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

第1103篇:《畫趣》

今年父親節收到的小女賀卡(2020.06.20)
失怙嬰兒憐寡母,失恃孤兒思逝父。年年佳節念雙親,蓮子苦,詩韻古,短句吟成傾肺腑。
有女添孫欣晉祖,凡事由誰先作主?平安是福一家興,心聲吐,書籍數,知足無爭貓畫虎。
──《天仙子》父親節感懷

又是一年一度父親節,今年由於新冠疫情,和往年有點不一樣。除了不去餐廳慶祝,即使在家聚餐,也沒進屋,只限於後園,在陽台燒烤,與小女、小婿相隔兩米共餐。像這樣的限制,什麼時候才可以完全解除?多麼懷念出國旅遊的日子,畢竟,我們已經一百天沒有出門,難道還要繼續宅家禁足?
嘉珈和她代小可兒、小樂兒寫的賀卡(2020.06.21)
長女上週四和週五兩天要魁北克市博物館出席會議,所以週三晚上一家四口開車離開滿地可,在聖雷蒙鄉間長婿父母之屋子過夜,以便翌日女兒自己繼程前往五十公里外的魁北克市。
長女寄來的公公節賀卡
他們週日晚上回到拉娃已經十點半,還趕得及給我送上父親節祝福,我們見夜已深,就建議洋女婿自己先回去,讓女兒和兩孫在拉娃過夜。因為週一,女兒有好幾個視像會議,我們可以幫忙看小可兒姐弟倆。
小女兒貼在臉書上歷年父親節合照
這幾日,白天氣溫持續在攝氏33度以上,躲在空調屋裡,除了早晚頻頻給草坪澆水,哪裡也不敢出去。小女和小婿買了和牛回來,在屋後燒烤,其炎熱程度可想而知,幸好後園下午沒有烈日暴曬,加上微風吹來,頗有些涼意。
美麗的藍樫鳥在飲水(2020.06.20)
正當我們用餐時,一隻美麗的Blue Jay冠藍鴉(又稱藍樫鳥)從山楂樹上飛下小鳥浴池飲水,一點也不在意我們,小婿用手機拍下多張照片和一段難得一見的藍鳥飲水視頻。
小女自製的巧克力蛋糕(2020.06.20)
這麼幽靜的環境,高高的柏樹圍牆,悅耳的小鳥歌舞,陪我們度過溫馨的節日。小女兒還帶來她自製的巧克力蛋糕,以及一張用中文寫的賀卡,其實,聊天才是餐後最重要的甜品。我們用Zoom與在聖雷蒙的長女一家連線,聽小可兒的笑聲,雖然相隔兩百多公里,沒有影響過父親節的氣氛。
繪畫桌是長女送的父親節禮物(2020.06.17)
早在幾天前,速遞公司就送來了一個大紙箱,原來是長女在亞馬遜公司郵購的父親節禮物:一張SD繪畫玻璃桌,小女知道後,又在Studio Designs郵購兩盞專門供這張繪畫桌使用的特製長日光燈,本週會送來。有了這些設備,我就可以發揮「畫匠」功能,打格子繪肖像。我已經預先選出要畫的一系列照片,包括小可兒、小樂兒、合家歡等,只要小孫女喜歡的卡通人物,我都會滿足她的要求。
今年父親節賀卡是世界地圖(2020.06.21)
我告訴兩女,這不算是畫家,只能稱為「畫匠」,因為是依樣畫葫蘆,照貓畫虎,打格子放大縮小,有了玻璃桌和日光燈,就可以省去在畫紙上打格子繪畫,然後再用膠擦把格子線條擦掉的繁瑣工序。
送給長女嘉珈之新婚紀念品是這幅水彩畫(2015.08.11畫)
學生時代,曾經在廣告社跟師傅學打格子,把一小張電影照片放大數十倍,畫成戲院廣告,記得當時有邵氏電影《江山美人》、《妲己》、《武則天》、《花木蘭》等,師傅吃飯時,我閒著沒事,就畫衣服等不重要的部位,而最重要的臉部,我們這些學徒是不夠資格去碰的。後來,我自己在家裡,開始動工,畫了西哈努克、列寧、馬克思、孫中山、胡志明,到廣肇惠升學時,服務隊有給小同學講故事的活動,我一連畫了蔡永祥、劉英俊、雷鋒、王杰、黃繼光、邱少雲、黃不三、麥賢得等英雄人物,都是水彩畫,而畫得最多的,當然是毛澤東,也畫過周恩來、朱德、劉少奇、董必武和幾位元帥。
送給小女嘉珮之新婚紀念品是這幅水彩畫(2016.10.10畫)
柬埔寨政變後,我到了越南,畫的全是佛像,從大姐家開光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到玉華精舍至今仍在供奉的一米半釋迦如來佛像。在頭頓普陀山觀音菩薩寺,我畫了不知多少尊觀音像,開光之後讓善信帶回家供奉;所以,當時釋明本大法師曾經對我說:你畫過的佛,積下的德,會讓你平安無恙,避禍消災,逢凶化吉,一生好運。的確,我數次遭遇車禍、災劫,都一一度過險關。到了泰國,聲色犬馬,我幾乎沒有繪過一張畫像。
小女嘉珮兩歲半(1990.02.25結婚八週年時畫).
來加拿大後,曾在魁北克加斯帕半島住過半年,閒來無事,又開始技癢,為鄰居孩子畫肖像近百張,由於免費贈送,孩童家長送我畫紙、水彩、色筆等。曾畫魁人黨黨魁列維克彩色畫像懸掛於該黨分部辦事處,也曾為好友繪其先父放置龕上供祭拜。
右下圖是魁人黨黨魁列維克René Lévesque肖像(1981夏)
四十年過去,我技藝生疏,重作馮婦,難成氣候。這些年只在小女兩歲半時畫過她的彩色鉛筆畫,以及譚銳祥壇主79歲時送他一幅粉彩畫像,兩女結婚時每人贈送一幅水彩畫像作為新婚紀念。
譚銳祥壇主79歲時送他一幅粉彩畫像(2006.06.04畫)
新冠疫情期間,禁足居家,見老同學蔡麗華多張畫作,引起莫大興趣,先將卅年前一直擱置的《西遊記》師徒彩色鉛筆畫完成,女兒知道後,就郵購了繪畫桌送我,這樣一來,滿足了我的工具需求,只要有時間,以及幽靜的環境,我會開始老年的塗鴉生活。
李寶珠姐的畫冊《園》之封面
寫到這裡,令我想起遠居溫哥華的李寶珠姐,她是李錦榮詩兄之嫂夫人,2002年曾出版一本畫冊《園》,內中蒐集三十餘幅水彩畫和字,都是寶珠姐的手筆,麥基爾大學圖書館有收藏,我有幸獲贈。
亞歷山大街景(李寶珠水彩畫)
姚奎畫家生前曾經約我,謂他將把加拿大每個省和地區的山水入畫,希望我為每張畫填一闋詞或寫一首詩,可惜這個心願還未實現,畫家便於2007年病逝。詩畫的創意,一直留在我心中,我打算將這幾年寫的數百篇遊記配上照片,每張旅遊照片寫一首詩或填一闋詞,共300首,彩色印刷,付梓成書,也算「詩畫」矣。
這幅《西遊記》師徒彩色鉛筆畫擱置了三十年後終於完成(2020.04.08)
(2020.06.25《華僑新報》第15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