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6日 星期一

第1146篇:《自修》

 
喜入書山滿載歸,求知爭掘寶,冊充飢。百科經典最珍稀,勤補拙,天道助貧微。
夕照染餘暉。晚晴吟麗璧,暖心扉。自修增值禿毫揮,賡詠樂,莫管是和非。
──《小重山》自修增值
 
都說活到老,學到老,而學問,就離不開「問」字。清代劉開《問說》:「理無專在,而學無止境也。」全篇圍繞「問」的主題:「君子之學必好問。問與學,相輔而行者也。非學無以致疑,非問無以廣識;好學而不勤問,非真好學者也。理明矣,而或不達於事;識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細,捨問,其奚決焉?」在學校求學,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老師,離開學校,就只能問書籍了。過去還必須去圖書館借書,如今進入互聯網時代,懶得翻書,就上谷歌、百度,總之,還是要勤於問!
 
以前總以為「飽學之士」滿腹詩書,什麼都懂;「學富五車」的大師神通廣大,無所不知。隨著年齡老去,閱歷漸豐,才悟出「英雄見慣亦常人」的道理,很多所謂的大學問家,除非不斷謙虛學習,不停自我增值,否則,一旦原地踏步,就會被日新月異的科技拋在後頭,望塵莫及;被後起之秀淘汰出局,難望項背。想倚老賣老,光靠當年累積下來的名氣,是沒有說服力的,要人家佩服你,就必須拿出看家本領,耍出過硬真功夫,只有這樣,那些初生之犢才會心服口服,甘拜下風。
 
可悲的是,過氣人物靠昔日風光的「老本」是無法吃一輩子的;殘酷的現實,對名流一點都不留情面。環顧娛樂圈,老一輩演員活躍影視歌壇數十載,把歡樂獻給觀眾,如今歲月無情,青春不再,晚境悲涼。眼看藝人一個個逝去,一張張熟悉的臉孔消失,美其名曰:「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各行各業,都有師傳,尊師敬祖,是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如今的年青人,還有幾人會明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道理?網上已經聽到有人高喊:「打破傳統的樊籬」、「我的成功全靠我自己的努力」、「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過得了海就是神仙,管他師承什麼門派」、「其實,以我今天的成就,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幹嗎還要居於某某門下,仰人鼻息」,先聲奪人,理直氣壯,如果你站出來罵他欺師滅祖,他會笑你「迂腐」、「慫」、「沒出息」,條條大道理。
要爭口氣,就好好做學問,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去攀登一座座書山,沒有捷徑可走。當你爬上山頂,往下一望,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渺小,微不足道,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學問的崇山峻嶺,高聳入雲,永遠望不到頂。好友寄來《公式之美》,我一頭栽下去,就無法離開,從哥德巴赫猜想到二進制,從勾股定理、費馬大定理、牛頓─萊布尼茨公式到萬有引力,從歐拉公式、伽羅瓦理論、黎曼猜想到麥克斯韋方程組,從薛定諤的貓實驗到狄拉克的反物質先知;我走進五里霧中,摸不清什麼是香農公式,什麼是楊─米爾斯規範場論,但我真正體會到,學問的海洋之遼闊無涯、深不可測。
 
數年前我醉心於蒐羅「效應系列」,是因為「蝴蝶效應」引起好奇心,經過一段時間的查索,範圍之廣,令我嘆為觀止,原來不僅僅是混沌學的「蝴蝶效應」,還有心理學的暈輪、斯特魯普、斑比、生日數字、錨定、單純曝光效應;犯罪心理學的破窗效應;社會心理學的鯰魚、馬太、旁觀者、霍桑、富蘭克林、觀眾、從眾、達克、回彈效應;進化心理學的灰姑娘效應;教育心理學的大魚小池效應;市場心理學的系列位置效應;政治學的西瓜效應;社會經濟學的羅賓漢效應;認知科學的雞尾酒會效應;法律術語的寒蟬效應;經濟學的丁蟹、眼鏡蛇、網絡、漣漪、涓滴效應,此外,還有名人、雪崩、羊群、青蛙、刺蝟、門坎、海潮、南風、木桶、黑洞、音叉、牛鞭、鳥籠、乒乓效應,不勝枚舉。這還未包括物理學、光學、化學、生物學、醫學、力學、電磁學等領域。
每天要看的書太多,要學習的新知識排山倒海而來,要接受的新事物目不暇給,對學問的貧乏激發起如飢似渴的求知慾,凡事都要知,要查問,要搜索,才發覺知的越多,越感到自己的幼稚可笑,怪不得老人家經常說「一桶水搖不響,半桶水響叮噹」,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只有一知半解、自以為是的人,才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多少斤兩,到處自吹自擂,自我膨脹。朋友日前寄來越南風情實錄,裡面有一段介紹越南姑娘穿的長衫Ao dai,就用「奧黛」來命名,殊不知越語中,D字發音不是英法文的「地」,而是「約」,Ao dai不讀奧黛,讀奧約愛,越文的字母中,讀「地」的D字大寫中間加一小橫Đ,小寫上豎添一小橫đ。所以,識越語的朋友,一聽見「奧黛」就哭笑不得。
自修的路上,幸好有一群知心好友,不停給我書屋添補大量書籍,有百科辭典、歷史編年、金融貿易、文物蒐羅、旅遊勝景、典故大全、詩詞鑒賞、宗教人文、東西建築、醫學健康、語言翻譯等等,面對這座知識寶藏,如何分配時間去挖掘,又要兼顧寫作和為「詩壇」組稿,我正在接受另一次身心考驗。
 
(2021.04.29《華僑新報》第15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