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第868篇:《雅盟》

上週六(6月22日)晚上,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友逾三十位,聚集滿地可唐人街東昇樓酒家,出席「詩壇」譚銳祥壇主86歲華誕壽宴。席上皆吟壇精英,座中盡文苑宿儒,堪稱別開生面。
眾詩友出席東昇樓壽宴,慶祝譚銳祥壇主86華誕,並合影留念。前排(左起):陳喜澄、劉聚富、吳永存、伍兆職、譚銳祥、雷一鳴、汪溪鹿、譚健民、李文燦。後排(左起):黃明嬋(汪溪鹿夫人)、彭懷玉、冰玉(潘潔心)、紫雲(馬新雲)、韓志隆、黎子、劉源、墨浪夫人、劉源夫人、馮軍(李忠祜夫人)、墨浪(莫海波)、李忠祜、趙慧卿、黃耀梓、唐偉濱、黃耀梓夫人、蘇瑛(雷一鳴夫人)、鄭石泉、邱鳳英(吳永存夫人)、鄭惠明、白墨(盧國才)
驟雨黃昏,我驅車去接伍兆職詩翁夫婦,又去接李文燦師傅,抵唐人街東昇樓酒家,先將兩大袋詩集搬上酒樓,再去泊車。這兩袋詩集有《紫雲清卷》、《女人一枝花》、《鄭石泉詩詞集》、《何宗雄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子漢詩詞集》(遺著)等。《紫雲清卷》已經面世數月,我曾取了一大箱回來,還未分派,適逢詩友雅聚,可以由作者親自簽名贈書,實乃吟壇雅事也。
譚銳祥壇主致謝詞
筵開三席,壽星公譚銳祥壇主神采奕奕,非常健康,他與詩友握手,我在旁一一向他引見。我帶了數十個胸牌,上面有姓名、筆名,以便讓新加盟的詩友能互相結識。我首先向大家逐一介紹:

86歲壇主譚銳祥詩翁,《華僑新報》社長、玉瓊樓主人潘潔心(冰玉),麥基爾大學董事、著名建築師劉聚富院士,蒙城中華語文學校前校長陳喜澄工程師,88歲雷一鳴詩翁暨夫人蘇瑛女士,87歲吳永存詩翁暨夫人邱鳳英女士,85歲李文燦師傅,84歲鹿鳴園主人汪溪鹿詩翁暨夫人黃明嬋女士,83歲于遠樓主人伍兆職詩翁夫婦,83歲譚健民詩翁,78歲鄭石泉詩翁暨女兒鄭惠明,劉源詩兄夫婦,莫海波(墨浪)詩兄夫婦,韓志隆詩友,最年青的唐偉濱詩友,新加盟的黃耀梓詩友夫婦,李忠祜、馮軍詩友夫婦,李德勝、彭懷玉詩友夫婦,著名女詞人馬新雲(紫雲)詩友,本市知名作家趙慧卿女士,文壇新秀黎子等,最後自我介紹:無墨樓樓主、麗璧軒軒主白墨,來自柬埔寨,祖籍潮州揭陽人,姓盧,所以請大家今後不要再稱呼我白先生、白老師。席上除了我,還有陳喜澄校長、汪溪鹿夫人黃明嬋女士也是潮州人;黃耀梓詩友來自香港;彭懷玉詩友來自湖北天門;鄭石泉與雷一鳴兩位詩翁都是湖南老鄉;韓志隆詩友來自山西;來自北京的紫雲詩友是山東榮成人;唐偉濱詩友是廣西人;汪溪鹿詩翁老家是東北遼寧營口;譚銳祥壇主是廣東開平人;伍兆職、譚健民、李文燦諸詩翁都是廣東台山人;劉源詩兄來自印尼,祖籍廣東梅縣;來自上海的冰玉詩友祖籍浙江湖州;李忠祜、馮軍夫婦來自天津。以詩會友,將來自五湖四海的詩友聚集一塊,堪稱「雅盟」。

今年雅聚,有幾位詩友缺席。可余亭主人何宗雄博士暨夫人徐茹茵女士,彭鈞錚詩友,韓修乾(信天翁)詩翁,吳瑞琪詩翁,陸蔚青(懷素)詩友,胡憲(北極狐)詩友,李廣德詩友,丁樹清詩友,胡楠仁詩兄,海語詩兄、雪梅詩兄等,他們有的回國,有的已遷居他埠,有的在旅途中,有的忙不過來,也有的身體不適,雖然他們沒有出席,但很多人還是繼續寄詩作來,從未中斷,十分難能可貴。
左起:白墨、劉聚富院士、李文燦師傅、譚銳祥壇主、陳喜澄校長、伍兆職詩翁
彭懷玉出了一本《懷玉家書》,將近半個世紀的兩千多封家書整理成冊,她說卷一出版後,將再出版卷二、卷三;我告知家裡藏信數十年超過四千封,日記三十餘本,但很多私人的東西,不宜公諸於世,必須篩選;而最令我不捨得拋棄的,是自1995年開始錄下的每日新聞精選,足足十餘年,數百卷錄影帶,如今光碟取代錄影機,這十幾箱可能要「人道毀滅」,曾有朋友提議轉成光碟,哪有時間慢慢去播放、轉錄?曾詢問過圖書館,也無人問津。能將藏信付梓成書,何嚐不是一項成就?我蒐集的風景明信片也頗可觀,還有每年的賀年卡、聖誕卡、生日賀卡、情人節賀卡、父親節賀卡、母親節賀卡就更不勝枚舉,而更珍貴的是兩女小時候用手繪製的賀卡,有的是在托兒所老師指導下的作品,怎捨得拋棄?至於巴黎地鐵票、德國火車票、澳門香港船票、新加坡聖陶莎纜車票、洛杉磯影城入場券、社團宴會貴賓卡、戲票、門票、婚禮和壽宴請柬,滿滿一大盒,如何處理?

遠在北京的關欣升詩友,托人將其父親一冊《關際民書法欣賞》由《華僑新報》轉交贈我,並附來一函,謂四年前他來滿地可探親時,於「詩壇」發表過幾首詩,承蒙指正,十分感謝,回國後一直掛念加國詩友。像這樣的例子很多,是「以詩會友」的又一見證。「詩會」這「雅盟」,廣納百川,由昔日濫觴浮起,到今日波瀾壯闊,經歷十四年而屹立不倒,就憑著「以詩會友」的宗旨,沒有爭權奪利,更無筆戰風雲;彼此切磋詩藝,相互取長補短,豈有「文人相輕」!十四年來,也有一些詩友離去,而更多新詩友加盟,長江後浪推前浪,詩會未來後繼有人,青黃不接之憂休矣!
左起:彭懷玉、黃耀梓夫人、黃耀梓、譚銳祥壇主、白墨、馮軍、李忠祜
譚公致詞,感謝眾詩友出席其壽宴,大家舉杯,恭祝壇主生辰快樂,仁者壽,德者壽,賢者壽,詩者壽,壽比南山,福如東海!有位詩友感慨的說,他會年年來祝壽,還會出席十四年後譚公百歲期頤壽宴!我們在酒樓拍攝合照,坐前排的除了貴賓,就是八十以上的長者,其餘全部站在後面,共三十餘位,由彭懷玉詩友的夫婿李德勝先生攝影。回到家後陸續收到他寄來的珍貴照片,我逐一轉寄給詩友留念;並希望有機會能舉辦一次雅集,大家聯吟,即席揮毫,留下美好的人生回憶。
(2013.06.28《華僑新報》第11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