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第1055篇:《親誼》

與國翔哥、寶怡姪女攝於滿地可杜魯多國際機場(2019.06.23)
剛剛送走國翔哥和寶怡姪女,從杜魯多機場回來,心情格外低沉。他們父女倆乘搭加航AC864號班機由滿地可飛英國倫敦,再轉機送寶怡回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小住幾天後國翔哥飛到巴黎,7月9日才返回香港。自6月14日來滿地可,前後九天相處,聚散匆匆,又要別離,依依不捨也!

長青樓中拜訪天涯客,與張清姻兄於多倫多喜相逢(2019.06.18)
上週一晚上,我們在多倫多一家名叫Daldongnae韓國餐館用晚餐後,返回列治文山民宿過夜。我繼續完成那篇《行蹤》後半部份,週二九點前寄去報社。收到張清姻兄微信:「白墨姻弟:你和家人好,欣賞你的文學成就與美滿天倫之樂;87歲的我,老人病不少,既老之,則安之;來件分享,謝謝!盼到多倫多杯酒言歡、暢談。盼回音!」我感觸很深,立即撥電話,相約十一點前往拜會。十點出門,先去「銀記」吃馳名腸粉,然後到附近「豐泰」超市買普洱茶葉和金山橙,子鵬開車送我一程,到Bamburgh Circle 75座,登上19樓15號。與張清姻兄多年不見,彼此緊緊擁抱,有說不完的話題,卻因時間有限,只能點到為止。他與姻嫂夫人林秀玉老師弄了一桌菜款待,還有一瓶紅酒;我們閒話家常,互相傾訴別後近況,並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留念。臨別時答應下一次專程來拜訪,徹夜閒聊,書房暢飲,雖然無燭剪裁,仍能促膝長談。張清姻兄贈我一疊文稿,還有一封利是大紅包,上面寫著:「恭喜發財,健康快樂!」。後來我回到民宿,才發現在紅包中放了兩百加元。
這個紅包有張清姻兄筆跡,尤其珍貴!(2019.06.18)
本來計劃去尼亞加拉大瀑布,後來大家改變主意,改為週三才去。因為多倫多還有很多景點未去,整個下午都在市中心,先後逛古釀酒廠區Distillery District,聖羅倫斯市場,
遊多倫多市政廳(2019.06.18)
弧狀市政廳,
遊多倫多CN塔(2019.06.18)
CN塔,
32年前嘉珈與國翔舅父在CN塔下雕像前合影(1987.05.16)
Roy Thomson Hall音樂廳和Toronto Eaton Centre。我在Indigo書店買了一本《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旅遊指南準備贈送嘉珈;
32年前與國翔哥在多倫多Roy Thomson音樂廳留影(1987.05.16)
1987年5月曾經與國翔哥在音樂廳前合影,32年後舊地重遊,再度留影。
時隔32年。故地重遊,江山依舊,人事全非矣!(2019.06.18)
天色已晚,在一家叫「煲仔記」吃煲仔飯和幾樣小菜,可惜沒有時間去逛三益書店,便返回民宿。
尼亞加拉大瀑布合影(2019.06.19)
週三一早起來,收拾行李,倒清垃圾,然後離開住了兩個晚上的民宿,啟程去尼亞加拉大瀑布。一路大塞車,抵步已經十點許,泊車25元,在瀑布拍了好多照片,然後去取車,開到市中心。在一家Works Gourmet Burger吃漢堡包午餐,這是我平生吃過最昂貴的漢堡包,六個人兩百大元!我們又逛可口可樂博物館、巧克力專賣店,當年來用餐的「雨林餐廳」門口,職員正在罷工,叫人們不要進去光顧。
32年前,嘉珈與國翔舅父在尼亞加拉大瀑布合影(1987.05.16)
