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9日 星期一

第1104篇:《旅詩》

意大利羅馬競技場(2019.10.29)
遊山玩水,樂趣君知否?讀萬卷詩書,倒不如、環球行走。斯言誤導,竟可信無疑,路在口,機在手,出發追星斗。
美加澳紐,歐陸多親友。韓日港台飛,嘆人生、浮雲蒼狗。越棉舊地,新馬泰重臨,江南柳,京城酒,故國堪留久。
──《驀山溪》旅遊日誌入詩感賦

明代書畫家董其昌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胸中脫去塵濁,自然丘壑內營。」這段話後來就演變成「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又再引伸成「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閱人無數,不如名家指路。」不管怎樣,萬變不離宗,書還是要讀,路仍舊要走,而閱人和求師,更不在話下矣。

意大利威尼斯乘搭貢多拉(2019.10.27)
每到一處地方旅遊,總會有「百聞不如一見」的感覺。以前在畫報上、明信片上、電影中看到的景點,因為經過藝術加工,非常美麗,令人嚮往,腦海中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好感;然而,有一天當你果然站在那夢寐以求的名勝之前,才發現一切都與想像中的不同,出入太大了。好友曾經與我回憶她去杜拜(也譯迪拜),眼前所見完全和旅遊雜誌上刊登的大相徑庭,回來之後大失所望。2017年到中國,由於參加的旅行團以購物為主,給我們的旅程蒙上了陰影,印象極差,甚至萌生「今後再也不來」的念頭。江南遊和北京遊,都在惡性循環下,團友享有「零團費」,而我們是自己掏腰包買幾千加元機票,結果被「一視同仁」安排購物,成了「冤大頭」,奈何!(見《2017年亞洲之旅》)說到旅遊樂趣,還是兩次歐洲之旅!
英國倫敦白金漢宮(2019.11.04)
喜歡寫遊記的老同學,當推瑞士江麗珍,她的那本《舒心漫筆》,把這些年走過的地方都寫了進去,一書在手,足不出門,也能分享旅遊樂趣。美國紐約蔡麗華同學,去年曾寫下《2019年春季端華同學美加之旅》和《同窗加拿大西部自駕遊》兩篇遊記,並配了數百張照片,裡面不乏詩詞,我將遊記轉載到《無墨樓/麗璧軒》博客,諸君在《2019年加西之旅》專輯中可以找到。此外,法國林成輝同學也擅長寫遊記,他在網上《美篇》有一系列旅遊作品,配以精美風光攝影,值得一讀。
捷克布拉格查理大橋(2018.10.01)
能寫遊記,又能作詩填詞,這就更加錦上添花,畫龍點睛。詩友們出國旅遊,在旅途中或回來後,都有作品寄來「詩壇」發表,有些還寄來旅遊照片配上,圖文並茂,堪稱佳話。「詩壇」數年前曾製作「組詩一覽表」,內中有一部份是旅遊詩詞特輯,還有一些零散的,未能輯成「組詩」。
北京天壇(2017.03.18)
下面羅列詩友旅遊組詩一覽(恕不稱呼):紫雲《西歐遊》詞13闋,《故鄉山水》詞15闋,《台灣之旅「清平樂」》15闋,《冰島之旅》詩詞15首;伍兆職《神州之旅》詩詞41首;《紐芬蘭聖約翰市之旅》七絕20首;高鴻泉《神州之旅》27首;吳永存《歐遊詩稿》12首,《神州遊》詩28首,《台灣遊》詩詞32首;雷一鳴《狗年梓里遊》詩34首,《江南遊》七絕16首,《龍年旅台記》七絕24首;李錦榮《旅遊見聞》七律13首;許之遠《地中海之旅》詩7首;王瑞文《江南遊》詩10首,《回國吟》詩15首;姚洪亮《葡國風情拾趣》詞10闋,《端華郵輪之旅感賦「清平樂」》7闋,《尋訪港澳世界遺產古蹟「卜算子」》8闋,《2019年法國圖魯茲之遊》詞10闋,《2019年法國百樂俱來Perros-Guirec之遊》詞8闋,《2019年6月意大利撒丁島遊吟》詞6闋;蔡麗華《葡國風情拾趣》詞10闋;馮雁薇《1989年歐洲之旅》七律7首,《2006年英國及匈牙利之旅》七律7首,《歐遊吟草》詩詞10首,《2017年地中海之旅》七律7首;左永強《東歐紀遊》七絕12首,《詠三峽勝蹟》詩6首;林明《回鄉吟》詩10首;江晟《台灣行吟》七律9首;韓修乾《加東六日遊記》七律6首。
匈牙利布達佩斯英雄廣場(2018.10.03)
我這些年每次出去旅遊,都有帶手提電腦隨行,每天寫遊記,配上照片,貼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回來後再補上詩詞,除了《2012年歐遊詞草20首》是詞作,其餘都是七律,而且每一首詩都用平仄分明的四字為標題,已經發表的計有《2008年探親之旅40首》、《2010年詩詞之旅40首》、《2017年亞洲旅40首》、《2018年歐洲之旅60首》共200首,即將發表的有《2019年歐洲之旅40首》、《2019年加西之旅20首》,計劃陸續完成的將有:2017年大西洋三省之旅、2015年港台之旅、2014年芝加哥之旅、2013年加州之旅、2011年美國詩詞之旅、2011年波士頓之旅、2010年紐約之旅、2010年加西之旅、2008年美東之旅、2008年加斯佩半島之旅、2007年加西之旅,而多倫多、魁北克、渥太華等城市,旅遊次數則不勝枚舉。
意大利比薩斜塔(2019.10.30)
過去在泰國曼谷,我在一家牛仔褲公司任職,因業務關係多次往返香港、新加坡、吉隆坡,除了負責聯絡布料合約、代理商談判,還安排老闆兒女到新加坡留學住宿,所以對港澳新馬台,非常熟悉,可惜當時還不會寫詩填詞,否則,一定收獲不少。在1981年以前,我從未踏足中國大陸,直到28歲那年返香港迎親,與岳父母乘搭直通車到廣州,是我第一次到中國。2008年底到越南與胞兄相見,2011年底第一次回到潮州揭陽尋根,然而,自1974年9月14日離開柬泰邊境烏祖到泰國,我已經整整46年沒有回柬埔寨。近鄉情怯,自問如果有一天真的回到金邊,我是否還能寫詩填詞呢?
日本京都伏見稻荷大社(2017.04.19)
(2020.07.02《華僑新報》第15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