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9日 星期一

第1145篇:《遐思》

日本京都伏見稻禾大社的千本鳥居朱紅色牌坊(2017.04.19)
又憶京都大阪遊,幾次回頭,幾度回眸。四年一恍歷沉浮,舊歲難留,舊夢難求。
結伴東瀛到本州,神社清修,神寺閑休。心寧性靜閱春秋,晚境遐悠,晚景無憂。
──《一翦梅》日本遊蹤追憶

又屆四月,查閱《2017亞洲之旅》,猶憶四年前的今天(4月19日),我們暢遊日本關西,在最古老的神社──伏見稻禾大社,穿越著名的千本鳥居朱紅色牌坊,超過五千座大大小小「鳥居」從主殿一直通往稻禾山頂,一望無際,綿延四公里,若能走完全程可真不簡單;當晚結束四天京都之旅返回大阪。日前國偉弟從香港來視像電話,希望疫情快點結束,我們約定再次結伴前往東瀛舊地重遊。

為了早日回復正常生活,我們苦口婆心勸香港親人盡快注射疫苗。然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自己也不是那麼積極,一拖再拖。本來在網上預約4月1日愚人節那天去接種疫苗,後來小女一聽說是阿斯利康 AstraZeneca 疫苗就堅決反對,立即致電取消,寧可再等待多兩個星期,也不肯冒險;因為不斷傳來阿斯利康「不利健康」的負面消息,一會兒是血栓副作用,一會兒是丹麥政府宣佈禁止使用。加拿大聯邦和省政府也曾發出警告,謂55歲以下不能注射,種種跡象都令人擔憂。

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終於等到了莫德納Moderna疫苗,我們於4月15日上午九點前往平時定期取藥的Uniprix藥房,由於事前不斷收到朋友傳來各式各樣的「溫馨提示」,不能空腹,要飲250毫升溫水,要停服藥,要這要那的。又告知會有頭痛、肌肉酸痛、關節痛,感覺疲勞、發冷等等,心理壓力很大。女兒說是藥劑師親自負責接種,保證絕對安全可靠,還希望我們在打針時要拍下照片寄給她看。果然,一點也不疼痛,就順利過關,領取到一紙疫苗證明,並預約8月5日再回來接種第二針。其實在同齡友輩中,我們已經是最遲接種疫苗的了,在法國、瑞士、美國的老同學都注射了第二針,而且從第一針到第二針之間只相隔三個星期,我們卻要等到110天。不管怎樣,總算是「打」了!

藥劑師親自為我接種莫德納疫苗(2021.04.15)

正如大家所說的,手臂沉重得無法舉起來,頭倒不疼痛,但整個人昏昏迷迷,提不起勁,就一直想睡覺,也不知睡了多少個鐘頭,想起身,又懶洋洋的再躺下,肚子也不餓,我和老伴足足睡了一整天。第一次可以不看手機,不查微信,不聽電話,不上網,這也算是破天荒的創舉了,證明了一件事:沒有手機,其實也沒想像中那麼可怕!如今,我可以大聲的、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大家:打針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睡了一天,手臂疼了兩天,咬一咬牙,就過去了。

藥劑師親自為老伴接種莫德納疫苗(2021.04.15)

還沒有接種的老友,趕緊預約!話雖這麼說,我在阿斯利康疫苗面前,的的確確當了逃兵。剛才老同學傳來了統計數字,血栓問題的比例,是一百萬分之一,而一百萬人中,有兩個人會被閃電擊中,有十個人會死於車禍,有一千七百個人會死於新冠感染。老同學的家庭醫生說,打疫苗發生血栓就像中樂透LOTO六合彩頭獎,中獎率兩千萬分之一。以上種種比喻,都為阿斯利康疫苗解圍,但新聞報導,魁北克衛生總監阿魯達醫生Dr.Horacio Arrunda今天接種的,不是阿斯利康而是莫德納,頗令民眾嘩然。

莫德納Moderna疫苗

去年底為了寫第1128篇隨筆《曙光》,我在網上蒐羅了各種疫苗的有關資料,對「一分錢一分貨」的邏輯還是信以為真,同樣是疫苗,當然是貴的比便宜的藥效更好。莫德納每劑25-37美元,輝瑞20美元,強生10美元,阿斯利康3-4美元。當然,也有人認為美國藥廠在發疫災財,如果早知道疫苗如此搶手,去年一開始就應該大量買入所有生產疫苗藥廠的股票,一定可以賺得盤滿缽滿。

許之遠老師攝於多倫多中華藝文書畫社(2020.06)

東拉西扯聊完輕鬆家常,還是談點正經嚴肅的話題。多倫多許之遠老師自去年10月23日開始在Youtube播出「老生常談」講座,每週五天,至今已經半年了。「詩壇」網頁自10月27日就轉載連線,並通知諸君,但遺憾的是,很多人聽不懂廣東話,無法引起共鳴。自今年4月起,除了粵語版,許老師每週增添幾次國語版,雖然他的廣東口音很重,但耐心聽下去,還是可以接受的。我每天都將最新資料更新,有人物評論、歷史著述、書法論述、詩詞講座、佛學經文等,許老師八六高齡,仍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不遺餘力,開辦「中華藝文書畫社」,致力弘揚國學,令人欽佩之極。

頃接《文化大家庭》一文,知悉《紅色漩渦》作者,著名印支文學作家余良(林紹強)兄,成為「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第134位永久會員,可喜可賀!「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成立於2010年11月4日,創會秘書長、名譽會長黃玉液(心水),名譽顧問孫穗芳等,學術顧問陳若曦等,詩詞顧問非馬、林煥彰等,新一屆會長郭永秀,我有幸忝為該協會會員和詩詞顧問,卻無建樹,慚愧!

黃玉液、林紹強兩位皆為印支文學作家中之佼佼者,為推動海外華文文學創作,貢獻極大。在澳洲鄰國紐西蘭,翁開順老同學寄來「湄公河」七律,掀起另一次唱和高潮,都是文壇雅事,值得一讚!

(2021.04.22《華僑新報》第1574期)