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4日 星期一

第1039篇:《喜記》

1983.02.13癸亥豬年正月初一攝於愛民頓亞省省議會前
猶憶去年我們到歐洲旅遊時,就曾在巴黎中國城大酒樓同學聚會上,提出組團來美加為曾任歐(習之)老師九十華誕祝壽的建議;經過多個月的蘊釀、籌劃,端華第十一屆同學美加遊旅行團終於順利成團,具體行程也已經擬定,住在紐約的蔡麗華同學成了首站接待人。在加拿大分別散居滿地可、多倫多、溫尼伯、卡加利的幾位同學,都因為這次旅行而理所當然成了東道主,如何能盡地主之誼款待遠方來的老同學,使之能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同學們已先後組團暢遊了歐亞澳三大洲十幾個國家,到北美洲來還是第一次,由大西洋畔的紐約到太平洋畔的西雅圖,東西五千多公里。

2010.07.17出席曾任歐老師八一壽宴,贈送端華同學賀詞鏡架
詩壇」中「各家詩詞集」裡面,有幾位詩友都是端華同學,包括:姚洪亮、江麗珍、鄭懷國、蔡麗華、許懷嬌、黃健生、陳黛黛等,他們成了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一支生力軍。今次美加團中,有鄭懷國、蔡麗華、陳黛黛幾枝健筆,相信一路上肯定少不了賡吟唱詠一番,希望能輯成組詩,給這次旅程留下佳話。可惜比我們高好幾屆的姚洪亮學長沒有同行,他的旅遊組詩,別具一格。
2006.12.17愛民頓唐人街牌樓
為了不影響專欄和「詩壇」出版,這次旅程,我做了初步計劃,5月28日(星期二),一早給報社發稿後趕往機場直飛亞省愛民頓,一路上電腦隨身攜帶;6月4日(星期二),在溫哥華酒店中給報社發稿;6月10日晚上返抵滿地可,6月11日(星期二),照常發稿。希望旅途中有Wi-Fi可以上網,每天回到酒店後能接收詩友來稿,如果說有影響,就是6月1日的韓文課和6月10日的日文課取消。
1982.08.01路易斯湖
在愛民頓幾天中,除了出席曾老師嵩壽宴,我還要拜謁九八高齡的黃國棟老詩翁,他今年九月份將慶祝九九白壽,明年百壽期頤。我們還要去探訪表姐,前年表姐夫逝世,給表姐打擊很大,我們每一次到愛民頓都是表姐夫去機場接送,並在他們家住下;2010年到愛城出席曾老師八一壽宴時,還與王羽侯先生、盧幹之宗叔、傅鑑濤先生、林奇興夫人王玩蘭姐一起拍照,如今他們與表姐夫都相繼走了,江山依舊,人事全非,怎不噓唏!由愛城南下卡加利,我們會探望田淑丹姨,她的夫婿黃凱之先生剛於今年元旦辭世。到西雅圖後,6月8日散團,我們會再回溫哥華住兩晚酒店,拜訪李錦榮兄和李寶珠姐夫婦,以及李永洪、陳自邦兩位詩友,離上次喜相逢,轉眼已經九年。如果說遺憾,應該是未能與雷基磐詩翁有一面之緣;另一憾事,是從此再也不能在溫哥華拜見畫家姚奎。
2010.07.18路易斯湖
到愛民頓,我們會像過去幾次一樣,去趟舊居緬懷一番,又到長女出生的皇家亞歷山大醫院走一回,拍張照片寄回給她留念。我們去過加西很多次,每次舊地重遊,都有不一樣的感慨。最近整理舊照片,再一次勾起點滴回憶,愛民頓世界最大的西愛商場,卡城天空花園,風景如畫的落基山脈,人間仙境的路易斯湖,世外桃源的班芙,美麗的溫哥華英吉利灣,斯坦利公園圖騰群,煤氣鎮,海天公路,維多利亞唐人街牌樓,萬紫千紅的寶翠花園,在威士拿三千多公尺高的冰山上午餐。
1983.09.06女兒離開皇家亞歷山大醫院回家
那天女兒問起我們1982年到1985年在愛民頓的往事,我像說書人娓娓道來,一樁樁、一件件,就像昨天發生的事一樣。從滿地可乘搭灰狗巴士四天三夜,橫跨魁省、安省、緬省、沙省到亞省,當時是四月,愛民頓仍然冰雪未融,寒風刺骨,我們人生地不熟,幸有五丈和姨媽的關懷照顧,表弟借了車讓我去找工作,終於安頓下來;分期付款買了第一套大英百科全書,生下了長女,入了加拿大國籍,買了第一部汽車;住了三年後,在決定搬回滿地可前,因路上巧遇老同學,而聯絡上曾老師、廖老師夫婦,也算緣份。1988年、2006年和2010年,先後三次回去愛民頓,此番是第四次。
紅玫瑰和賀卡
今年2月25日,適逢註冊結婚37週年,又令我想起往事。1982年4月25日,我們離開滿地可前往愛民頓,正好是結婚後兩個月;1985年4月25日,我們開車遷離愛民頓,正好住了整整三年。花了四天,每天開車一千公里,長途跋涉,拍下照片,當時女兒才一歲半,留下不少難忘回憶。女兒來滿地可已34年,從未回去愛民頓;還記得為了趕在學齡9月1日以前能入學而於8月31日晚催生,令她記憶猶深;上星期四,女兒接受FM103.3電台45分鐘專訪時,也特別提到她在愛民頓出生之事。
小可兒才是照片中的主角
那天小女在網上訂了外賣早餐送到家裡,我則一早去花店買了一打紅玫瑰,又在賀卡上寫了幾句:「結婚37週年紀念日快樂!享受人生最美好的歲月,忘卻世間一切悲傷煩惱,攜手走向幸福的晚年!」雖然沒有詩詞,但誠意還是滿滿的。晚上,我們在大女兒家聚餐,開了一瓶他們從法國里昂帶回來的香檳,飯後還有蛋糕和賀卡,我們抱著15個月大的小可兒一起拍合家歡,賀卡中有小可兒塗鴉的紅心圖案,也令我們樂開了懷。戶外零下二十幾度,屋內溫馨暖和,笑聲不斷,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女兒說希望兩年後與我們同遊韓國和日本,因為到時我已經可以用韓語和日語問路、喚車、用餐、購物。雖然同學們一直不解的問我同樣的問題:你這把年紀還學韓語、日語幹嗎?
賀卡上有小可兒塗鴉的紅心,值得珍藏
(2019.03.07《華僑新報》第14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