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第864篇:《旅歸》

週六凌晨四點正電話鈴聲響,是酒店喚醒服務。匆匆整裝,將行李搬下樓,到櫃台結賬。四點半,有專車來接我們去舊金山國際機場。維珍美國航空公司VX922號班機延誤了半小時才起飛,抵洛杉磯八點許。我們隨即去加航,將行李托運,辦理登記手續,入閘然後到餐廳吃早餐。洛城機場不像舊金山機場可以有Wi-Fi免費上網,無法寄出電郵,只好在第24號候機室椅子上睡覺。11點半才登機,加拿大航空公司AC798號班機於中午12點左右起飛,花了五個多鐘頭,於滿地可時間晚上8點20分安抵杜魯多國際機場,整整一天都報銷在航空上。當初女兒在網上訂購機票時,為了方便我們,以為從滿地可直飛洛城,中途不用轉機;倘若買單程,由滿地可飛洛杉磯,由舊金山返滿地可,中間就可以省去往返舊金山和洛杉磯的冤枉路。不管怎樣,我們總算平安回到加拿大,善哉!
舊金山Morton's牛扒屋晚餐後在餐廳酒庫留影

小女來機場接機,她去希庫蒂米出差五天,昨晚剛從飛回滿地可,見到我們,高興得緊緊擁抱。與洛杉磯20度晴朗天氣不同,滿地可正下雨,氣溫只有攝氏8度。我們趕快將行李推到停車場,放進車後廂,然後將行李推車推到附近停泊,就匆匆離開機場。先到拉娃購物中心一家「51」餐廳吃晚餐,女兒說我們度假期間,她們的朋友已將客廳、飯廳地毯全部換成硬木地板,提議我們到家後先站在門口,她會用照相機拍下進屋時驚喜的那一刻。回到家,停車後我去取攝錄機,這才發現出了大事!我的攝錄機是放在電腦手提袋中,而手提袋沒有放在車中,天哪!裡面除了攝錄機,還有老伴的iPad平板電腦、我的電腦、日記本、眼鏡,這八天拍的影片和照片全部在儲存在電腦中,我的日記若遺失,這半年等於一片空白。總之,樂極生悲,本來十分圓滿的加州之旅,成了痛苦回憶。
舊金山拜訪九一高齡的施世雄老師,還坐他開的林肯轎車,成了美麗的回憶。
女兒安排進屋驚喜的計劃當然泡湯,我幾乎全身發抖,被雨淋也沒有感覺。將行李搬下後,父女飛車返回機場,一路上女兒不斷安慰我:一定會找回來的,萬一找不回也不要緊,最重要是平安回到家。電腦可以買新的,照片可以從「臉書」上下載,影片就當作沒有買過攝錄機,可以把我新買的iPad送給媽咪,至於日記本,可以憑片斷記憶慢慢補寫,很多人沒有寫日記也可以活得很開心。女兒說了那麼多,我一句也沒聽,一直歇斯底里發瘋似的在大叫。終於到了機場,火速開去停車場,在原來停放推車的地方,我下車一看,推車還在,電腦手提袋不見了。我們泊車後跑去機場詢問處,又到樓下失物處,職員搖頭,只遞給一小張紙,上面有報失電話號碼,星期一才有人辦公。我整個人癱瘓了,手腳發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回家後整個晚上坐在沙發上,我呆若木雞,對著新硬木地板,一點反應也沒有。女兒拿出啤酒給我,一瓶又一瓶,痛定思痛,越想越傷心,沒心情描述旅途見聞。找出在香港買的富士電腦,嚐試從「臉書」取回加州之旅照片,但像素已經縮小,沒有原來的那麼好。詩友們寄來的稿也要重新上網去找,總之一切都有缺陷,再也無法回復完美。
舊金山金門大橋前留下足跡
補記:5月26日(星期日),昨晚一夜沒睡好,一閉上眼睛就想起電腦、日記本,今早五點(等於加州凌晨兩點) 便醒來,到書房用富士電腦工作,嚐試找回照片,至於「詩壇」隨筆、遊記,都可以從博客上取下來,還要通知詩友,重新寄來稿件,總之,我不能垮下來,一定要撐下去,就當作「破財擋災」。過了生日,一踏入癸巳太歲,就遭遇到如此打擊,雖說物質乃身外物,但一遺失了才知道傷痛。像拜訪陳國暲老師,老伴負責全程錄影,將老師談話聲音、容顏舉止、住處環境、客廳藏書一一錄下,非常珍貴;好友林貴隆親自下廚炒大龍蝦和多種菜色,也全程錄影;拜訪施世雄老師,與老同學王瑞雲、王瑞蓮、杜聖浩、伍璐萍一起的難忘相聚,洛杉磯、舊金山旅途所有時間都不放過,總共拍了20G。如今已經化為烏有,多麼可惜。
鄰家兩隻花貓乖乖的讓我拍照
女兒起身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報警,然後和銀行、信用卡公司聯絡,因為手提電腦中有我們四個人去年的報稅資料,有個人社會保險卡號碼,萬一落在壞人手中,麻煩就大了。我們必須立即更換所有銀行卡、信用卡密碼,以防被人盜用。大姐來電話,謂中午到她家吃壽麵,下週二是她七十七歲壽辰,提前兩天在週日祝壽;眾甥都從各地陸續回來,將在福臨門酒家擺壽酒;我們吩咐兩女今晚一定要出席姑媽壽宴。下午兩點許從大姐家回來,我的心情還是很差。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什麼也不想做,提不起勁。有園藝工人來剪草,我到後園看綠油油的草坪,呼吸新鮮空氣,用相機拍攝兩隻花貓的大特寫,牠們很合作,沒有跑動,乖乖的任由我按快門。進屋後心情頓時好起來,又開始籌劃如何取下「詩壇」稿件編輯第690期,還有十期就迎來第700期,屆時應該搞個紀念特輯。就這樣,很快便度過整個下午。
嘉珈、嘉珮與姑媽、姑丈合影於壽宴上
六點半,我們正準備赴宴,我的手機響了:「請問是Mr.Lu嗎?」「我就是!」「請問您是否在機場遺失東西?」「我的天!您等一等!」女兒立即接電話,抄下住址、電話號碼,答應馬上去見他。我帶了一瓶波多20年紅酒,開車到女兒讀中學私校附近,憑地址找到一家公寓,按門鈴後,一位黑人帶了小女孩下樓,將手提袋交給我,我送他紅酒,再三致謝,他笑說:「我在機場工作,上夜班,負責巡邏停車場;我是基督教徒,不做對不起良心的事。本來準備今天將手提袋送去失物處,後來在袋中見到名片,又見日記本扉頁也有同名和相同電話,於是立即打去,因恐您很急於尋獲。」我們向他父女告辭,我的心跳個不停!回家的路上,我又叫又跳,幸運之神一直在眷顧、庇佑、守護著我,我成了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失而復得的難忘經歷,令我更熱愛加拿大,更愛這裡善良的民眾。
(2013.05.31《華僑新報》第11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