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同窗加拿大西部自駕遊(蔡麗華)

一、出發愛民頓( Edmonton )前後
5月29日傍晚5點,慕祥同學來電告知,參加紐約──加拿大東部八日遊的同學正回法拉盛途中。我與林貴即刻驅車去接他們。忽然漫空烏雲,我們到達時,天雨傾盆了。大家把全部的行李搬上車後,為防破窗盜竊,我坐車看守行李,林貴和少賢夫婦帶大家去用晚餐。

我們回到家已將近八點。大家又忙著洗烘衣服、收拾行李,準備凌晨兩點半新金馬應召車來載我們去機場。我們的班機是早上六點二十分起飛去加拿大愛民頓(Edmonton),但辦登機手續時,只有排在前頭的開順、巧雲、林貴和我四人是搭原班飛機,其他八位同學都臨時被改搭下班機。

30日上午11點,我們四人抵達愛民頓機場行李處時,看到黛黛同學迎面走來,感激地告知楚君不但載她來,還買了二十多條越式三文治麵包和一大袋瓶裝水讓大家充飢解渴。楚君是林貴的同鄉校友,也是漢基的高中同學。她與提前兩天從加拿大溫尼伯(Winnipeg)來的黛黛素未謀面,卻一見如故。他們夫妻倆為了迎接我們,一大早就奔波忙碌,這份友情實在難得!歡談中,看到參與紐約──加東遊,選擇留在滿地可(Montal )與「東道主」國才歡聚,然後一起搭機來愛民頓的碧英、金珍、懷國三人連同國才、惠茵嫂、成輝等也安抵愛城了。老同學相見歡!有說不盡的話.....但國才他們必須先去酒店辦理入住手續;參與加西自駕遊的懷國和我們繼續在機場等待後班機的同學們。

下午兩點,從美國費城出發的漢基、翠鑾也安抵。從紐約起飛的緒輝、惠芳、鈴兒、秋喜、寶安、慕祥、素梅姐妹四點多才到。加西自駕遊領隊漢基帶領大家行去對面停車場租車處領取預先訂租的兩輛各八座位的mini van,開去民宿放好行李,才出發去拜謁曾老師和師娘廖老師。
自離開學校至今,將近半個世紀,期間,師生重逢歡聚的日子寥寥可數,老師仍一如往常地關懷著我們。今天有緣歡聚,都萬分興奮和激動!老師府上因我們二十位學生的歡聲笑語顯得格外喜氣熱鬧!我們先後在老師的賀壽紀念薄寫上我們發自內心的誠摯賀語和祝福!欣然接受老師贈與的日記簿。
此時的愛城被罕見的山火煙霧籠罩著,令我們不敢提議敬請老師去對街的West Edmonton Mall(愛民頓購物中心)共進晚餐。 一一向老師告辭後步出門口時,出乎意外的是慕祥此行還為大家預備口罩,正好派上用場。我們戴著口罩,跟隨「導遊」黛黛去購物中心用餐。
早就聽師娘提及此購物中心。據說這座北美洲最大的購物中心有八百多家商店,於1981年秋開幕。剛走入中心,已感覺名不虛傳了,除了各個名牌連鎖店和應有盡有的商品外,簡直大得令人嘖嘖稱奇!還有大型溜冰場、波浪游泳池的海灘,遊樂區等,最引我駐足拍照的是一艘西班牙帆船。
才走沒多遠,東看西瞧的我們才發覺跟丟了「飛毛腿」導遊黛黛,只好向餐飲區尋去,等到她發現全隊人馬「失蹤」時,我們幾乎走了十幾分鐘,才看到她急急地回頭找來。慕祥和素妹開玩笑說,要炒掉這位「迷糊」導遊了。會合後,黛黛選了一家越南餐廳就座。這一餐,她非請客不可,我笑說這是我們加西自駕遊的第一次「化緣」*。化好緣,逛了商場,在煙霧中打道回民宿,共同拉開了我們加西遊的序幕。
*是套用了懷國的「化緣」一詞。退休前開會計事務所的懷國,每有業務,常戲言自己「化緣」。


