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第828篇:《俗世》

俗人在世,入鄉隨俗;世俗眼光,凡人俗氣;紅塵風俗,雅俗和諧;凡夫俗子,俗世情緣。吃齋先唸佛,剃度又還俗,「俗」到底是什麼?自命清高的雅士,不食人間煙火,隱居山野,遠避塵囂,與世隔絕,以為從此「不俗」,殊不知他們頭頂俗天,腳踩俗地,口說俗話,筆寫俗字,依然是「俗不可耐」!沒有俗,哪有雅?「俗」是與生俱來,與死同歸,即使你升仙成佛,也還是離不了「俗」,因為「仙」是俗人所創,「佛」是俗人所塑也!所以,不要口口聲聲譏笑人家「俗」。

既然是俗人,當然就一樣米吃百樣人,什麼俗事都會發生。身邊事物,千奇百怪;周圍人物,五花八門;每一件事都是俗世交響樂中鳴奏的插曲,每一個人都是人生舞台上扮演的角色。俗世萬花筒,有名流鉅富,有販夫走卒;社會眾生相,有奸商毒販,有烈女英雄。生老病死,枯榮成敗,誰也逃脫不出這輪迴;花開花謝,月缺月圓,誰也扭轉不了這定律。看透人間起落,見怪不怪;嚐遍世情冷暖,吃苦不苦。六十花甲之年將屆,親身經歷故鄉變色,國破家亡,見證史書記載,目睹狂人最後下場,一個個從粉墨登場到被趕下舞臺,或淪為階下囚,或走上絞刑架,或死無葬身之地,不能「入土為安」。閉目沉思,活著的俗人,還天天在爭什麼?得到了又如何?能帶進棺材嗎?

昔日在泰國曼谷,曾與許多大老闆交往,他們家財過億,富可敵國,但有些最後破產了。有一位陳老闆,死的時候,靈堂冷冷清清,沒有幾個親人來送別。我去和尚寺送他,遺孀很感動的緊握我的手,痛心地指著陳老闆遺照對我哭訴:他生前幫過很多人,死後一個人也沒有來給他上香,人情冷暖,只有在最困難時才看得出。原來,他是被兒子活活氣死的。眼看生意每下愈況,他恐怕會支撐不下,就提早將財產分給三個兒子,結果三兄弟因為得到的財產不平均,反了臉,還痛罵老父有眼無珠,將豪宅分給不學無術的長子,將賺不到多少錢的工廠分給次子,將鄉下沒有價值的一塊地皮留給剛大學畢業的小兒。後來,他宣佈破產,欠下銀行的債,自己一人承擔,三個兒子都沒有被拖累,長子的豪宅因地價爆漲,升了幾倍;次子的工廠生意滔滔,賺到幾桶金;幼子的那塊地被財團高價收購。而他自己住在醫院,最後因付不起昂貴的醫療費,只好出院。他老婆去找兒子,三個大逆不道的二世祖誰也不肯拿錢出來,陳老闆聽後,怒火直燒,我去看他最後一面時,他一直說同樣的話:「盧兄,你千萬要記住:身邊兒不如身邊錢!人一天還未斷氣,一天也不能分家產!」

柬埔寨工友頌巴特幾天沒有來上班,前天終於出現,只見他遍體鱗傷,手臂、胸口都是傷痕。我們以為他與人家打架,一問之下,是被他老婆指甲抓傷、牙齒咬傷。源頭當然又是一個「情」字,因為他在柬埔寨還有髮妻和十二歲的兒子。為了來加拿大,他以單身證明到大使館辦理簽證申請,來滿地可後就與比他小幾歲的寡婦結婚,獲得永久居留權。在工廠休息時間,他幾乎每天晚上都用電話卡打長途電話去金邊,與髮妻和兒子聊天。七月份長假,他特地飛去柬埔寨,辦理申請兒子來加拿大團聚的手續。在滿地可的現任老婆是個醋罈子,哪裡肯放過老公回去享齊人之福,一定要鬧得六國大封相,還報警哭稱被丈夫毆打,警察上門,二話沒說,就用手銬把頌巴特拉去睡了一晚貓籠。上一次是老婆去警局擔保,這一次沒那麼好運,最後求他的小姨子。老婆知道,又找妹妹的麻煩:想勾引妳姐夫?怕嫁不出去?頌巴特說,總有一天,他會給這潑婦顏色看看。我苦口婆心勸他冷靜,因為,危地馬拉工友因為恐嚇會殺死丈母娘,最後被判十八個月牢,現在還在監獄服刑。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工友的女兒,書讀不成,肚子被男友搞大,搬到外面與人同居,孩子生了下來,帶回家給外婆養。媽媽看不順眼,勸她早日與男友分手,她死也不肯;那好,就拉埋天窗,結婚吧!好歹有個名份,不會被親朋戚友取笑。她與男友商量,對方火了,妳那麼「恨嫁」,就去找一個想結婚的人吧!我成全妳!星期日晚上,難得有機會全家人一起吃頓飯,我將這件事說了出來,問問女兒的看法,她們一致認為,是女的太遷就男的,怕失去他;如果是男的愛女的,就肯定會千依百順,唯恐得不到她的歡心,一定會想方設法,用一紙婚書牢牢把愛人綁住。老伴則認為,這是前生欠他的債,所以今生才會死心蹋地為他生孩子,沒名沒份跟他捱苦。她們的觀點我未必全都贊同,但起碼說出個所以然來。誰是負心漢,誰是多情女,月下老人連紅繩都會穿錯,還怪誰?

所以,離婚的,再婚的,都不必自責,因為,情和愛,根本分不出對與錯。緣份前生註定,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勉強不來。朋友也一樣,緣來緣去,留不住的,就由它去,只要捫心自問,俯仰無愧於心,「既來之,則安之」。因為,人生舞台上,不同時刻扮演不同角色,也許下一集等不到閉幕,你已經走了。何必斤斤計較得失,珍惜還在舞台上的一分一秒,演好自己的戲吧!
(2012.09.21《華僑新報》第11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