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第929篇:《秋遊》

適值內子姐姐和姐夫專程從香港來加拿大出席小女婚禮之便,我們安排了幾個旅遊項目。由於秋雨綿綿,連續幾天,令原訂計劃有變。又因為我的右肩膀注射藥物後不宜長途開車,也影響了行程,所以只能遷就一番,由長途跋涉換成短線穿梭,倒也做到盡量利用時間,分秒不浪費。雖然賞楓時節有些晚,但還是拍了不少照片,留下了難忘的回憶。畢竟,親人團聚比遊山玩水更加可貴!
小女與姨丈、姨媽在Regine吃早餐

小女去墨西哥蜜月旅行前,先在滿地可充當導遊,她飛走後,由大女兒接棒。她在網上訂了兩晚Fiddler Lake Resort湖畔度假屋,本來是週六入住,誰知全日大雨,只好延至週日,幸好中午天晴,陽光普照,最適宜遠行。女兒負責採購海鮮,我們先出發,相約下午四點許在度假屋會合。
在三寶山大叢林佛寺觀音菩薩像前留影
取道15號公路北上,先到百多公里的三寶山大叢林佛寺禮佛,午餐吃齋菜,到大雄寶殿上香,添香油,天色蔚藍,五度氣溫,沒有冷風,令人心曠神怡。在十八羅漢、觀音菩薩、彌勒佛、釋迦牟尼等佛像前留影,因太疲憊,無法步行上山朝拜觀音乘龍巨型雕像,且待下次有機會再來一遊。
在度假屋前紅色靠椅上合影
從大佛寺取道327公路和364公路轉329公路,四點半抵達Fiddler湖度假村,女兒和洋女婿已經取了屋,是「兔子12號」,原來這度假村佔地250英畝,分成Le Lapin兔子(3至4間房,1578平方英呎以上,可住6至8人)、L'Ours熊(3至4間房,2320平方英呎以上,可住6至10人)、Le Cerf鹿(4至5間房,2770平方英呎以上,可住8至16人)、L'Orignal麋鹿(5間房,3238英呎以上,可住9至18人),總共超過50間度假屋,全都用楓樹建成,每一間都隱藏在楓樹林中,相隔甚遠,載歌起舞,也不影響鄰居。我們到費得勒湖畔散步,紅楓葉撒落滿樹林,像紅地氈鋪遍林間小徑;我們踏著紅葉,在無邊際的楓林中漫步。
在費得勒湖畔楓林中駐足
度假屋設備齊全,廚房、客廳、浴室、臥房都好寬敞,我們圍在壁爐燒楓木,到屋外坐在紅色大椅上仰望滿天星斗,靜謐的樹林,秋風陣陣。在私人按摩浴缸水療,華氏104度水溫,多人聚浴聊天,別有一番風味。晚餐有清蒸皇帝蟹、雪蟹、巨蝦、帶子,大快朵頤。開一瓶「克立闊寡婦」香檳,飯後有冰酒,女兒夫婦親自弄楓樹糖甜品,一家人閒聊,在壁爐邊拍照,不亦樂乎!由於女兒星期一與客戶一早有約,她與女婿十一點摸黑返回滿地可,抵家已午夜。
圍著壁爐熊熊火燄夜話
星期一,天陰,下雪,零度氣溫加風速零下四度。我們開車北上,去Mont Tremblant,按法語發音譯成「唐布朗山」,按英語發音也有譯成「翠湖山莊」,因風大,上山纜車停駛,又不是週末,遊客稀少,免費泊車。我們在一家La Forge Bistro-Bar & Grill酒吧用餐,雪花飄落,寒風刺骨,對我們來說是小兒科,但對於從香港來的親人,這秋意可夠滋味的!
還有幾株楓樹紅葉未落盡
大部份紅葉已落,還有幾株仍非常紅艷,姐夫撿拾片片紅楓夾進旅遊書中帶回香港。風冷天陰,我們在小店門口品嚐楓樹糖,店員將熱騰騰的楓糖漿倒在刨冰層上,稍等片刻,再用小木棒將凝固的楓糖捲起,成了楓漿棒棒糖。沿石級步行下山,離開唐布朗山,我們到Saint Sauveur聖索沃鎮逛Outlet暢貨中心,這種工廠直銷之零售店型式很受顧客歡迎,家姐在幾間名牌店買了球鞋、童裝、男女服裝等,滿載而歸。
在度假屋晚餐,別有一番風味
回度假屋前,我們到超級市場買生蠔和其他食品,晚餐依然是海鮮餐,再加上老伴做的越南粉卷,還有一瓶藍莓冰酒。雖然在深山叢樹裡,幸好有Wi-Fi,家姐與萬里以外的香港女兒通視像電話,和小外孫女隔洋閒聊,拜科技發達所賜,將照片一一傳去,大家第一時間分享。飯後休息一會,我與姐夫到按摩浴缸水療,閉目養神,一天駕車的疲勞頓時消失。我在想,加拿大的治安好,可以放心在深山野外一小屋過夜,如果在強盜出沒的國度,沒有槍械自衛,分分鐘有危險,呼天不應,有多可怕!困在這郊野,萬一手機沒有訊號,又不能上網,與外界完全隔絕,後果不堪設想矣!
在私人按摩浴缸水療,舟車勞頓霎間消失
有女兒和洋女婿在,笑聲不斷,小屋很熱鬧,如今只剩下我們四人,顯得有點冷清。我上網收詩稿,為《詩壇第752期》組稿,又將這幾天拍下的照片整理、分類,貼上「臉書」與親友分享。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家姐和姐夫來滿地可已兩個星期,我們每天都過得十分愉快,但又多麼希望時間能停留下來,因為,月底他們就要返回香港,真捨不得!我們碰杯痛飲時許諾:下次來加拿大住久一些,最少幾個月,這樣才有時間去加西,遊卡加利、愛明頓、溫哥華,遊落磯山脈,哥倫比亞冰原、班芙、賈斯珀、路易絲湖等名勝。我們也應允下次全家回香港,然後結伴同遊日本、韓國。
這個大木桶焗桑那蒸氣浴,可以同時坐六個人
今天星期二,山區昨夜有小雪,車頂、屋頂全白。我們在十一點前到辦事處退房,依依不捨離開費得勒湖。回程在幾個小城鎮兜圈子、逛商場,中午吃希臘餐,回到家已是下午兩點許,趕得及在三點鐘去做物理治療。經過幾天在深山林野盤旋奔走,舟車勞頓,今晚終於可以在家裡吃晚餐,開一瓶二十年期的葡萄牙Porto缽酒,飯後開電腦敲鍵盤,寫下這篇隨筆,題目就叫《秋遊》吧!
Mont Tremblant秋景
(2016.10.28《華僑新報》第13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