二、溫馨的一天
2019年5月31日,對我而言,是個溫馨的日子,不只是因為接二連三的美味佳餚,更是那濃濃的親情友誼,似春陽般的溫暖。當日清早,楚君和李先生夫妻倆就提著咖啡和水果來民宿看望我們,並關照我們若有任何需要不妨告知。話雖「輕描淡寫」,卻令人感受到其中的誠意。黛黛建議:在老師壽宴上請一位同學代表我們端中第十一屆同學獻上一束鮮花給老師。我們一致贊成由她代表。因此,又有勞李先生載黛黛和我去好士多(Costco)大商場買花,喜歡逛商場的素妹也隨行,我們很快就選中一束鮮艷芳馥的紅玫瑰。
返回民宿前,我的舅舅來電說,俊庭舅(俊庭舅是我舅媽的弟弟,也是我姑表妹的夫婿)已在皇城餐廳訂了兩桌座位,請大家中午十二點聚餐。我答謝時說:「我們人多,不好意思讓您等破費了。」他們異口同聲說:「千萬別客氣!你們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朋友。大家熱鬧。」這話令我想起三年前我們去巴黎,懷國請客,我告知有三位他不認識的朋友同行。懷國爽快回說:「沒問題!一起來,你們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同樣一席話令林貴與我當年今日聞之在耳,感動於心。

捧著鮮花進入民宿時,迎眸是笑意盈盈的惠蓮、惠君、惠群「三惠」。他們是專程從卡爾加利來參加老師的壽宴,還帶來她們特地為我們烹製的花生和竽頭麻糍、木薯涼條甜點。每位同學品嚐後都讚不絕口!果真是吃在嘴裡,甜在心上呀。

中午十二時,惠君三人去大購物中心;我們十六位趕去餐廳與我舅舅、舅媽等親人相聚用餐。沒想到我舅舅等親人都認識惠群、惠君夫婦,故此,他們和黛黛分別打電話給惠群、惠君,請他們過來聚餐。很高興惠群、惠君聽到電話後,迅速趕來餐廳與我們歡聚,大家在「金碧輝煌」的前廳合影留念!茫茫人海中,我們兩代人都先後在故園異鄉相識為友,這是多難得的緣份啊!
我、林貴、秋喜皆與表妹闊別38年了。今日能重逢,除了萬分欣喜,難免也傷感!星移斗轉,我大姑、姑丈,秋喜的父母等長輩們都已經仙逝多年,先慈去年九月也駕鶴西歸,我們談及往事,不勝唏噓!

我得知表弟(三舅的兒子)的店舖離餐廳很近,就建議大家陪同我一起步行去商店與他會面,喜出望外的是愛華姨(舅媽的妹妹)也在那。愛華姨和表弟都覺得我們這次愛城行太匆促了,表弟媳等親戚們因上班而錯過了與我們歡聚的機會。這次確實是聚散匆匆!只能期待後會有期吧。
接下來,是返回民宿准備參加老師傍晚六點的壽宴。大約五點,我們三輛車一起從民宿出發,才駛數個路口就分散了,司機們就按照事先之約定,各自根據導航去唐人街金漢龍廷大酒樓。我坐的這輛是漢基當司機,本來是打先鋒,卻因有的路段封住,導航像入了迷魂陣似的繞著,害得漢基繞了不少冤枉路才來到大酒樓。我舅舅看到大部分的同學都到了,遲遲未見我們這輛車,老人家焦急地在門口等待。一見到我們,立即帶領我們上二樓。看到筵開十五桌的壽宴,大多數賓客都到了,其中五桌是愛城的五個社團。
我舅舅、舅媽,庭舅、表妹坐在潮州同鄉會那一桌。我們二十位同學圍坐兩桌,國才、惠茵、成輝、懷國四人坐另一桌。趁壽宴還未開始,同學們抓緊時間向老師、師娘問安,與老師同學合照,因壽宴結束後,我們十九位老同學將辭別老師,翌晨向卡爾加利、班斧等景點出發;國才和惠茵嫂繼續留在愛城探親,然後去溫哥華旅遊;成輝、碧英、金珍將搭機去溫哥華,從溫哥華返花都。
老師九十壽宴從開始至結束的情景,盧國才同學的大作《加西之旅其二》已如實詳述及發表在其「無墨樓 • 麗璧軒」專欄了。正如國才寫的「......晚會在歡樂溫馨氣氛中圓滿結束。這是一次別開生面的壽宴,嘉賓在台上致詞,全場關注,聆聽演講,絕無喧嘩或交談,表現出高度的素質修養和對他人的尊重,給各社團樹立良好榜樣,值得記上一筆。」很榮幸自己有機會參與這次壽宴,聽到社團、校友、學生等代表的感人致詞和欣賞精美的賀禮,我發自內心給他們和我的老同學們鼓掌點讚!

