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第1051篇:《硯誼》

2005年12月重返母校合影於金邊端華中學
同窗共硯,指的就是在同一個窗前讀書,又共用同一個墨硯寫字;所以,稱同學為同窗,喻校友情誼為硯誼。能維持超過半個世紀,硯誼猶存,情感依然不減當年,這難道不是神話、童話嗎?

2012.05.13與法國端華同學在巴黎新中國城酒家聚餐合影
當我告訴老外,我與同學自1970年離開學校後從未見面,但彼此還保持聯絡,他們聽後異口同聲的慨嘆:世間竟然還有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我們一畢業就各奔己程,除了幾位比較談得來的還有交往,絕大部份連名字也記不起了。同學已經如此,老師就更不用說,哪一位教哪一科,我們都忘得一乾二淨;走在路上見面也極少打招呼,因為即使你上前寒暄,老師也未必記得你,他教過的學生多如牛毛,哪能記得了幾個?除非你在班上非常優秀或者特別調皮搗蛋,令老師對你印象深刻。
法國諾曼第海灘合影(2000.06)
於是我跟他們說,我們每一班有自己的班主任,學生與班主任的關係很密切,班主任還做「家訪」,了解每個學生的家庭狀況;所以,師生的感情可以媲美親人,甚至有很多心裡話,寧可告訴老師,也不願告訴父母;這在老外看來當然是不可想像的。經過戰亂,虎口餘生的同屆同學超過一百人,散居各大洲,每次組團出外旅遊,都有數十位參加;今次來美國和加拿大,專程前往加西亞省愛民頓給曾任歐老師祝壽,他們聽後瞪大眼睛,哇!你們都六十多歲了,還能與老師見面?我笑著說:中國人很長壽,超過一百歲絕不成問題!我們在法國巴黎有位薛世祺老師還活到105歲呢!
同學們陸續抵達美國紐約
最近每天都收到同學們的旅遊照片,一直關注他們的行蹤,從下飛機開始,每一個角落都有他們的足跡,我將照片逐一儲存,好像陪他們走完一個又一個景點,留下一個又一個腳印。很羨慕大家還有花不完的精力,舟車勞頓,倦態全無,從照片中分享到他們的喜悅,也感受到他們的真誠。
東道主蔡麗華是「老紐約客」
住在紐約的蔡麗華同學與夫婿黃林貴兄,在此次美加遊中獨挑大樑,招待十幾位同學,起居飲食,暢遊購物,還驅車遠赴康州,彭德棻、彭德湘姐妹和她們的夫婿熱情接待,龍蝦任吃,豐盛早餐,值得再三回味。遲來的幾位同學隨後陸續報到,一起參加旅行團,從紐約、費城、華盛頓一路朝西,上週六晚跨越國境進入加拿大,觀賞尼亞加拉大瀑布夜景,週日近距離體驗瀑布千軍萬馬奔騰的宏偉氣勢,然後赴多倫多;週一離開多倫多東行,遊千島湖和首都渥太華,傍晚抵達滿地可。
美國華爾街金牛前留影
從行程表看,週二一早就啟程往東北去魁北克市,然後折回美國波士頓,週三返回紐約。有三位同學沒有繼程去魁北克而留在滿地可,如果要與他們見面,必須在週一晚上到他們下榻的酒店。收到地址定位,是在Drummondville鎮,離我住的拉娃114公里,我於是提議到旅行團下車的地點去接他們回到寒舍過夜,週二下午再去杜魯多機場迎接從巴黎飛來的另一位同學。為了盡地主之誼接待,我向日語老師請了假,女兒預訂了週二晚在旋轉餐廳用膳,可以觀賞滿地可晚霞夕照和夜景。週三行程有幾個安排,待與同學商量再做決定,晚上在唐人街用餐。週四一早出發去機場,乘搭加航直飛愛民頓。同學們從四面八方飛到加西,出席本週五晚上在龍廷酒家曾老師九十大壽晚宴。
到Outlets直銷店「血拼」,不亦樂乎!
我整理同學賀壽詩詞,有幾位都是「詩壇」健筆,包括:姚洪亮、鄭懷國、江麗珍、蔡麗華、許懷嬌等,填的賀詞有《壽星明》、《滿庭芳》、《喜朝天》、《蝶戀花》、《畫堂春》等,除了上述詞牌之外,我先後還填了《永遇樂》、《鳳凰臺上憶吹簫》、《齊天樂》等。詩壇幾位詩翁包括黃國棟、陳國暲、譚銳祥、伍兆職、鄭石泉、陳桂(子漢)、梅桂林等,都曾經有賀詩贈給老師,我將同學和詩翁之大作編成《賀曾任歐老師嵩壽詩詞集》,加上照片,裝訂成冊,呈獻老師惠存。
2019.02.12法國巴黎端華同學春節聯歡
才女江麗珍因事情繁忙,沒有成行,遊記執筆者就非蔡麗華莫屬了。鄭懷國日前填了《好事近──同學美加之行啟航》,許懷嬌依韻祝老同學美加旅遊一路順風、旅途愉快;蔡麗華在遊記中步韻填了兩首:歡迎紐西蘭同學光臨、歡迎美加法德同學光臨;我也忍不住了,次韻懷國兄歡迎老同學到訪滿地可。一路風光一路詩,相信他們一定會創作豐收,期待他們陸續有詩詞寄來。我帶著電腦隨行,從5月30日起,每天一篇《加西之旅》,下週《詩壇第875期》和第1052篇隨筆將於6月4日在溫哥華Airbnb民宿寄出,6月10日晚上返回滿地可,翌日一早寄隨筆和《詩壇第876期》到報社。
2018.09.20與法國巴黎同學於中國城酒家聚餐合影
近日又有同學加盟端華11屆同學網,群聊中提及柬埔寨金邊廣肇惠中學(簡稱廣校),我與老伴都是廣校畢業,屈指一算,也超過半個世紀了。由硯誼而成為夫妻,除了我們,還有紐西蘭、法國、美國、德國等老同學,他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成為同窗佳話。廣校同學到端華讀專修的很多,廖如真老師就是廣校代數老師。越南邊和育德學校雖然已經關閉四十多年,但校友們的同窗情還是那麼深厚,此次壽宴,竟有三十多位同學專程從美國和其他國家來愛民頓給陳增輝老師(曾任歐老師在越南的名字)祝壽,這份純樸的硯誼,珍貴無價,值得記下一筆,給下一代做個榜樣。
與端華同學在滿地可唐人街牌樓前合照(2019.05.27)
(2019.05.30《華僑新報》第14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