我們在下午三點離開瀑布,一進入多倫多就大堵車,足足用了四個鐘頭時間才擺脫困境,到「大蘋果」已經七點許。
寶怡姪女與姑姐在大蘋果前合影(2019.06.19)
買蘋果酒、蘋果派,在戶外進食,與大蘋果拍照。
32年前嘉珈和嘉珮與媽咪在大蘋果前合影(1987.05.16)
回到拉娃已經凌晨一點。老伴煮麵充饑,嘉珮和子鵬開了豐田大Van回去,抵家兩點多,週四要到租車公司還車。
在Daou吃黎巴嫩餐(2019.06.20)
週四整日下雨,撐傘出門,去「永發」吃金邊粿條和各種東南亞食品,嘉珈特地隨嘉珮一起來用午餐。下午到Carrefour Laval購物中心逛,我與國翔哥在「第二杯」喝咖啡,寶怡姪女買了一個名牌手袋,我也買了一隻充氣「跳躍紅鹿」給小可兒騎乘。晚餐在Daou吃黎巴嫩餐,兩女兩婿全部到齊,散席時天邊出現雨後彩虹,吉祥之兆也!晚上與國翔哥翻看舊照片,以及岳母寫給我們的七十多封親筆信函,遺墨非常珍貴,我們喝酒聊天,回味滄桑往事,感慨萬千,上床已經凌晨一點半。
在Regine Cafe吃早餐(2019.06.21)
週五一早醒來,在後園陽台曬太陽,十分舒服。九點半開車出門,到Beaubien路與Papineau大道交界一家Regine Cafe吃豐富早餐。
遊同性戀街(2019.06.21)
嘉珮和子鵬陪國翔舅父和寶怡表妹去逛同性戀街景、聖母教堂、舊碼頭,然後觀看太陽雜技團演出。
滿地可聖母大教堂(2019.06.21)
我和老伴去超市買菜,取報紙,到Costco加油。老伴回家烹飪,包括燉鴨,醃豬扒,弄水晶包,越南炸春卷,榴槤糯米飯。晚上七點,我們去嘉珈住處,小可兒與我們捨別,隨她爸爸去離滿地可約兩百公里的聖雷蒙鎮與奶奶、爺爺、叔叔、嬸嬸、堂妹度過魁北克省慶長週末。
在Portus 360旋轉餐廳用晚餐(2019.06.21)
嘉珈和我們一起去Portus 360旋轉餐廳,嘉珮、子鵬和國翔哥父女隨後到,我們喚了很多美食,還有一瓶葡萄牙白葡萄酒。猶憶5月28日曾經與法國同學來此一起用餐,當時由於是嘉珮請客,我也不問價錢;今次是嘉珈請客,我才嚇了一跳,原來每人150元,一千多塊錢一頓飯,的確貴得離譜。
在旋轉餐廳合影(2019.06.21)
嘉珈在拉娃過夜,我當「廳長」。週六一早起來,吃水晶包為早餐,先送老伴和國翔哥父女去Ste.Dorothee購物商場,然後再送嘉珈去杜魯多國際機場,她先飛多倫多,再乘搭加航AC084班機直飛以色列特拉維夫,又將去耶路撒冷,6月30日才回滿地可。折回商場會合後,去「永興」吃金邊粿條。
在Mirabel Outlets留影(2019.06.22)
餐罷先送老伴回家,我與國翔哥、寶怡姪女繼程去Mirabel米拉貝Outlets名牌直銷中心,買了些東西後回來,吃老伴弄的榴槤糯米飯。嘉珮和子鵬回來,晚餐吃越南「春卷豬扒檬」,喝燉鴨湯,飯後觀看兩女結婚錄影帶。週日哪裡也不去,在家裡聊天,看嘉珈從特拉維夫寄回來的視頻,早餐吃水晶包,午餐吃鮑魚雞粥,嘉珮和子鵬來送機,我們在門前拍照留念,希望下一次能來住久一些,別來去匆匆!
臨出發去機場在屋前合影(2019.06.23)
親誼與友情不同,親人之情誼,骨肉情,手足情,是任何感情都無法取代的。我經歷過數十年悲歡離合,感同身受,所以非常珍惜得來不易的親誼。我珍藏的書信、照片、賀卡,外人不明白,認為是「生無帶來,死不帶去」,應該全部拋棄。或許,這就是我的情意結吧!
晚上11點半,嘉珈還帶我們去吃甜品消夜(2019.06.21)
(2019.06.27《華僑新報》第14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