三、西爾萬湖(Sylvan Lake)花絮
六月一日清早,大家用過早餐,清理打掃民宿後,把剩下的水果、麵包、甜點等打包上車。七點,由惠群領頭出發,漢基、慕祥駕駛的車依次隨之。駕駛兩個小時,就進入了愛城至卡城中途佔地16.53 平方英里的旅遊景點西爾萬湖區。
停好車,就相偕往湖堤去。週六上午九點多的湖濱,分外幽靜!似乎還在沉睡中。駐足觀賞微波輕漾、清澈照影的湖面,感覺連風也生恐驚動了她的慵眠,然而,卻被我們的腳步和歡聲笑語喚醒了。剛離開車水馬龍的紐約大都會,就投入如此清幽的大自然懷抱,享受著別樣風情的恩賜。聽說此湖也是個四季旅遊之景點,是遊客響往、居民休憩的好去處。除了湖光水秀的天然環境,還有許多活動和節目。
惠群、惠君、惠蓮已預訂在卡城華埠世紀龍廷酒樓用餐,安排好去潮州同鄉聯誼會參觀、會友、遊景點等。因此,在湖濱觀賞拍照後,我們圍著野餐聚集區的餐桌,享用我們帶來的水果、麵包、甜點。行程緊湊的我們只能作短暫停留而已。
我們行去停車場取車時,聽說先開車去加油站加油。與漢基、翠鸞同一輛車的林貴、我、開順、巧雲、鈴兒,坐在停車場旁的長椅,望著我們的領隊兼司機的漢基載著他的另一半翠鸞跟隨前兩輛車從我們前面開過。巧雲說漢基駕車走了。我說:「他去加油後,才來載我們。」差不多過了一刻鐘,漢基返回停車場載我們。一上車,看到今早和惠群、惠君坐同輛車的黛黛又回來與我們一起坐。黛黛笑著「通風報信」說:「剛剛老叔、老嬸(因為翁漢基是翁開順的同宗叔輩,所以巧雲稱呼他是「老叔」,稱翠鸞是「老嬸」,我們也跟著巧雲趣稱他倆為老叔老嬸。)把你們五個「老孩子」丟下自己開車走了,後來發現你們沒上車,才急忙返回來找。瞧!倆老竟然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你們被落下還不知情。」聽黛黛這麼一說,我們相視而笑。不久前聽老嬸笑談她三次帶三個孩子出外旅遊,卻接二連三先後在法國、大陸、日本分別遺失三個孩子的歷險故事,雖然是失而復得的喜劇結局,但焦慮尋子的過程足以把迷糊老媽嚇死了!聽老嬸連談帶演當年三椿「尋子記」,我等都忍俊不禁發笑,沒想到今天路過西爾萬湖,老叔老嬸聯盟密而未宣的「尋人喜劇」,被黛黛發現並透露了其中的花絮,增添了旅途的歡樂氣氛。

