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第1052篇:《旅西》

端華同學24人大合照。前排左起:黃惠蓮、張惠君、陳碧英、何翠鸞、陳玲兒、陳黛黛、史秋喜、曾素珍、曾素梅、蔡麗華、黃金珍、黃惠芳;後排左起:翁漢基、林成輝、李慕祥、黃寶安、鄭懷國、陸惠茵、盧國才、翁開順、黃林貴、李惠群、石巧雲、李緒輝。
去年九月到歐洲旅遊時,於巴黎中國城酒家與大約四十位同學歡聚;席間我曾提議,2019年為了慶祝曾任歐(習之)老師九十大壽,組團到加拿大給老師祝壽,當時大家都表示支持,希望能成行。經過多個月的蘊釀籌劃,「端中11屆2019美國加拿大之旅」終於成團,雖然不能如原來的行程以滿地可為首站,但總算將美加主要城市和景點:紐約、費城、華盛頓、波士頓、西雅圖、尼亞加拉大瀑布、多倫多、千島湖、渥太華、滿地可、魁北克、愛民頓、卡加利、班芙、路易斯湖、溫哥華、維多利亞、寶翠花園等走遍。
端華同學與曾老師、廖老師合影
旅行團5月27日下午從紐約來到滿地可,我到市政廳去迎接。有三位同學留在滿地可,到寒舍過夜;翌日到機場迎接從巴黎直飛來的另一位老同學,送他們去總督酒店取房間時,才發現訂的是在三河市而非滿地可,我乾脆建議他們把酒店取消,就在我們拉娃一起住幾天,一起出發去機場,乘搭同一班機飛去愛民頓。我們在5月30日中午抵步,出了機場,到Budjet租車公司取車,職員勸說我換一部大的2019年Volkswagen SUV越野四驅車,只跑了兩千四百公里。這部大車可以載七個人和大量行李,既平穩、寬敞,又不限公里數。
在留言簿上簽名(2019.05.30攝於曾老師家中,站立者德國陳玲兒同學)
我們入住在西愛民頓商場附近的酒店,離曾老師的家不遠。當天下午大約五點許,二十幾位端華同學到老師家集合,老壽星送我們每人一本橙紅日記本,裡面有他親筆簽名,以及詩作筆跡,還有同學們的祝壽詩詞彙編。我們逐一在留言簿上題字,寫下祝賀句子。
端華祝壽團24位同學在嘉賓紀念冊上簽名留念
5月31日(星期五)晚上,「恭賀曾任歐(陳文稱、陳增輝)老師九秩壽辰聯歡晚會」在亞伯達省愛民頓唐人街金漢龍廷大酒樓舉行;由愛城越柬寮華裔敬老培英協會主辦,端華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和越南邊和育德校友會協辦,筵開十五席。愛城越南華僑聯誼會、愛城潮州同鄉會、愛城客屬崇正會、亞省福建同鄉會等社團領袖以及僑界名人紛紛赴會。
部份同學在壽宴上合影。前排左起:黃林貴、陸惠茵、盧國才、陳玲兒。後排左起:鄭懷國、蔡麗華、陳碧英、史秋喜、何翠鸞、李慕祥。
來自法國、德國、紐西蘭、美國、加拿大的端華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祝壽團一行24人,從滿地可、紐約、溫尼伯、卡加利等地聚集愛民頓。越南邊和育德校友共30人也從美國聖荷西、亞省卡城等雲集愛城,雖然航機延誤,還能在開席前匆匆趕來,十分難得。
曾老師與林成輝交談
晚會由敬老培英協會許樂成副會長擔任司儀。他首先向座來賓詳細介紹曾任歐老師為何有那麼多名字的由來,由於戰亂,從柬埔寨逃到越南,在邊和市育德中學任教務主任時,取名陳增輝;投奔怒海,以陳文稱的名字來到加拿大,幾個名字就是他的一生寫照。
壽宴上與曾老師、廖老師合影。後排左起:曾素珍、史秋喜、陳黛黛、陸惠茵、盧國才、黃寶安、林成輝、黃林貴、蔡麗華(2019.05.13)
曾老師上台致詞,聲音激動,感慨萬千:「光陰似箭,上一次慶祝80壽辰聯歡晚會至今又過去十個年頭了,真是“光陰易逝人易老啊”!回首過去十年,得來的是連串老人病....。而今,我和老伴已垂垂老矣!在此,我仍然熱烈歡迎諸位光臨指導!我今年90啦!端中十一屆學生盧國才提議:“為了慶祝曾老師九十壽辰,我們組團往加拿大愛民頓,給曾老師祝壽,順道遊覽湖光山色....。”此一提議獲多數同學贊成便通過了。原計劃人數為三桌,增至今晚15桌,此情此景,非常感人。因我精神欠佳,言不由衷,特請盧國才同學代我補充,請大家多多包涵,謝謝大家給予的厚愛與支持!再次感謝!」
再度拜訪曾老師、廖老師(2019.06.01)
我回顧過去幾次宴會都在龍廷酒樓舉辦:2003年6月27日《紅楓片片情》新書發佈會;2010年7月17日曾任歐老師81歲、廖如真老師80歲、結婚55週年三慶晚會;九年後的2019年5月31日曾老師90大壽晚宴。我希望十年後,大家再回到龍廷酒樓,慶祝曾老師百歲期頤壽宴。然後,誦讀多倫多張清老師的賀辭,以及我的《壽星明》。
林成輝與鄭懷國(右一)展示《蟠桃賀壽圖》
林成輝代表端中第十一屆同學上台,以「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為題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話。隨後贈送老壽星一幅「蟠桃賀壽圖」,是杭州著名書畫大師王漪仙特地為曾老師執筆,郵寄到巴黎,上面有我題的詩句:「千歲蟠桃呈壽宴,九旬華誕樂天涯」。又代表端華同學贈送老師一本照片集,精裝訂製,厚一百頁,將老師從1950年到2019年七十年來黑白和彩色照片按時間次序編排成冊,很有紀念價值。另一本是林成輝《柬埔寨風光》攝影集,都是他的攝影作品,值得珍藏。陳黛黛代表全體同學向老師獻上一大束紅玫瑰花;許懷嬌同學托來被單,給老師取暖;我贈送《恭賀曾任歐老師嵩壽詩詞集》。我們大家在嘉賓名冊上簽名,又與曾老師、廖老師拍照留念。
和陳碧英(後排右一)、黃金珍(右三)在曾老師家中留影(2019.05.30)
6月1日,開車送同學到機場乘搭飛機去溫哥華。我們多住兩晚,每天都到曾老師家聊天,閒話家常;除了探望表姐,還與曾老師的家人一起到「粵之味」用晚餐。
與林雪雯表姐和她的孫女合影
本來計劃好要到安老院拜訪九八高齡的黃國棟老詩翁,也已經一早與黃老約定好。他在5月6日還寄來《敬謝主編贈詩》七絕,我每次收到《華僑新報》的排版清樣,總是第一時間寄給黃老。當向老師打聽黃老近況時,他才告訴我:黃國棟老先生於5月12日走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晴天霹靂,如雷轟頂,我立即告知詩友,隨即收到劉家驊、馮雁薇、姚洪亮、鄭石泉、伍兆職、江麗珍、李錦榮的悼念詩詞,昨晚又收到許之遠老師的輓聯。今天在電腦上匆匆步伍老、鄭老、劉兄原玉寫了三首。現在是午夜,明天一早飛溫哥華。必須在啟程前把這篇隨筆和《詩壇第875期》寄出。
(2019.06.06《華僑新報》第147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