷厲風行施政,就因腹背受牽制而拖後腿,諸多顧慮,荊棘滿途,這是頗矛盾和無可奈何的。魁人黨一貫堅持要爭取魁北克獨立之目標而奮鬥,一次又一次的公投,令投資者卻步,而民眾怨聲載道的醫療保健問題,不斷惡化下去,有病求醫無門,嚴重影響民生。學潮是否因為魁人黨執政而平息,尚言之過早也!
(2012.09.07《華僑新報》第11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