四、卡城滿載友情遊
中午時分,我們三輛車同時抵達卡城(Calgary)世紀龍廷餐廳所在的大停車場。惠群說:「我們把車停妥,就直接走去餐廳吧。」我透過車窗望著堆滿後車箱的行李,有點遲疑地問:「行李留在車上,安全嗎?常聽說法國或美國有遊客的行李被人破窗竊走。」黛黛和惠君都篤定這種盜竊案從未在她們居住的地區發生,請大家安心去用餐。
這間餐廳果然名不虛傳,一盤盤港式的美味點心都被我們的「美食家」豎起拇指讚不絕口!用餐後,惠群建議我們先開車去市區附近一個「眺瞰臺」賞景拍照。借著居高臨下的優勢,憑欄眺覽卡城天際線,把城市全景和風光盡收眼底。
名列加拿大第四大城,位於亞伯達省洛磯山脈之山腳地帶的卡城是以洛磯山脈壯觀的雪山為背景,不但是該省最大的城市和經濟、金融、文化的中心,還連年被經濟學家評為全世界排名第五的最宜居住城市。迄今,依然保有美加西部的牛仔風格。當年,吸引了美國電影名導演李安在此拍攝「斷背山」。我這次能一償夙願來加西訪師會友和參與自駕遊尋勝探奇,當然雀躍不已!
我看著惠群指的「天際線」處的加拿大奧林匹克公園(Canada Olympic Park)、牛仔競技公園(StampedePark)等景點暗自可惜!因為時間關係,這次自駕遊的重點是「班夫國家公園」和「溫哥華」等地景區,卡城只是走馬看花,探親訪友,留宿一晚而已。
接著,我們去潮州同鄉會,我喜出望外的是遇見素華表姨、蘭香(蘭香是惠蓮的妹妹,也是會長夫人)、啟南兄等五位多年未見的親友們,更欣喜的是會長王昭仁兄離開故鄉四十多年,仍然記得當年王伯伯與家父、家姑丈因在商場上長期的生意合作而成為至交的情誼。王伯伯是我最敬重的長輩之一。這次與昭仁兄有緣重逢,得知他與當年的王伯伯一樣熱心公益,為社區出錢出力的善舉,令我非常感動和尊重!
品嚐潮州會為大家準備的家鄉風味甜點和水果後,昭仁兄和蘭香嫂的陪同我們漫遊市區唐人街,參觀「卡城中華文化中心」,然後經過弓河( Bow River)回去停車場取車,去酒店辦入住手續時,已是傍晚,但卡城孟夏日長,天色還很亮。
六點多,我們(包括昭仁兄嫂、林貴的同學夫婦等)二十四位集合西餐廳,享用牛扒。遠道旅遊,有幸與故舊新知歡聚,濃濃的友愛鄉情洋溢席間,蓋過了牛肉的美味,大家把盞頻頻!想不到臨結賬離開時,一千多元的牛肉西餐竟然被昭仁兄搶先買單了。我很不好意思讓他破費,他卻邊比手邊笑著說:「大家難得歡聚,這只是比如從當年我們裝滿一大箱的煙草中取出一點點而已,是微不足道的。」聽他這麼說,又令我思念起慷慨俠義的王伯伯。大家紛紛致謝後開玩笑說,加西自駕遊從黛黛的「善緣」開始,今天我們又化了兩次緣,因中餐是惠君夫婦和惠蓮宴請老同學,西餐是昭仁兄嫂請客。明早,我們加西自駕遊又滿載友情繼續出發。
行香子
──同窗卡城遊
客歲相邀,今夏同行,向湖山、迤邐登程。欣逢故舊,共迓賓朋。話髫齡事,金蘭契,梓鄉情。
扶欄覽勝,聯裾遊埠,又臨流、照眼泓澄。舒懷燕語,得趣鶯聲。醉綠陰濃,夕陽好,晚風清。

