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4日 星期日

第1102篇:《敲鍵》

電腦敲鍵和疾筆寫日記,是每天的生活寫照(2020.06.14)
文房四寶今何見?苦埋案、勤敲鍵。即席揮毫難展卷,已無湖筆,更無端硯,紙墨宣徽戀。
一堆數字由君選,機器充飢腦充電。遊戲規章朝夕變,匠人靈感,笨人方便,愚蠢非心願。
──《青玉案》敲鍵

自1994年底購置第一部486DX電腦,我就和鍵盤結下不解之緣。當時是視窗3.1軟件,後來安裝中文Word5.0,我沒有掌握倉頡輸入法,只學會用倚天鍵盤注音符號輸入,這個老方法駕輕就熟,一直沿用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所以,即使更換了不知多少台電腦,我還是習慣了倚天鍵盤;自從視窗7被升級後,原有的中文輸入法被取代,保守的我,只好依然使用舊版視窗7,再也不升級了。
家裡部份日記本(從2000年起)
也就是說,這二十幾年來,敲鍵,取代了筆紙,只有寫日記時,筆桿子才派上用場。由於急就章匆匆記事,潦草疾書,美其名曰筆走龍蛇,其實是信筆塗鴉,鴻鳦滿紙,春蛇秋蚓,如鬼畫符。
手抄楷書《千字文》(1994.09.11)
日前翻查舊日記和信件影印,發現還未有電腦前的字跡,整齊精緻,筆劃清晰,行文潔淨,不可同日而語。找出四十年前,我寫給未來岳父大人的第一封(也是唯一一封)自薦信函,從頭到尾上千字,一筆一劃,井然有序,絕無塗改,連標點符號都一絲不茍,若今天要我抄一遍,絕不可能。
四十年前寫給未來岳父的自薦函(1981.01.10)
家裡有兩個大鏡框,分別是用毛筆寫的楷書《千字文》和《三字經》,那也是我未買電腦時抄錄來教兩女的,當時還曾經對她們說,將來我將《千字文》留給嘉珈,將《三字經》留給嘉珮,就當作傳家之紀念品吧!如果現在要我重新謄寫,肯定辦不到,是該怪電腦還是怪自己呢?
手抄楷書《三字經》
自從1999年3月開始上網寄稿去報社,但詩友們依然用傳真機投稿,後來終於擺脫,全部由電郵取代,除了省去外地昂貴的長途電話費,也省去油墨、紙張,卻因此再也看不到詩翁龍飛鳳舞的墨寶。遠居溫哥華的李錦榮詩兄,每週都用毛筆書寫詩作,再拍成照片電郵寄下,我將這些珍貴的書法作品,貼在《李錦榮詩詞集》上,公諸同好。如今人人都敲鍵,就再也收不到字跡了,奈何!
李錦榮書法(2020.04.25)
所以,寄賀年卡也是另一種蒐集親友墨寶的渠道,很可惜,我寄出上百封,收到才十幾封,而且越來越少,因為大家寄電子賀卡,一按就全球送達,省錢省力又環保。最後,連寄賀卡的興致也減了,終於沒有勁了,相信以後自製賀年卡、貼生肖郵票、用毛筆書寫賀詞的傳統,也逐漸式微、消失了。人與人之間,本來就生疏,再加上這幾個月的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大家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一起歡聚舉杯了,如今,連敲鍵似乎也懶了,因為,如果手機可以輕易辦得到的話,誰還會去開電腦敲鍵寄電郵呢?一機在手,手寫或語音快速輸入,連鍵也不用敲,「秒寄」全世界!
路志正大夫賀江麗珍《舒心漫筆》出版之慶(2015)
時代在進步,舊的東西正在淘汰,記得當年剛有按鈕電話機,不用撥號碼,後來又有無線話筒,跑到樓上、樓下都可以通話。1982年,一部JVC錄影機1500元,1985年,一部「大哥大」移動電話兩千多元。1993年,一部Panasonic傳真機七百多元。我的第一部電腦連CD ROM和32M記憶、安裝軟件、打印機等約四千元,1995年第一次上網,每個月要交昂貴的費用;第一部手提電話沒有色彩,只能通話;2000年才開始有智能電話,從光碟儲存,到USB手指,又一個跳躍,黑莓手機面世時還有鍵盤,後來就消失了。手機上網,取代了手提電腦的功能,又因高像素手機而取代了照相機。
喜見珍藏三十多年前卡通錄影帶,小可兒樂壞了!(2020.06.10)
今天的孩子們,只知道手機,不知道電話座機是什麼;就像我們父母一代的黑膠唱片,他們不知道錄影帶是什麼;就像手提電腦不再有光碟,新車出廠,連光碟機也沒有;手機可以下載掃瞄程式,不再需要掃瞄機。我家有數百盒新聞帶,還有數十盒原裝狄斯尼卡通錄影帶,幸好錄影機仍可能正常運作,小可兒最喜歡到地庫觀看外公三十幾年前買給她媽咪的錄影帶,從米奇老鼠、唐老鴨到羅賓漢、小飛象、長鼻子木偶,從灰姑娘、美人魚到睡公主、白雪公主、美女與野獸。對她來說,老掉牙的《西遊記》故事,比起《三隻小豬》、《大灰狼》更能吸引,特別是大耳朵的豬八戒。
小可兒將外公珍藏三十多年的狄斯尼卡通錄影帶逐一排列(2020.06.10)
從衛星導航系統面世,到無人駕駛汽車,也不過是幾年的時間,當機器人能擬合約、畫肖像、寫毛筆字,3D打印機製出機器零件,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人類發明電腦,電腦控制人類,當機器人比人類還要聰明能幹,這個惡性循環,將世界推向危險的境界,再這樣下去,克隆人大量複製,人與人之間,將沒有親情、血緣、族群關係,彼此還有什麼感情聯繫?醫學發達,器官更換,壽命延長,數千年傳統成了障礙物,必被徹底除之。宗教、倫理、道德,將被日新月異的科學凌駕其上,戀愛婚姻、傳宗接代、義務助人、慈善事業,更難以繼續維持。這不是科幻小說,這是現實,絕非危言聳聽也!

從敲鍵、排版,到觸屏、截圖,從Skype、FaceTime到Hangouts、Zoom,從掃瞄、打印,到藍牙、雲端,我們一路走來,見證了科技發達的歷史,也增添了長遠得失的隱憂。
(2020.06.18《華僑新報》第15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