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第865篇:《閒談》

《星島日報》5月28日副刊剪報

上週《華僑新報》轉載陳浩泉「泉音」專欄文章「舞盡餘生不定留」(5月27日《星島日報》副刊),題目用的是紫雲詩友「南鄉子」中的詞句。週日去唐人街取報紙,所幸還有5月27日和5月28日《星島日報》。「泉音」5月28日專欄文章「怕立高樓,錯在深秋」,推介《紫雲清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網頁,喜見紫雲曾遠赴溫哥華,出席「加華作協」慶祝廿五週年銀禧晚宴之頒獎典禮,與洛夫、陳浩泉、阿濃、梁麗芳等人合影留念。創會會長盧因、顧問葉嘉瑩教授等都有出席。
《星島日報》5月27日副刊剪報
卷》,題目用的也是紫雲「行香子」中詞句。欣悉紫雲榮獲第一屆加華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其獲獎作品是《楊花情》;詩友懷素榮獲小說組第二名,獲獎作品是《等待開花》,可喜可賀也!瀏覽「

欣聞詩友不斷有喜訊傳來,作為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仝人,引以為榮矣!詩會自1999年11月6日成立,瞬間已14年,每週一期的「詩壇」,將迎來第七百期,喜接吳永存詩翁提前寄來「詩壇第700期紀念」,是第一首賀詩。每週收到的詩稿多達五十首,由於報紙版面有限,每期最多只能刊登三十餘首,故有些必須分期連載,有些只貼在「詩壇」網頁上,有些詩詞註解太長,只宜貼在網上,見報時刪除,有些敏感性作品,內容涉及政治,此類題材不符合詩會宗旨,敬希詩友諒解!

除了提前祝賀「詩壇」第700期,上個月又收到法國姚洪亮詩友恭賀譚銳祥壇主86榮壽《千秋歲》賀詞,令我汗顏。下週二農曆五月初四日是譚公八六壽辰,自2000年以來,每年壇主譚公壽誕,我都會提前填詞祝壽,今年竟疏忽,來不及通知《華僑新報》刊登彩色賀辭,只好延至下星期。

像這樣的疏忽,已越來越嚴重,我在接收詩友來郵時,必須小心翼翼,恐怕顧此失彼,因小失大。詩友們寄來的稿件,我很謹慎處理,嚴格把關,對新加盟詩友尤其仔細,除了翻查詞譜,認真核對,還不厭其煩的回覆,要求「嚴格遵守詩詞格律」,對於不願意按平水韻部作詩的朋友,只好請他們到別處投稿,也因此招來痛斥謾罵、冷嘲熱諷。如今我已「水過鴨背」,沒有多少反應了。

日前曾收到一封讀者電郵,讀後令人深思:「您的標題二字的隨筆寫了七百來篇,其中不少精品,創造了吉尼斯世界紀錄。年逾花甲的您也該鬆一口氣,歇息歇息,頤養身心,將整個版面讓位於詩詞評論。這樣眾人拾柴火燄高,不是一舉數得,皆大歡喜嗎?」這位朋友又寫道:「您為《詩壇》和《麗璧軒隨筆》操勞了十多年,弘揚中華文化,描寫人間百態,勞苦功高,僑界有目共睹,讚不絕口,竊以為時至今日,應該提高檔次,更上層樓。」他建議:「《詩壇》發表了一萬七千多首詩詞,其中不少佳作,是否可以開展評論?哪一些詩詞好?具體到哪一首詩詞好在哪裡?這樣就能提高廣大中華文化(舊體詩詞)愛好者的水平。進一步可以實行“拿來主義”,中港台有數以百計的詩詞網站,發表了許多優秀的詩詞例話,將那些作品移植過來,能使詩壇更加賞心悅目,豐富多采。」感謝這位朋友的來函,我將其中重要部份摘抄,是讓更多詩友能知道。至於公開評論詩詞這一環節,頗難付諸實際。正所謂「詩無達詁」,好詩壞詩,見仁見智。本人寫詩評多年,得出的結論是:一、談古不說今;二、泛指莫點名;三、稱讚勿批評。私下閒聊則無傷大雅,擺到台前任人評說,讚賞的無妨,嚴厲批判的,幾個人能過面子一關?更何況,詩詞創作乃「小圈子文學」,不是「大眾文學」,喜愛舊體詩詞畢竟是少數,要報紙整版討論詩詞創作,到底有多少讀者問津?

關於本欄,自1996年中秋節前開始寫第一篇隨筆《賞月》,到今期已經是第865篇,離第900篇還有35個星期。我曾經說過,只要《華僑新報》能辦到第1300期,我就能繼續寫題目只有兩個字的小文章到第1000篇。至於是否創造健力士世界紀錄已不重要,至少在我有生之年,沒有白活過。如此而已。我沒有給自己太大壓力,也沒有幻想「名留青史」,因為,很多人對小文章不屑一顧,認為寫身邊瑣碎的芝麻蒜皮小事,難登大雅之堂。我只是平凡的凡夫俗子,而絕非不食人間煙火的超人,數十本日記,記錄了自己平凡的每一天,也見證了世界上發生的歷史事件,對將來寫回憶錄很有幫助;所以,日記本才是我首要筆錄,隨筆只是系統化的筆記。人生苦短,數十年光陰一轉眼就流逝,如果沒有寫日記,過了一些日子,當記憶衰退,就會覺得每一天都變得空白、虛無、飄緲。

老師曾經說過,文章是「公器」,寫了出來就要「文責自負」,所以,寫些什麼,自己心中有數,喜怒哀樂可以與人分享,悲歡離合可以引起共鳴,讀者易尋,知音難覓;敢說真話就必須付出昂貴的代價,只要有道德勇氣,就會正氣迴腸,就會有讀者認同,就會有知音,就會有網民轉載。

寫到這裡,已經是星期三下午兩點半。星期日(6月9日)滿地可第十八屆全僑聯合公祭大典將在唐人街中山公園舉行,我會爭取時間草擬祭文,但願老天作美,屆時晴空麗日,不會大雨傾盆。
(2013.06.07《華僑新報》第11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