五、遊賞路易斯湖
六月二日,我們用過早餐,辦妥退房手續後,九點多由惠群領路,三輛車一起前往位於班夫國家公園(Banff National Park)的路易斯湖(Lake Luise)。車行駛在風光旖旎、 嵐氣清新的山道上,載途風物如畫軸似的在眼前展現:先是疇壟綠茵連天,接著是松屏聳秀絕塵,轉到峭壁層巖近在咫尺時, 車輛開始隨山勢起伏逶蛇行駛,沒有想像中的險峻,比紐約上州(Upstate New York,美國口語中泛指紐約州,除了紐約市及長島地區以外的所有紐約州,並無官方或正式的行政界線)的山區,好駕駛多了。
車程未到兩個小時,三輛車都安抵路易斯湖了。班夫國家公園有百多個湖泊,幸好有熟門識路的東道主當響導,一路順風順水;惠君和惠蓮兩位老同學還特地給大家帶來數十條超好吃的越式三文治麵包和茶水。此行,令我們深受感動的何只是省時省錢,而是把臂同遊的情誼和樂趣。
據漢基推薦,這個聞名北美洲,擁有松林、冰川、冰原、群山、湖泊、溫泉、野生動物區等自然奇景,是最值得遊覽之處。為了方便泡溫泉和遊覽周邊的美景,他建議大家下榻在Upper Hot Springs溫泉附近、離班夫鎮只有六分鐘的「里姆羅克度假酒店」(Rimrock Resort Hotel)。我們全體贊成。
位於洛磯山脈北段,建於一八八五年的班夫國家公園佔地近六千多平方公里,是加拿大最大、最古老的國家公園。與洛磯山脈中的其他國家公園一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列為世界遺產。天工神斧的景色,每年吸引數百萬遊客到此探幽訪勝。今天,我們來到路易斯湖,看到數個寬大的停車場都爆滿,可證其魅力了呀。
我們的「司機」先讓大家下車,他們才去找位停車。我們跟隨惠君、惠蓮向路易斯湖走去。哇塞!這豈是一般的湖,簡直是天公恩賜的人間仙境!這座離班夫鎮五十多公里,三面環山、碧綠清澈的湖,有高聳入雲的山峰和白雪靄靄覆蓋的維多利亞冰川作背景映襯,還有喬松等青翠茂林在湖畔上「守護」以及湖面夢幻般的倒影,無論從任何角度觀賞,都美得我幾乎無法用語言或文字來形容,幸好有相片為證!
路易斯湖之美是異常獨特的!她涵蓄萬年冰川長期流瀉的礦物質和天地日月的精華和雲霞之多彩,會因四季的輪迴,天時陰晴的轉變,太陽升沉的角度,時而似翡翠,時而似祖母綠,有時又像灑在光潔鏡面的藍寶石、碧玉和閃閃發光的鑽石。
此時,從湖邊望去,藍天、白雲、冰川已交融在一起;呈V字型的兩側黑灰色山峰下的路易斯湖,還有部分未溶解的薄冰和飄浮的冰塊,正粼粼閃爍在由深至淺的藍綠湖色中;遊客成群結隊或三三兩兩地在水邊礁石上取景拍照。
我們當然也投入這如詩勝畫、猶夢似幻的畫屏中。當我們想拍攝集體照時,才發覺少了懷國和寶安,只好返回來路去尋找他們,終於在洗手間附近看到了寶安,究竟懷國在哪?手機也無法聯絡。正當男同學們分頭去找他時,他出現了。原來他和寶安沒跟上一直沿著湖畔向右走的我們,而是朝左去。因為我們下一個景點是去弓河瀑布,懷國就回去停車場等我們,孰不知大家正在湖邊上演「尋國」劇。他的歸隊是皆大歡喜的結局,是繼昨天的西爾萬湖「尋人記」後,另一部在夢娜麗莎式的神秘湖畔,再為我們的自駕遊點綴驚喜的花絮。

