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第1040篇:《辦學》

《柬埔寨金邊端華學校百年校慶紀念特刊》封面
中文教師在海外肩負傳薪重任,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功不可沒。弘揚中華文化的使命感,令更多人加入中文教師的行列來。端華楊璧陶老師生前在紐西蘭辦中文學校,《緬省越棉寮華報》主編田淑丹姨在卡加利出任中文學校校長,都令人欽佩。若是提到本市華文教育界,就不能不提何宗雄校長、劉聚富院士、陳喜澄校長、袁煥中、陳傑中、鄧倩麗校長等幾位勞苦功高的教育工作者。

《蒙城中華語文學校三十週年校慶紀念特刊》封面
把鏡頭從中文學校移到其他族裔辦的學校,你會驚訝,滿地可猶太人在他們聚居的猶太區辦了希伯萊語學校,包括七間小學和四間中學,已經超過半個世紀;阿拉伯語學校這幾年如雨後春筍;而第一間希臘語學校於1983年由滿地可幾位年青的教授創辦,學生除了學習希臘文字,還學歷史、文學、宗教、神話、建築、拜占庭文明等。此外,還有滿地可YMCA美國基督教青年會國際語言學校,除了英語、法語,還開辦漢語、日語、阿拉伯語、德語、西班牙語、意大利語和葡萄牙語等班級。
用毛筆能書寫出漂亮韓文
韓裔社區假Marianopolis私立中學開辦的韓語學校,於1978年由蒙大生物學、遺傳學教授丁永燮博士出任校長,至今已經41年,春風化雨,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學子。每星期六,數以百計的韓裔家長,帶著他們的孩子,去學校讀韓文,又學武術、書法。我曾參觀過其中一間課室,黑板上寫著「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的漢字,下面是韓文;孩子們的作業,書寫在原稿紙上。他們在學校不僅僅學習自己的文化,而更重要的是學習尊師敬老、品德修養,他們從小就十分注重禮貌、言談舉止,向老師行鞠躬禮,排隊有次序,不爭先恐後,不在公眾場所大聲喧嘩。我在這數百名小朋友身上,感受到民族尊嚴。當丁永燮校長將他的名片遞給我時,我對這位八十多歲的老教授肅然起敬。他還贈我一本《滿地可韓語學校40週年校慶紀念特刊》,並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們都老了,希望寄託在下一代!」
《滿地可韓語學校40週年校慶紀念特刊》封面
全球有大約7560萬人使用韓語,是世界第13大語言,在北朝鮮稱之為朝鮮語,在韓國稱之為韓語,於1443年由朝鮮王朝世宗大王組織一批學者創造。當時稱為「訓民正音」,由28個基礎字母組成,後來有四個音消失,到今天只有24個字母,相互組合成40個。每一個字的書寫是左右上下,分三種,第一種,子音字母添加在豎立類母音字母的左邊,從左到右;第二種,子音字母添加在躺臥類母音字母的上方,自上而下;第三種,子音字母添加在複合類母音字母的左上方。對中國人來說,韓文書寫非常容易,但發音就相當複雜、多變,文法不是主謂賓,而是主賓謂,還要附加助詞。韓語中,百分之七十是來自漢語,百分之二十是固有語,百分之十是外來語,音調沒有陰陽上去。
韓文字母表
與韓語相似,日語也是由主賓謂的順序構成。動詞時態有「過去」、「現在/未來」兩種。日語發音比韓語簡單,由五十個假名組成,分平假名(漢字草書變形)和片假名(漢字部首變形),相對「假名」而言,真名就是「漢字」,如今,片假名只用於外來語。只要能讀懂五十個假名,就可以發音讀出每一個字,不像韓語,若不拼音湊合,就不能單獨成字。如今,網上學習日語、韓語的教學課程非常多,每天讀一個鐘頭,再加上課堂老師的講解,事半功倍,剩下來要做的,就是找機會使用,如果能交上日、韓裔朋友,是最快捷的方法。到韓國、日本住上幾個月,也一定快速達標。
日語五十音平假名來自漢字草書變形
由於有中文背景,學習韓語、日語,比起老外要快好幾倍。日語有漢字伴同,一段句子中,八九不離十,再翻查日漢/漢日辭典,舉一反三,容易掌握。而韓語純粹是清一色字母,除非讀音接近,否則即使翻查韓漢字典也未必明白。再加上主賓謂的文法,我吃飯,變成「我飯吃」,要完全上手,最少訂下兩年計劃。幸好手機有韓語、日語手寫輸入法,網上發音字典,只要打一個英文詞彙,就可以準確讀出韓語、日語。要學好任何一種語言,方法離不開:多讀、多聽、多寫、多講。
日語五十音片假名來自漢字部首變形
自學語言一直是我多年的心願,如今終於退休了,可以利用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第一件事就是學韓語、日語,這是最接近漢語的兩大語言,如果兩年內學到手,也未屆古稀之年。雖然我曾經花了兩年時間聽西班牙語CD,但自從離開工廠,沒有機會與幾位南美工友練習,很快就拋諸腦後了。可見,學語言的竅門就是「講」,光聽和寫還是不行!就像柬埔寨語、寮語、泰語、越南語一樣,必須要經常使用,找朋友談電話,到泰餐廳吃飯,與主廚聊天,和越南親友來往,到東南亞雜貨店買泰文、寮文、柬文報紙雜誌,不斷翻查字典,只有這樣,才不會因為時間久遠而變得生硬。
手抄《千字文》
日前找出我廿幾年前用楷書一筆一劃抄錄的《千字文》和《三字經》,準備拿去鑲鏡框,然後懸掛起來,每天給小可兒填鴨式灌輸,就像當年教兩女死背死啃。雖然她們不明白「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是什麼意思,但有一天突然聽她們說出一句「金生麗水,玉出崑岡」,再來一句「龍師火帝,鳥官人皇」,我就相信,耳濡目染,潛移默化,是一定有所收獲的。這就是「辦學」的功德!
手抄《三字經》
(2019.03.14《華僑新報》第14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