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第912篇:《逍遙》

利用魁北克省慶長週末,全家去了一趟多倫多。事先並無打算,是兩女臨時決定,說走就走,出發後才在車上用手機上網訂了兩晚酒店。長途旅行不用我開車,這還是頭一回。第一次坐在後座,感覺很不是滋味,首先的反應是「我真的老了!」然後又從「接受事實」到「享受逍遙自在」。
在多倫多吃韓國餐時自拍
不用聚精會神駕駛,可以完全放鬆,在手機上「微信」一番,步韻寫點東西,或在臉書點讚,最後當然是閉目養神,什麼也不用想。我們在車上一致通過「口頭協議」,三天之內,放縱自己,想吃什麼就吃,不要顧慮體重;想買什麼就買,不要考慮價格;不見任何人,不被會面綑綁,不被探訪約束。總之,沒有時間限制,沒有行程表,沒有規定,沒有框框,才能真正做到「逍遙遊」。
女兒買到全套中文課本
雖然一大清早開車,但由於不趕時間,一路停停走走,抵萬錦希爾頓酒店已經下午兩點,若在以前,我六點出門,十一點已經在太古廣場午膳了。取了618號房間,休息一會,然後去世紀皇宮飲茶。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隔鄰的三益書店。兩女和媽咪去逛公司,臨走前把一疊現金遞給我:老豆,儘管買!我自己一人在書店瀏覽,不亦樂乎!有了「想買什麼就買」這一條協議,我果然「當真」,一個鐘頭過去,東挑西撿,居然有二十來本,都是厚厚的辭典、工具書,老闆娘可樂壞了,不停的對我說:雖然是特價書,我再給您打八折!計算機加減乘除後,三百餘元,不行,且慢!我要算一下身上有多少現金。我一張一張的數,不夠,要拿出幾本可有可無的書,就這樣又抽出又放回去,直到荷包只剩下一張十元面額鈔票。滿載而歸,打電話叫女兒開車來接我回酒店。
三益書店買到的部份戰利品
在「強記」吃晚餐,然後去隔鄰大統華超級市場,老伴買菜,我自己在超市書攤獵書,一發不可收拾,都是剛拆箱擺上書架的好書,我二話沒說,去找有輪籃子,一下子就裝了十幾大本,先去付款後把書放進車後廂,這十幾本書比老伴的雜貨還要貴。回酒店時,大家在分享各人的戰利品,我順手挑了幾本至愛帶上房閱讀,如飢似渴。有幾本書很有參考價值,例如:厚2500餘頁176萬字的《歷代詞曲一萬首》(上下)、厚1700多頁370多萬字的《中華成語辭海》、厚約1200頁174萬字的《中華之最大典》、厚970頁200萬字的《中華法案大辭典》,以及《中國皇帝全傳》、《中國后妃全傳》、《當代中國報紙版面精粹》、《西方現代藝術史》等。第一天過去了,我在書卷中入夢。
美食節人山人海
星期六的多倫多,晴空萬里,我們去「名門金宴」飲早茶,然後去Yorkdale購物中心,我自己去Indigo看書,她們母女三人去「血拼」,大包小包的塞滿車後廂,在日本村咖啡廳喝咖啡,然後回酒店休息。下午,我們去Yonge街吃韓國菜,然後去肯尼迪路觀看美食節,把整條馬路封了,擺了幾百個食攤,人山人海,成千上萬,清一色華人,幾乎不相信自己身在加拿大,還以為是去了台北士林夜市。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真的怕怕!三十幾度的高溫,還是回酒店避暑。晚上到酒店附近一家「皇后」吃夜粥、小炒,生意紅火,一位難求。在超市買許多水果帶回房間享用。
城隍廟小吃
星期日,去「城隍廟」吃上海早餐,回酒店退房。最後一天,當然要衝刺!各人分道揚鑣,她們三人去另一家大統華超市,我自己在新旺角廣場下車,這裡還有一家三益書店分店。我將口袋中所剩下的兩百多塊錢全都報銷了,買到十幾本,包括厚2250頁540萬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厚3100頁650萬字的《中國歷代名人大辭典》(上下)、厚1100頁280萬字的《中國地名詞典》、厚830頁160萬字的《中國文化知識精華》、厚1400多頁的《咬文嚼字》等,都是非常有份量的好書。
拜拜!希爾頓花園酒店
回到拉娃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將買回來的書加入《無墨樓藏書目錄》中,今年上半年購入225本,總藏書量5030本,如何安置數百本「無家可歸」的書,我又在動腦筋了。昨天下午,做完物理治療後,我和老伴開車去瑞典宜家IKEA傢俱店,買了兩個大書架,一個是普通七呎高,另一個是前後貫通十六格,我這傷殘肩膀,怎麼可能將兩個大書架搬運回家,又逐個安裝起來?幸好有聰明的老伴,她提議在傢俱店門口把紙皮全部拆卸,將一塊又一塊木板搬上車,到家後逐一小塊搬到地下室。普通書架我已裝過二十幾個,十六格還是新課題,我依照說明書,竟花了一個多鐘頭才完工。
地下室新添兩個書架
今天一早起床,用環保袋將數百本書搬到地庫,由於只能使用左手,我記不清到底搬了多少袋,雖然大汗淋漓,但心情愉快,一點也不覺得累。眼看書本擺放在新書架上,這份喜悅又豈是筆墨能形容?用手機拍下新書上架的鏡頭,傳給兩女分享。倘若逍遙遊能盡情買書,應該無悔無憾矣!
花了一個多鐘頭才安裝這個十六格大書架
清晨到後園澆花淋草,在陽臺觀賞小鳥沐浴於鳥池,無憂無慮,逍遙自在。如今不能像昔日那樣自己動手,而是雇請園藝技工修剪柏牆,草坪則由小女推剪草機,我的愛好,是用小剪刀將草坪邊沿剪得整整齊齊,像精雕細鑿的藝術品,然後拍照存念。如果能這樣逍遙活下去,夫復何求矣!
(2016.07.01《華僑新報》第13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