六、遊覽弓河瀑布(Bow Falls)
(六月二日)
在來路易斯湖途中,我才知道惠群他們今早遲到的原因是臨出發前,他的老母親不幸跌傷了腿。幸好是星期天,他的另一位弟弟沒上班,幫忙護送老人家去醫院檢查治療,以便他能繼續當我們的響導。他們這份友情,實在令我們感激萬分!大家都祈望老伯母吉人天相,早日康復!
為了讓惠群、惠君早點返回卡城看顧老人家,我們盡量縮短在景點的時間。故此,下午一點多,我們已經離開路易斯湖,來到了弓河瀑布。
來班夫旅遊之前,我曾依照漢基建議的數個必去的景點,參考過旅遊網站的資料,略知弓河瀑布是起源於洛磯山脈的弓湖和弓河冰川,其流域面積涵蓋二萬六千多公里和近六百公里的流程,最終是流到加拿大最大的內海哈德遜灣。它首先是南流到路易斯湖,繼而向東經過班夫鎮、卡城等。
據說弓河瀑布是拜五十年代一部由美國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領銜主演的《大江東去》在此取景拍攝才聞名遐邇,但對於十天前剛觀覽過加拿大東部的尼亞加拉大瀑布的老同學們來說,它沒有前者那麼雄偉的聲勢和壯觀。此時的我,無論拾級登高,憑欄俯瞰或者臨流觀賞,望著瀑布匹練似的往下奔入弓河,融和於主流緩緩東去的樣子,這有別於「萬馬奔騰」的低調,何嘗不是另一種美呢?
接著,惠群帶我們去班夫鎮附近一處高地的小湖眺覽小鎮的風景。班夫國家公園幾乎每處山水、每個角落都令我讚嘆!果真是得天獨厚,連雲空霞彩都美得出奇!
越來越覺得光陰似箭!下午三點,大家依依不捨地目送著惠群、惠君、惠蓮、林兄起程回卡加利,這一別,不知何時再會?我們隨之離開景點,去溫泉附近的度假酒店Rimrock Resort Hotel辦理入住手續。然後,開車去班夫鎮,停好車,在夕暉下,相偕漫步於市中心.....
臨江仙
──山水意無窮
朱夏騁懷山水秀,猶如仙境今逢。凡儔雀躍意無窮,百尋煙樹繞,萬仞嶺梯通。
古雪冰川相映帶,碧湖雲嶂青松。枕流花影更重重,消魂芳岸處,遊目巧天工。
七、魅力班夫(Banff)
我們順著班夫大道(Banff Avenue)一直往前走,人們熙來攘往,非常熱鬧!據說班夫鎮(Banff town)人口大約有九千人左右,卻每年吸引三百多萬遊客到訪。遊步其中,感覺多是慕名而來的遊客。可見人們讚美班夫是洛磯山脈中人氣最旺的山鎮絕非誇張。夾道超過百齡歷史的民宅、別墅、旅館、商店多是古典的歐式建築。市區商店林立,有不同品牌服飾、精品專櫃入駐,還有禮品店、各式餐飲業等散發著濃濃的商業氣氛。我們邊走邊瞧,我覺得這座山鎮與我想像中的世外桃源差異甚大!通過金錢與商品的交易,她像其他商業區一樣為居民和旅客們提供衣食住行、休憩娛樂等民生所需,不因其處在重巖疊嶂中而與國際社會脫節。
有趣的是,以黑熊、浣熊、麋鹿等造型裝設的店面比比皆是,而且街道多以動物命名,這是有別於其他的城鎮,好像是故意向世人宣告,這兒不只是尋常百姓的仙境,更是野生動物的樂園,正是這種與生態環境息息相關的展現,使她更充滿魅力。
當天進出班夫時,林貴曾在我們下榻的酒店旁,拍到小鹿悠哉徜徉;我和鈴兒也曾在車輛經過山麓時,從車窗捕捉到黑熊「憨厚」的身影;偶然的「邂逅」,令我們喜出望外!
我們今天的晚餐是依個人的口味喜好,分別在日本料理店、泰餐廳、中餐館各自點餐,這是我們加西自駕遊首次自掏腰包的一餐。本來,我們是想在鎮郊停車場附近一間獨家中餐館用晚餐的,那是惠群等人帶領我們去遊覽班夫景點和地標──班夫溫泉城堡洒店(Banff Springs Hotel)與瀑布花園(Cascade Gardens)後,臨回卡城前,擔心我們人生地不熟,市中心車位難尋,特地帶我們去該處泊車,並建議我們就近用晚餐後才入城蹓躂。未料到該餐館卻臨時容納不下我們十六位。我們不想費時久候,才決定步行去鎮中心用晚餐。六點半,大家陸續到約定的地點集合。 日長風和、景觀優美的山鎮,很適宜餐後漫步遊逛,但因我們不確定停車的時間限制多久?停車場晚上是否關閉?而且從鎮上去停車場還須走十幾分鐘路,我們只好趕緊返回停車場。
我從停車場高處眺望藍天白雲下的班夫鎮,印入眼簾的藍道山(Mount Rundle)的雲峰雪岫,猶如一幅風景畫的背景,搭配著樹蔭芳茵的翠綠,色調濃淡相宜、層次分明,互襯著街景人物,煞是好看!
從小鎮到酒店(Rimrock Resort Hotel)才六分鐘車程。它是依著小鎮南側三公里處的硫磺山(Sulphur Mountain)而建的。
漢基之所以選擇這個酒店是為了就近走去班夫山頂溫泉(Upper Hot Springs)泡溫泉和方便坐纜車(Banff Gondola)。入住時,我們才發覺酒店大廳和停車場全設在第七層樓,所以,每次在大廳,都可以從不同角度欣賞美麗的山景。
八點多,我們結伴去泡溫泉,這座一百多年的班夫山頂溫泉 ,據入口的廣告資料介紹這是從洞穴熱泉引入的天然泉水,其中含有硫磺等多種礦物質。聽說對風濕關節炎有療效。我們先去排隊付錢,每人六元加幣,附有更衣室鑰匙,若租浴巾,每條另加付兩元,算是很經濟實惠。溫泉池在戶外,我環顧四周,除了靠近溫泉池的那幢樓房,此處似乎全在群山環抱中。
當晚是農曆四月廿九日,山雲繚繞、水氣氤氳、星光隱約,但找不到天際那一彎眉月。管他陰晴圓缺,還是放鬆身心,好好享受和珍惜上蒼的恩賜和儔友們的情誼吧。
十點多,我們才意猶未盡結伴走回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